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9章 言朔番外(112)
    是不是……她一直就不喜欢皇后这个身份,不喜欢成为他言朔的女人,所以即使跟他行了房,她也不曾真的接受他?

    抬手轻轻抚上她柔嫩的脸颊,言朔的心情开始复杂起来。

    “朕想对你好,想让你真心相信朕,可现在朕发现,朕不知道有没有办法能让你完全相信……”

    他感觉到这个女人对自己时而热情,时而冰冷,若即若离,忽冷忽热,他想要努力地去抓住她,却总是让他觉得她虽然在自己身边,却是虚无缥缈的,让他觉得在很多事情上,都有些力不从心。

    “哎~”

    长长地叹了声气,他自己动手,像午时那样,帮着她清理身子,又帮她换上了干净的衣物,这才命人进来换床单。

    这一折腾,佐昭阳迷迷糊糊地醒来了,发现自己正躺在榻上,言朔正侧躺在她的身边,殿中有宫人们在来回忙碌……

    猜到他们是在换床单,她也没问,只是闭上眼继续睡,可即使浑身疲惫得很,这会儿醒了之后,她竟感觉不到半点的睡意。

    感受到身侧那人一直揽着自己的身子没有松开,佐昭阳的两眼有些发涩。

    稍许,她睁开眼看向那张俊美的脸,“皇上。”

    她唤了他一声,成功得引来了他的目光,那双眼底,带着帝王固有的睿智和深沉,这会儿看向她时,又添了几分让她不明的无能为力。

    “醒了?”

    他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手指上那层薄茧,让她的脸有些痒。

    见佐昭阳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看,言朔觉得自己的喉间又一次紧了紧,面上却不动声色地对她一笑。

    “为什么这样盯着朕看?”

    佐昭阳缓缓在他身边坐起,双腿轻松地在面前盘着,比起往常的样子又添了几分自在和散漫,却无端让人觉得容易亲近了些。

    “我在想,皇上最近对我一直这么好,这么宽容,是不是我真的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

    如果皇帝因为她绝育的事,一心想着补偿她,身为一个帝王,做到他现在这样的程度其实已经够了。

    但这段日子,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让她在无形当中对皇帝更加依赖了一些。

    那她何妨不借着自己没有子嗣这件事,再贪心一些,要得更多一些。

    言朔看着面前这双虽然在看着他,却不经意走神的双眼,很显然,她的内心又在盘算着什么。

    明知如此,他却生不起气来,反而更加心疼她。

    他知道,也许自己对佐昭阳的感情,从最初的责任中又添了一些自己不愿意正视的情感,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纵容她,维护她,不想让她受半点委屈。

    他不知道自己对她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但这会儿听到她问他这样的问题,却下意识地就要给她一个让她安心的承诺。

    他并不希望她在他面前,还总是那样步步为营。

    “朕不是早就跟你说了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朕给你撑着,可你……”

    可你根本不相信朕说的话。

    言朔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她的眼神,还有些小委屈。

    佐昭阳盯着他这模样看了半晌,轻笑出声来,视线却投向别处,收起了眼底的晶莹,快得没让言朔看出来。

    负责收拾床铺的宫人们,不知道何时已经退下去了,言朔看她眉眼间带着的淡淡的笑意,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压下心头那诡异的感觉,他上前将她从软塌上抱起,“去睡觉吧。”

    “嗯。”

    佐昭阳难得没有排斥,安静配合地将脸侧着靠在言朔的怀中,被他抱到床上躺下。

    室内的灯,重新熄灭了,佐昭阳安静地躺在床上,床幔没有放下,窗外的月亮又大又圆,明亮皎洁。

    佐昭阳盯着那月光看了许久,听着耳边缓缓响起的低低的呼声,轻轻闭上眼,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悄然滑落下来。

    长寿宫——

    “哦?有这事?”

    太后看向边上一脸愁眉苦脸的冬雪,挑了挑眉。

    “太后,这事儿私下不少人在传,总归是不好。”

    太后放下手中的糕点,接过下人递上来的水漱了漱口之后,被冬雪扶着起身往外走。

    “皇上给皇后洗脚,这么私密的事,竟然还有人传出来?”

    太后眯着眼,眼神变得高深莫测了起来。

    “可不是?奴婢觉得这事儿不会那么简单。”

    冬雪在太后还是皇后的时候就一直跟在她身边了,后宫的事,她也不是什么都看不懂。

    “把手伸到承德宫去,这人的野心倒是不小。”

    太后眯着眼,欣赏着满园的花朵,若有所思道。

    冬雪在太后身边轻声一笑,“依奴婢之见,那人怕是有心想将这事传到太后您的耳朵里呢。”

    且不说皇上这样的身份会不会真的纡尊降贵给皇后洗脚,就算真有这事儿,太后也不会真的插手去管。在她眼中,太后是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人,从前是皇后的时候,她便把后宫管理得井井有条,但皇上登基之后,她几乎不插手皇上任何的事,就是太后再怎么不喜欢先皇后,也因为皇上喜欢而不曾真正阻止

    过他们两人在一起。现在,太后巴不得皇上能对皇后上心一些,虽说皇上给皇上洗脚这样的事太过震撼,但在太后看来,这就是人家夫妻俩私下的行为,他们私下想怎么样便怎么样,太后身为婆婆,哪会去插手儿子房中的事

    。

    很显然,这个有心要将这消息透露给太后,就是想让太后去惩治皇后嘛。

    要换成别的太后婆婆,或许还真会插手,可她面前这位太后可不一样,那人野心大,偏偏对太后是一点都不了解。

    “把这事儿透露给王德,就不用去烦皇上跟皇后了,王德会安排人去处理。”

    “奴婢明白。”

    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对付皇后的,除了三妃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能伸手伸到承德宫去,那人的手段倒是有,可惜,她找错帮手了。而皇后穿着皇上的衣服离开承德宫这事儿,王德并没有有心压制这样流言,而是顺着这样的事,命人传播了这背后的原因出去。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