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7章 言朔番外(110)
    想来,只要陆先生觉得她的身子彻底断绝了能怀孕的希望,就不会再让她喝药了。

    佐昭阳扬了扬唇,对言朔点了点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谈什么,只是换了个话题,开口道:“我陪皇上练剑吧。”

    “练剑?”

    “皇上上次不是让我陪您练剑吗?那会儿我没想起以前的事,现在想起来了,臣妾那点小本事,陪皇上练剑应该是没问题的。”

    她那点还叫小本事……

    想到自己连自己的媳妇儿都打不过,言朔突然间觉得臊得慌。

    以后若是跟她吵架了,他是不是还得挨媳妇儿的打?

    一想起来,言朔脸上的肌肉下意识地抽了一下。

    “脚上的伤才好了一些,还是下次吧。”

    言朔扫了一眼她的脚踝,拒绝道。

    被他这么一提醒,佐昭阳又一次想到了在承德宫的事,耳根不经意间又烫了起来。

    两人坐在院中闲聊了许久,等到消食笑得差不多,两人才回了内宫准备休息。

    准备进来伺候的宫人们被言朔给挥退了出去,他牵着佐昭阳的手,在镜子前坐下。

    像之前那样亲自帮着她将头上的发饰摘下来,放到梳妆台前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那条他早上帮她包手指的那条手绢,自然地就想到了今早他抱着儿子过来时听到她说的那番话,眸色骤然沉了下来。

    因言朔亲自为她去头饰,佐昭阳有些紧张,整个人在镜子前正襟危坐,一动不动,连头都未曾动一下,双眼一直盯着镜中的自己以及身旁为她去头饰的皇帝陛下。

    自然的,言朔刚才目光所及的地方,还有他瞬间沉下来的脸色。

    佐昭阳的视线也跟着投向那条手帕,心也跟着往下一沉,放在身侧的手,微微弯起。

    可言朔的视线只在那手绢上停留了几秒,便又收了回来。

    头上的头饰全部去了,及腰的长发瞬间倾泻而下,拂过言朔带着薄茧的指骨之间,他下意识地握住那柔软的头发,心头好似被轻易地撩拨了一下。

    在佐昭阳错愕的眸子中,他身后拿过边上的梳篦,动作一丝不苟又极为轻柔地将她的头发缓缓梳直,似乎刚才他沉下脸的那一幕,只是佐昭阳眼花看错了一般。

    “好了,过来睡吧。”

    落下这话,他转身率先往床边走去,这一次,不像之前那几次一样去牵佐昭阳的手。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每一次跟他走路都会被他牵着手的习惯,这会儿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掌,佐昭阳抿了一下唇,心头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再看向言朔,此时,他正背对着他站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什么,可那往常健硕的背影,隐隐地透着几分落寞来。

    佐昭阳心下一紧,犹豫了片刻之后,走上前去,站到了他面前,几番动了动唇,才开口道:“皇上,对不起。”

    言朔将视线投向她,见她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歉意,可那双眼神却没有半点心虚。

    他知道,她虽然觉得算计他是不对的,可内心却并不觉得自己不相信他是一种错误的行为。

    在她的潜意识深处,她从没有真正相信过他。

    许是她太过想要保护自己,保护她想要保护的人,所以,她宁可多疑一些,也不愿意全身心地信任于他。

    也是因为如此,早上在被他亲耳听到的那一刹,她虽然慌乱,却并没有为自己解释,哪怕他亲口问了,她也只是沉默地承认了。

    讳莫如深的双眼,盯着佐昭阳下意识蹙起的眉头上,半晌,叹了口气,道:“为什么跟朕道歉?”

    既然觉得自己没错,何必委屈自己来道歉?

    是觉得她不道歉,他会怪罪于她么?

    言朔在心里苦笑,果然,佐昭阳见他这样问,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犹豫了好久,才听她开口道:“臣妾觉得不应该算计皇上。”

    果然……

    言朔在心中叹了口气,已经生不起什么气来了,只是伸手将她拉过来坐到自己身边,看着她的脸,道:“你算计朕就是因为你不相信朕,对吗?”

    佐昭阳下意识地就要点头,好在她反应过来,没点下去。

    可那个下意识的动作,却被言朔完完全全看在眼里,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伸手拍了拍她纤瘦的肩膀,道:“睡吧。”

    原以为言朔会冷着脸对她,却见言朔什么都不没说,佐昭阳瞬间觉得有些意外。

    盯着那张俊美的脸看了半晌,直到他将帐幔放下,她才配合地在床上躺下来,刚躺下,身子就被言朔紧紧地揽了过去。

    男人熟悉的气息,瞬间闯入她的鼻尖,她愣了一下,却没躲开,身子下意识地又往他身边挨近了几分。

    脸,埋在他的怀中,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心情有些复杂。

    她大概能感觉到他因为她不相信他而有些失望,但似乎并不生她的气,这让她有些不明白。

    她相不相信他,对他一个帝王来说,并算不得什么,为什么他会失望呢?

    很多事,她想不明白就不会去想,只是言朔给她的感觉……始终是很矛盾的。

    她不敢全身心相信他,可潜意识里在自己遇上什么麻烦的时候,又觉得只有言朔才能帮她解决。

    两人沉默许久都没有说话,只是感受着彼此平静的呼吸,心情复杂。

    稍许,还是佐昭阳率先有了动作。

    她在言朔的怀中撑起了身子,依然侧躺在言朔身边,手托着腮看向言朔,“皇上。”

    尽管言朔这会儿闭着眼,但她知道他并没有睡着,便难得任性地开口唤他。

    果然,在她唤了他一声之后,言朔便缓缓睁开了眼,眼神意味不明地看向她,停顿了半秒,无奈地笑出声来,“怎么?”

    佐昭阳看着他眼角噙着的笑,道:“您不生我气了吗?”

    言朔没想到佐昭阳特地叫醒他就是为了问这个,错愕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毕竟,这个女人往常一直都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这会儿竟然大着胆子敢将闭着眼睛的他叫醒,为的就是想知道他有没有在生她的气?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