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3章 言朔番外(116)
    “知道了。”

    此时的言朔,心里早已经是惊涛骇浪,佐昭阳的身影消失在御花园之后,他也没有急着追上去。

    这件事,他得好好理清楚才能再去找她,同时,也得让她好好冷静一下。

    转身回了承德宫,在里头待了一天,谁都没见,知道傍晚的时候,他才从承德宫出来,去了凤羽宫。

    此时,凤羽宫的下人们都在忙自己的事,看到皇上过来,赶忙上前行礼。

    “皇后呢?”

    言朔站在院子里,往里头看了一眼,眼底隐隐地带着一丝紧张。

    “回皇上,娘娘出去了。”

    一个小宫女抢着开口回答道,轻声细语,娇翠欲滴,行礼的时候,手腕刻意露出了一大截,白皙纤细,让人忍不住想要抓过来揉一把。

    言朔低眉朝她看去,深沉的双眼看不出什么情绪来,只是盯着她看了许久,那宫女虽然低着头,没敢去看言朔,但言朔投过来的目光,她还是能感觉到的。

    见他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看了许久,她的脸,开始不由自主地发烫了起来,头垂得更低了一些,使得原本就刻意松散的衣襟,这会儿也敞开得更大了。

    半晌,言朔从她脸上收回了目光,此时,得到消息的徐嬷嬷已经从里头出来了,看到言朔面前站着的那个宫女,那有意敞开的衣襟和微露出来的白皙手腕,脸色顿时往下一沉。

    这种狐媚手段,她以前在诛玄国没少见,李贵妃靠的就是这样的方式上位的,她可不想这个宫女成第二个李贵妃。

    这个宫女留不得了,必须找个理由给除了。

    她刚才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皇上在看她,但这会儿皇上在这里,她也不好明着做什么。

    “老奴参见皇上。”

    徐嬷嬷走到言朔面前,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

    “知道皇后去哪了么?”

    “回皇上,娘娘去练功房了。”

    “练功房?”

    “是,娘娘说去练会儿剑,很快就回来,老奴这就去请娘娘。”

    “不必了。朕去找她。”

    言朔微微一抬手,转身出去,没有再看那小宫女一眼。

    见言朔就这样走了,小宫女的脸上,不免有些失望,她好不容易才引起皇上的注意,皇上怎么就这样走了?

    一脸失望地看着言朔跨出了凤羽宫的门,收回视线,正好对上了徐嬷嬷狠厉的目光,吓得心肝一颤,差点就跪下去了。

    可随即又想到自己被皇上注意到了,心里便瞬间有了一种优越感,原本微微弯着的腰板,挺了挺,还带着挑衅地朝徐嬷嬷看了一眼。

    从凤羽宫出来没走几步,言朔的脚步突然收住了,“把刚才那个宫女处理了。”

    “是。”

    一旁的王德一点都不吃惊,尽责地应了下来。

    他刚才就站在皇上身后,那小宫女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

    身为皇后宫中的下人,不想着好好伺候皇后,竟然打着勾引皇上的主意,就该死!

    “处理她之前,先查一查她跟谁有关联,一并处置了。”

    言朔的声音,冷冷的,睿智深沉的眸子里,压着淡淡的冷意。

    “是。”

    之前太后那边就找人偷偷跟他透露过有人在太后面前搬弄是非,说皇上在承德宫给皇后洗脚这件事。

    他查了一阵子,一直没什么进展,但消息绝对是承德宫传出去的,敢把手伸到承德宫来,连他都差不到,这人还真是有些能耐。

    说不准这个小宫女也是那人安插在凤羽宫的,正好可以一并查一查。

    “行了,你去做事吧,不用跟着了。”

    这就把他给支走了?

    王德的嘴角,抽了抽,他又不会打扰皇上跟娘娘亲密。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王公公一向是个会看眼色的乖宝宝,听皇上这么一说,立即一本正经地应下,并退了下去。

    言朔来到练功房外的时候,便清晰地听到里头传来打斗声,刀剑碰撞的声音从里头陆陆续续地传出。

    言朔的眉头,蹙了一下,练功房原本就只是皇帝练功的地方,后来他吩咐下去皇后要来也不能拦着,但里头跟皇后练剑的人是谁?

    言朔的眼底,闪过一丝戾气,脚下的步伐也下意识地加快了。

    推门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佐昭阳手中的剑,架在禁军统领萧炎的脖子上,见外面有人进来,两人都停了下来。

    佐昭阳愣愣地看着门口站着的年轻帝王,手中的剑还没收回,萧炎率先反应过来,赶忙上前,“臣参见皇上。”

    言朔冷眼睨着萧炎,口气中带着明显的不悦,“你在这里做什么?”

    萧炎是言朔钦封的禁军统领,往常跟言朔关系还不错,可这会儿他听到皇上那阴森的语气,突然就觉得背脊发凉,冷飕飕的。

    “回皇上,刚才臣巡逻的时候,碰到娘娘,娘娘便命臣陪她练了一会儿。”

    “陪她”两个字,让言朔听着格外不痛快,但这会儿还是找自己的皇后比较重要,就没心思跟萧炎多说什么。

    “你出去。”

    “是,微臣告退。”

    萧炎下意识地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抬脚出去的刹那,还看到自家皇上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萧炎在心里这般想道,出去之后,还转身非常贴心地为帝后关上门。

    听到门被合上的声音,佐昭阳才回过神来,握在手中的剑,紧了紧,想到先前自己突然对言朔发脾气,还说了那些话,心里便有些后悔。

    这会儿看着言朔走近,她的唇便紧紧地抿了起来,却忘了行礼,“皇上。”

    见言朔眸光深沉地看着她,那双充满威严的黑眸里,还带着不悦,佐昭阳的心里紧了紧,越发忐忑了起来。

    “以后不准找萧炎练剑。”

    言朔明显不悦的声音,随后响起,引得佐昭阳错愕地抬起头看他,正纳闷自己找个禁军统领当陪练有什么不对,便听言朔继续道:“想要找人练剑,不是还有朕么?”

    佐昭阳再度愣了一下,一时间竟然分辨不出言朔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怎么觉得言朔是吃醋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