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8章 言朔番外(111)
    这是不是说明,其实她已经开始有些在意他的心情了?

    虽然这样的希望在他看来很渺茫,但这小小的苗头,竟然让他原本不太高兴的心情,瞬间有了些许改变。

    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揽过来,让她躺在自己身上,两人一上一下的对视,尽管什么都没做,隔着帐幔的床内,光线并不好,黑漆漆的,可言朔就是觉得他的皇后好像害羞了。

    带着薄茧的手指,捉弄般地摸了摸她的耳根,果然有些微烫,而没来到他会有这样举动的佐昭阳,身子下意识地抖了一下,整个人直接僵在了言朔身上,“皇……皇上……”

    她的声音,因为紧张而有些微颤,声音也下意识得软了许多,在这暧昧昏暗的床帐内,听上去有些撒娇,引人遐想,想入非非。

    见言朔停在她耳尖上把玩的动作并没有停下的意思,顿时有些羞恼。

    “皇上!”

    声音比原先提高了一些,还隐隐地有些不悦。

    柔软的手掌不满地将停在自己耳朵上的手给拿了下来。

    光线虽然暗,但并不是完全看不见,佐昭阳忘了从言朔身上下来,就这样低头望着他,往日冷清的眼底,因为不满和羞赧而添了几分光彩。

    抓着言朔手指的手,尚未来得及收回,就被言朔反手扣在了掌心当中,“原来皇后害羞起来的时候,耳朵这么烫。”

    好听的嗓音,压不住其中的笑意,看着佐昭阳打趣道。

    佐昭阳被他这么一打趣,耳根又添了几分温度,比原本更烫手了一些。

    “让朕再摸摸是不是更烫了。”

    说着,便松开她的手,作势要去碰她的耳朵,却被佐昭阳着急地赶忙抓住了他的手,用力扣住了。

    昏暗的光线中,他看到佐昭阳眼底带着怒意,目光深深地盯着自己,眼底还有些警告的意味。

    “不准再动了!”

    她微愠地瞪着他,第一次用了“不准”两个字,其中的警告意味甚浓。

    “不准?”

    压着眼底的笑意,他挑了挑眉,忽地一个翻身,夫妻二人迅速换了位子,佐昭阳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言朔压下了身下。

    “那不动耳朵,动别的地方。”

    他伸手,指尖熟练地挑开她的衣襟……

    当佐昭阳回过神来的时候,身前已经一片冰凉,感受到那带着薄茧的指尖在自己的身前……

    佐昭阳惊呼出声,本能地扣住了言朔的手,身子往边上快步一躲。

    “别闹了,皇上。”

    她皱着眉看着言朔,唇抿成了一条线,心跳却开始不争气地加速了起来。

    “朕跟皇后**做的事,怎么叫闹?”

    原本还带着玩闹心思的言朔,就是在碰到她的那一瞬,便有了反应,声音也跟着变得沙哑。

    感觉到言朔贴着她身子的体温隐隐有了上升的趋势,佐昭阳觉得自己的心头瞬间好像有无数只小鹿在四处乱撞,根本就停不下来。

    “我们在谈正事!”

    佐昭阳咬牙强调道。

    其实,以她现在的武功,要将言朔从自己身上踹下去也不是不可能,但她好像有些舍不得对他动粗。

    正这样想着,感觉到两片冰凉,在自己唇上轻轻落下一吻,将她张嘴要说的话,给直接堵了回去。

    “还有什么比造子嗣还重要的事?”

    他低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划过,气息滚烫,感觉到佐昭阳的身子猛然僵了一下,好似在排斥什么。

    不断上升的火热,正在迅速消磨他的理智,让他根本没有多想,身体比理智快一步做出了行动。

    昏暗的光线下,他没看到佐昭阳瞬间冷静下来的眸子以及松开了那扣着他手腕的纤细手指。

    嘴边漾开难以抗拒的魅惑,语气中透着几分赌气的意味,“那皇上可要努力了,看看能不能让您造出个子嗣出来。”

    这话让言朔听着觉得有些奇怪,可那点仅存的理智在这会儿也完全没淹没,尤其是在佐昭阳突然间这般主动的情况下。

    听着那魅惑的嗓音种溢出的几分挑衅的意味,言朔觉得自己的能力在这一刻受到了自家皇后大胆的挑衅。

    黑暗中,佐昭阳睁着眼,没有半点意乱情迷的样子,只是感受着言朔在自己的身上活动,眼底却是一片涩然。

    “昭阳,朕不生气,只是有些失望没能让你相信我……”

    言朔的声音,因为低落的情绪和身体本能的反应而格外沙哑。

    她缓缓闭上眼,苦涩地扬了扬唇,身子主动地回应着言朔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行为。

    情动之处,下意识地发出了几分呻呻吟,可到底没有到理智具散的地步。

    “皇上多虑了……”

    她的声音,黑夜中听着有些空灵,昏暗的光线,不经意地照到了她眼角隐隐溢出的晶莹。

    造子嗣……

    大概是他觉得她喝的药足够她断了那点念想,才会说出这般话来吧。

    她也好奇,她的皇上有多强大,才会在她已经绝育的情况下,还能给她造出个子嗣出来。

    佐昭阳自嘲地勾了勾唇,身体默默回应着言朔。

    那晚,言朔似乎兴致很高,一连要了她好几次,即使白天的时候,两人已经发生了多次,可到了夜晚,那样暧昧不明的气氛下,他依然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

    他发现,这个女人越来越让他失控了。

    佐昭阳累得睡了过去,言朔穿上衣服从床上下来,也没叫人来伺候,自己点亮了灯,寝殿中的光线,瞬间亮了起来。

    他看向床上因为过于疲惫而睡得极深的女人,黑色的长发,散落在柔软的枕头上,不经意间添了无数的风情和魅惑。

    只一眼,言朔便觉得自己的喉咙又开始不由自主地发紧,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从佐昭阳的身上避开眼,速度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水灌下去,压下身上隐隐窜出的火热,重新回到床边。再看佐昭阳的脸,绝色的容颜也始终遮不住她紧锁的眉头上溢出来的苦涩,即使睡着了,这样的苦涩也溢满了她整张脸。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