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1章 言朔番外(114)
    “奴才在。”

    言朔回头,英俊不凡的脸上,带着几分复杂和矛盾,开口道:“你觉得朕该像从前那样亲自为容儿祭酒吗?”

    王德被言朔这个问题给吓了一跳,脸上瞬间露出了一副为难之色。

    要知道,他只是一个太监,哪里敢去给皇上出什么主意,尤其还是感情这样的事。

    不论是先皇后还是现在的皇后,皇上心里有她们,不论是因为责任还是因为爱,皇上都不愿意亏欠任何一个。

    而很显然,皇上在这件事情上心情变得矛盾,就说明了皇上心里对佐皇后的在意,远远超过了他的认知了。

    “奴才只是一个阉人,不敢随便给皇上您出主意,不过,依奴才看来,皇后娘娘不是计较的人,只要皇上您跟娘娘说明白了,娘娘自然是会理解皇上您的。”

    王德回答得小心翼翼,就连用词都一丝不苟,不敢有半点越矩的地方。

    “跟皇后说明白?”

    言朔似是在问,又似在自言自语,王德也不敢再提什么意见,安静地候在一旁等候皇上吩咐。

    稍许,才见一直沉默着的言朔重新有了动静,起身一言不发出了御书房。

    王德没问言朔要去哪里,皇上这会儿出去,铁定是要去找皇后娘娘的。

    至于皇上要怎么跟皇后娘娘说,那就不是他一个奴才需要关心的了。往常这个时候,佐昭阳要么在后院跟徐嬷嬷下棋,要么就在看策论或者兵书,所以言朔到凤羽宫的时候没看到佐昭阳,也没让下人通报便径直往后院走去,跟着便看到佐昭阳一个人坐在后院,边上放着一

    个针线篮,正埋头认真的绣鞋什么。

    布料的颜色是皇帝专用的明黄色,用料有些大,看着像是衣服之类的东西。

    难道是亲手为他做衣服?

    言朔的眼底微不可查地亮了一下,寻常百姓家,丈夫的衣服向来都是妻子亲手做的,富贵人家虽然会找裁衣铺,但是妻子也会偶尔亲手给丈夫做几件衣服。

    佐昭阳也给他做过一个荷包,但那是他开口要来的,而那个女人当时答应得不情不愿,这会儿发现这个女人主动为他做衣服,他心里的欣喜似乎有些控制不住得往外溢。

    掌心虚握成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他提步朝她径直走过去。

    这边的动静成功得引来了佐昭阳的目光,看到他过来,佐昭阳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手下意识地扯了一下那明黄色的布料,将它往身后一挡,似乎并不想让言朔发现什么。

    “皇上。”

    言朔来到她面前,见他的视线朝她身后望去,她又不动声色地将身体往边上一移,挡住了言朔的视线。

    “皇上这会儿不忙吗?怎么来我这里了?”

    她开口,试图转移言朔的注意力,她这自以为不易察觉的小动作却被一直注意她的言朔完全捕捉到了。

    他看了佐昭阳那急于转移他注意力的模样,勾了勾唇角,既然她不想让他知道,他就当不知道好了。

    注意力“成功”被转移,他开口道:“有点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自然地伸手将她拉过来,佐昭阳看了一眼那明黄色的布料,悄悄松了口气,任由言朔牵着手往外走。

    一直到出了凤羽宫,言朔也一直没提要跟佐昭阳商量的事,佐昭阳侧目看向他,心里有些纳闷,因为她不经意间看到了言朔眼中隐约透出的几分犹豫和挣扎。

    “皇上?”

    佐昭阳开口,低低唤了一声,引得言朔将视线缓缓投向她。

    “皇上不是有事要跟我商量吗?”

    言朔听佐昭阳开口问,身子微不可查地僵了一下,手心隐隐地竟然渗出了淡淡的冷汗出来。

    见佐昭阳一直等着自己开口,言朔在心里叹了口气,道:“半个月后是文贤皇后的祭日。”

    听言朔提起“文贤皇后”,佐昭阳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文贤皇后指的是谁,她当然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言朔这一路沉默犹豫了这么久,竟然是要跟她说这个。

    “皇上是需要臣妾做什么吗?”

    她语气坦然地开口问道,似乎并不在意文贤皇后这个话题。

    所有人都知道,文贤皇后是当今皇上心尖上的人,谁都没办法取代的人,佐昭阳又不傻,也有自知之明,根本不可能去在意这样根本容不得她去在意的事。

    言朔看着她眼底流露出来的平淡,心情有些复杂。

    一方面,她不生气不介意,他就该松口气才是,可是,一想到她根本不在意他心里还忘不掉容儿,心里又有些郁闷,也越发觉得自己在这个女人心中的位子根本不那么重要。

    盯着她沉默了许久,佐昭阳也同样在看着他,等着他开口,眼底由始至终都没有半点波澜。

    “没什么,朕只是跟你提一下而已。”

    说什么要跟她商量,难不成还指望她说不准他去给容儿亲自祭酒,她会吃醋?

    别说她根本就不会吃醋,就算她心里介意,她也根本就不会告诉他。

    这个将日子过得步步为营,走一步算一步的女人,又怎么会因为这种事而主动去惹他不喜?

    “哦。”

    佐昭阳点点头,又道:“皇上若是需要我做什么,便告知我一声。”

    看着她满眼的真诚,言朔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想了想,他又忍不住道:“朕心里一直记着容儿,你一点都不介意?”佐昭阳平静的眼底,迅速掠过一丝慌乱,看着言朔深沉的目光,本能地便觉得言朔这个问题充满了试探,试探她是不是真心不介意先皇后在皇帝心中的位子,从而去判断她是不是真的是真心待先皇后留下

    的皇长子好。

    佐昭阳一言不发地看着言朔越发深沉的脸色,眸光中的清澈一点一点暗淡了下去,道:“皇上待文贤皇后情深义重,是天下人之楷模,臣妾能有幸嫁给皇上,是臣妾之幸,又怎么会介意?”难不成他以为,一个已经注定没有孩子的女人,还会想着害死先皇后的孩子,好让自己的孩子有出生的机会么?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