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0章 言朔番外(113)
    很快,大家便知道了,皇后娘娘之所以穿着皇上的衣服,并不是因为白日里勾引了皇上做了什么**之事,而是因为她陪了皇长子踢了几个时辰的球,借着皇上的承德宫洗了澡,因为没有换洗的衣服,才

    换了皇上的。

    王德深知,在这后宫之中,真正想要止住流言,堵不如疏。

    这事儿,他就是这样办的。

    再者,那天确实有人看到皇后娘娘陪着皇长子殿下在蹴鞠场待了几个时辰,之后衣服也没换便去了承德宫,想来真只是借了皇上的地沐浴而已。

    至于穿皇上的衣服这事儿虽然不合礼数,但皇上允许了,就不是什么大事,更是没有传到朝堂之上,这件事就这样安安静静过去了,并没有掀起什么风浪来。日子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过了一段日子,而也如言朔料想的那样,诛玄国听说李径的死讯之后,满朝哗然,朝中不少不明情况的大臣都提出让东楚这边给一个合理的交代,不能因为他们是小国就这样欺压他

    们,连丞相都随便杀害。

    佐铭臣知道言朔为什么会杀李径,那件事,虽然不是他授意的,却是他默许的,如果佐昭阳因为那不堪的罪名死在言朔手上,对他来说是一箭双雕的好事,他自然也希望能成功。

    但他没想到的是,言朔会维护佐昭阳到这样的地步,毁了明玥还不够,竟然连他派出去的丞相都直接杀了,这简直就是等于跟他撕破脸了。

    只要他这边忍不了主动开战,他那边便有了个对付他这个小国的名正言顺的借口。

    佐铭臣坐在金殿上,气得狠狠地摔了好几封奏章。

    他是想对付东楚,但眼下还没有做好万全之策,他哪里敢轻易动手。

    九年前还有卫凉在,现在看卫凉那样子,分明就不愿意出战,他还得想别的办法才行。

    “李丞相的事,朕自会让东楚那边给个合理的交代,你们不要再吵了!”

    佐铭臣将奏章扔了回去。

    而因为有言朔的维护,佐昭阳在宫中的日子过得也格外舒坦,已经好长一段日子没有人来给她找麻烦了。

    而这般和谐的日子,却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因为礼部尚书去找言朔所说的事而打破了。

    “先皇后的祭典,这几年不是都交给你们礼部去办了么?现在有什么问题?”

    言朔看着礼部尚书那满脸为难的样子,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见礼部尚书微微垂着的眸子往上掀起,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言朔,低声问道:“皇上,今年您也是亲自奠酒吗?”

    言朔的眸光,深了一深,盯着李尚书看了片刻,道:“有什么问题?”

    是李尚书的眼角抽了一抽,没料到言朔会这样问,瞬间被噎了一下。

    见言朔投过来的带着不耐的深沉目光,额头微微渗出了几分冷汗,这才硬着头皮道:“皇上,这……皇后娘娘那边……”

    他偷偷打量了一眼言朔的脸色,垂眸不敢作声。

    言朔的瞳孔,微微加深了几许,李尚书看过去的时候,只看到言朔双眼深沉地垂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稍许,才听言朔缓缓开口道:“皇后那边不需要你去管,做好你该做的事!”

    低冷的嗓音透着明显的不悦,让李尚书觉得背脊有些发凉。

    “是。”

    出去的时候,李尚书还有些疑惑地看了言朔一眼,没料到皇上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尽管大家一开始都知道新后是先皇后的替身,因为长得胜似先皇后才会被皇上看上,但新后嫁进来的这几个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皇上对新后可不仅仅只是对待替身那么简单。

    这也是礼部尚书不敢擅自做主的原因。

    况且,他女儿淑妃进宫比新后早,却还不如新后讨皇上欢心,皇上甚至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李尚书心里也着急,便想着来试探一下皇帝的口风。

    但今日他向皇上提到给先皇后祭酒这事儿,皇上的态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皇上哪怕并没有他想象得那样在意皇后,最起码也会稍微考虑一下皇后的感受,没想到……

    历来皇上因爱重已故皇后在皇后的祭奠上亲自祭酒并不是没有过,但像当今这样年年亲自祭酒却是少有的,尤其是,大家都看得出来,皇上对新后的感情也并非寻常。

    虽说皇上心中爱着谁,对谁好,并不需要通过皇后的意见,但是,李尚书觉得,皇上对这件事的态度如何,便直接取决了佐昭阳在皇上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地位。

    见皇上是这样的态度,李尚书的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只要皇上不是全身心都在新后身上,他的女儿就有机会。

    李尚书离开之后,言朔的眉头却下意识得蹙了起来,李连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他心里清楚,只不过,他跟佐昭阳之间……他一时间也理不清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但他唯一确定的一点是,他并不想让容儿成为两人之间闭口不谈的隔阂,他不能因为佐昭阳而有意去看轻了容儿,这是他对容儿对洵儿的责任,就算他爱上了佐昭阳,他也不能刻意去忽视容儿,这样的刻

    意,对佐昭阳还是对容儿,都是不尊重的。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确实因为这件事,心里有些隐隐的担忧,担心这件事会让原本就不太愿意亲近他的佐昭阳,更加远离他了。

    言朔的心里,其实也有些矛盾的,他即使已经容儿的那段感情中走出来了,他对她依然存着一份责任,可偏偏,他又担心这样一份责任会让佐昭阳多想。

    若是之前的自己,他根本就不会去考虑佐昭阳的感受,可现在……不,也许比现在还要早上许多,他已经开始慢慢在意起那个女人的感受来了。起身走到窗前站定,他抬眼,盯着天边那一抹血红色的余晖,一言不发了许久,才听到一声叹息从他嘴边传来,随后听他道:“王德。”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