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2章 言朔番外(115)
    他让医女给她喝了这么久的药,还是不放心吗?

    佐昭阳在心里冷笑,刻意得忽视了那压在心尖上透不过气来的痛感。

    尽管她掩饰得很好,她眼中的冷意和嘲讽,还是被言朔看在眼中,他的心蓦地一慌,本能地便想要解释些什么。

    可才一开口,却又不知道自己该从何开始解释。

    “朕……”

    他紧抿着薄唇,几次动了动唇都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佐昭阳也没再开口,心里却有些隐隐发凉。

    她以为,她只要喝下绝子汤,就足够能让他信任,不用再防着自己了,却没想到,他还是要这样试探自己,既然这么担心她不安好心,为什么还要让她在皇后这个位子上坐着?

    难道就只是为了让她替文贤皇后填上皇后这个位子,好堵住朝臣之口吗?

    她这会儿不太想要跟言朔待在一起,那种失望心凉的感觉,将她的心装得满满的胀胀的,越是离他近,就越是透不过气来。

    “皇上,臣妾想先回凤羽宫,可以吗?”

    她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开口,可有些情绪即使伪装得再好,眼睛依然能将你出卖得透透的。

    放在身侧的手腕突然间被言朔握紧,她愕然抬眼看向他,正好对上了那双深沉的目光。

    她本能地蹙了一下眉,下意识地便要将手抽回来, 手腕才动了一下,便听到言朔语气肯定地开口道:“其实你在介意!”

    他不是在问,而是用极为肯定的语气陈述这个事实,却吓得佐昭阳的脚下猛地往后踉跄了几步才站定。

    原本坦荡的模样这会儿却有些慌乱,而在这慌乱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让言朔心慌的恨意。

    言朔不知道佐昭阳这样的恨意到底缘于什么,他顶多只是以为她会担心自己生气而否认这个而已。

    看着从佐昭阳眼底逐渐溢出来的恨意,言朔的心,跳得厉害,总是感觉有一股无形的、他所不清楚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拉着佐昭阳远离他。

    手上的力量,下意识得收紧,生怕自己稍微松开几分,佐昭阳就会从他手中永远溜走一般。

    佐昭阳恨恨地盯着言朔半晌,眼底因为抑制不住的愤怒而变得猩红,一些她从来不敢当着言朔的面说出来的话,这会儿却开始失控般得从她嘴里吐出来。“皇上觉得我介意先皇后的事,若是担心臣妾会加害皇长子,皇上大可以让臣妾离皇长子远远的,或者直接废了臣妾的皇后之位,根本不需要屡次用这样迂回的方式试探臣妾,臣妾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

    因为说出一句话而惹了皇上不高兴,从而连累了身边的人。”

    她说的身边的人,言朔知道是徐嬷嬷,那个刁奴虽说只是个下人,可在佐昭阳的眼中,比他这个做丈夫的还要重要许多。

    这大概就是她敢在他面前说出这番话来。

    但让他更震惊的是她刚才那番话里所带出来的意思。

    他觉得她会加害洵儿而屡次试探她?

    他什么时候试探她了?

    这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他有心试探她的话,也不会拿自己的儿子去做诱饵,她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朕什么时候……”

    “皇上若没其他吩咐,臣妾告退。”

    言朔刚到嘴边的话,被佐昭阳冷硬的声音给打断了。

    说完,也不等言朔开口,趁着言朔愣怔的当口,用力甩开他,转身便怒气冲冲地走了。

    言朔盯着她的背影,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此时,已经看不见佐昭阳的身影了。

    “皇上。”

    见言朔愣着,王德在一旁小声地唤了他一声,提醒道。

    言朔回过神,眼底还有些茫然和无辜,“朕说错什么了?”

    他只是想知道她是不是介意容儿而已,怎么就变成试探她了?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言朔看不清楚的一些事,一旁的王德确实看得明明白白的。

    皇后娘娘是皇上新娶的妻子,再大方的一个女人,在面对自己的丈夫心里还装着已故的妻子总是会介意的。

    不管丈夫对这个女人是责任还是爱情,妻子的心里怎么都会不舒服。

    但是,新皇后与其他女人相比,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便是她跟文贤皇后长得一模一样,因而很多人便会以为皇上始终是因为先皇后的原因而待新后好,怕是新后自己心中也会这般想。

    再加上还有先皇后留下的皇长子在,无论如何,总会有人有许许多多的想法,只要皇上对新后的心不坚定,有心人一利用,新后随时会因为皇长子的事而惹上麻烦。

    想必这件事,在新后心里也一直压着,但从来不会当着皇上的面说出来。

    之前新后有意避免跟皇长子接触,想必也有这样的原因。

    “皇上,依奴才之见,娘娘把这番话说出来,反而是好事。”

    王德看了言朔一眼,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好事?”

    她都那样误会他了,还是好事?“娘娘今日会说这番话,想来定然一直以来心里一直存着这样的想法,因而不管皇上您是不是这样的意思,她都会往这方面想,今日她能说出来,皇上您自然就知道了娘娘的想法了,所谓不破不立,不正是

    这个道理吗?”

    不破不立?先破而后立,如果今日她没有爆发的话,他确实没想过她心里竟然会存着这样的想法。

    难怪这段日子以来,他觉得她在他面前总是若即若离,有时候觉得她离自己近了的时候,转眼间又觉得她其实离得好远好远。

    有时候偶尔会跟他开玩笑,或许撒个娇,但细想下来,她从来没有做出任何反对他意思的事或者话来。

    就因为她在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的安全感,她依赖他,但不信任他,当初他气她连他都算计,却从不知道她心里竟然存着这样的想法。

    这会儿,言朔甚至在庆幸她刚才将脾气对他发出来了,否则他真的不知道她对他有这样的误会。破而后立,言朔已经明白王德为什么说这是好事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