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4章 言朔番外(117)
    但这样的想法只是一瞬间,便被她下意识得否定了。

    “是。”

    没有多问,她垂眸应了下来,没有任何的反问,顺从得让言朔又气又无奈。

    “累了吗?”

    言朔问她。

    佐昭阳摇摇头,她来了也没多久,他就进来了,身上连汗都没出过。

    “那朕陪你练会儿。”

    随手抽出挂在边上的帝王宝剑,锋利的剑气好似还带着一丝蚀骨的寒凉。

    佐昭阳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来找自己问罪的,也没急着问,便点头应了下来。

    两把剑相互交缠在一起,凌厉的剑气在空气中交织出一道又一道白光。

    因为言朔是皇帝,佐昭阳出剑的时候,下意识得留了一手,言朔不是没感觉到。

    打架还得媳妇儿让自己,真是没面子!

    言朔在心中这般想到,却并没有什么不高兴,反而觉得自己媳妇儿武功高强还颇为自豪。

    几番交手下来,因为佐昭阳有意相让,没多久,言朔便占了上风,佐昭阳手中的剑,被他打了出去,咣当一声落了地。

    跟着,他迅速绕到佐昭阳身后,精劲的手臂,往她腰间一缠,在她愣怔之际,将她抵在了背后的墙上。

    随手扔掉手中的剑,低眉看着被夹在墙与自己之间,正一脸错愕地看向自己的女人,唇角微不可查地上扬。

    “朕有一个想法。”

    修长的指尖,轻轻摩擦着佐昭阳不由自主发烫的脸颊,压下眼底淡淡的笑意。

    “什……什么想法?”

    因为言朔这般暧昧的姿势,佐昭阳的脑子便紧张得不能思考,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开口。

    “你来当朕的贴身侍卫吧。”

    “皇上身边不是有很多暗卫么?”

    佐昭阳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言朔提出这样的建议。

    哪有当皇后的去当皇帝的贴身侍卫的。

    “他们不行。”

    言朔摇了摇头。

    隐在暗处的暗卫小哥们:万万没想到当了皇上这么多年的暗卫,竟然会被皇上嫌弃。

    “他们只负责保护朕,你不一样,白天可以保护朕,夜里还能保护朕,贴身又贴心。”

    低沉又性感的磁性嗓音,配上那暧昧不明的语气,怎么听怎么觉得那意思有点不对劲。

    隐在暗处的暗卫小哥们默默抬手捂住了耳朵:非礼勿听~~

    这会儿,佐昭阳是完全明白言朔什么意思了,耳根瞬间红了起来,目光也有些不好意思地避开了言朔噙着笑意的双眼。

    这样子的佐昭阳,简直让言朔看得有些舍不得移开目光,他最喜欢看到这个冷冷清清的女人害羞时候的样子了,让她变得跟往常那冷漠的样子完全不同。

    更重要的是,她在自己面前会害羞会脸红,就说明她其实并非完全不在意他的。

    而这样的认知,让言朔的心情变得更加好了。

    “您能让开一些吗?很热~”

    因为害羞和紧张,佐昭阳的声音听上去软绵绵的,伸手推了推言朔的胸膛,想要跟他拉开一些距离,可配上她这样的语调和那越来越红的脸,便添了几许欲拒还迎的味道。

    言朔的喉咙,紧了紧,突然间有些干涩,喉结滚动得厉害,佐昭阳推她胸膛的动作,无疑加速了他那逐渐高涨的火热。

    他突地往她又贴近了几分,一手撑着墙,一手拖住她的背,让她贴近自己,在佐昭阳张口欲言的瞬间,唇,快速覆了上去……

    隐在暗处的暗卫小哥们纷纷闭上眼,转过身去:非礼勿视~

    反正有皇后娘娘在,刺客肯定近不了皇上的身。

    而佐昭阳却被言朔这动作瞬间弄懵了,嘴巴因为震惊而睁开,正好让言朔趁虚而入……

    “唔……”

    被堵住的小嘴里,模模糊糊地发出了些许声音来,但因为被言朔“霸占”着,那些声音听着反而更加令人想入非非。

    佐昭阳原本停在言朔身前的手,似乎失去了离去,缓缓垂落下来,可又因为紧张,紧紧地抓着言朔身侧的衣服,用力收紧。

    她的吻,很青涩,甚至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言朔的这个动作,只能被动地跟随着言朔,让他引导着自己……

    情至深处,两人的呼吸都开始加重了起来,此起彼伏的呻吟,开始在这偌大的空间里蔓延开来。

    有苦难言的暗卫小哥们,再度抬手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高涨的欲……望越发变得失控了,好在言朔还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费了足够大的劲,他才意犹未尽地将佐昭阳松开了。

    看着她通红的双颊,还有耳边传来的细微的喘息,言朔的喉结再一次忍不住滚动了两下,目光紧锁着她的脸一言不发。

    佐昭阳被言朔盯着不自在,经过刚才那一番缠绵悱恻的热吻,她的大脑始终处在一片混乱当中,没有办法思考。

    从言朔进来开始,之后发生的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外,原本她只是单纯地以为言朔是来兴师问罪的,毕竟他一个皇帝,被自己的皇后那样质问,面子上总是挂不住的。

    可这会儿……

    佐昭阳习惯性地蹙起眉,可眉头刚拧紧,眉心却传来一阵冰凉的温度,言朔的指尖,轻轻按压在她的眉心上,试图要将她紧锁的眉头熨平。

    佐昭阳抬眸看他,那双深沉的眸子,充满了帝王独有的睿智和霸气,这会儿一直锁在她的脸上。

    就在佐昭阳以为言朔会一直盯着她不开口的时候,言朔终于说话了,“朕什么时候试探你了?”

    这没头没脑的问题,让佐昭阳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接上他的话,直到看到他那双深沉的黑眸里隐隐溢出来的不悦,佐昭阳才明白他说的是白天她对他说的事,心下顿然一沉。

    “朕问你介不介意,只是担心你会因为文贤皇后的事而生朕的气而已。”

    他开口解释道,其实他可以不用解释,他是皇后,一个皇后就算心中不满又怎么样,难不成还真不理他不成?可他就是不想让她误会似的,所以连这个解释都说得有些战战兢兢,自诩自己是英明神武的年轻帝王,这会儿也担心自己词不达意。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