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5章 言朔番外(118)
    佐昭阳一脸愕然地看着言朔,那双黑眸里隐隐溢出来的紧张,她也看到了,心中顿时惊讶不已。

    由始至终,她都没想过言朔问她介不介意文宣皇后,是因为担心她会生气。

    文贤皇后的存在以及她在帝王心中的位子,她是早就知道的。

    从最初的无所谓,到后面隐隐地有些介怀吃味,但是根本不可能会生气,她又有什么资格生气呢。

    “朕若是真想试探你,也不会拿朕的儿子去试探,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朕?朕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不值得信任的?”

    这个问题问出来,言朔便又觉得有些可笑,她不是本来就没有相信过他么?

    有那样的想法也属于正常。

    佐昭阳神色复杂地看着言朔,从最初的惊讶到这会儿的了然,她眼中的挣扎和矛盾,反而越来越深。

    看着帝王眼底那深沉的光芒,真诚又充满了柔情。

    想到以往他待自己的一切,大部分时候,他不像一个帝王,更像一个疼爱妻子的丈夫。

    他可以包容她的一切,包括她动手刺伤了他,他也一心在朝堂之上维护她。

    他可以为她铲除所有对她不利的人,手段狠辣,不留任何余地。

    他甚至可以纡尊降贵帮她擦头发,帮她揉脚等等。

    ……

    此时的佐昭阳思绪万千,越是往下想,心中的复杂和矛盾便又上升了几分。

    他可以这般待她,为何偏偏却不相信她会待她儿子好,偏偏要用让她一辈子不能有孕的方式来保障?

    他说她不相信他,可他又何曾相信过她?

    可他对她的好,如果纯粹只是因为补偿她的话,似乎也有些太过了。

    佐昭阳看着他,动了动唇,脱口而出道:“皇上,您……”

    到底还是将话给收住了,有些想法,她想问,却也不敢问,问出口了,得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心里反而更难受。

    言朔见她突然收住了话头,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明显是有什么话要对她说。

    “你有话要跟朕说?”

    他眸光深沉,盯着佐昭阳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却有些紧张。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把他的话听进去了。

    见佐昭阳摇了摇头,道:“臣妾白日无状,皇上不生臣妾的气么?”

    她看着言朔,收起了眼底的挣扎而变得平静,波澜不起的眼底,只有一片茫然。

    这个问题,佐昭阳不止一次问过他,而每一次他回答了之后,她都不能完全相信自己。

    言朔的心里,不免有些挫败,但想到她曾经经历过的一切,言朔心里的挫败和失望,就会变成对她的心疼,总是想着自己该对她再好一些,好让她对自己卸下防备。

    “不生气。”

    这一次,他回答得十分干脆,深沉的双眸,盯在她的脸上,又道:“朕还很高兴你能对朕说出今天这番话,不然,朕根本不知道你心里还存着这样的想法。”

    在佐昭阳茫然的眼神中,他叹了口气,无奈地将她纤瘦的身子揽入怀中,道:“朕还是一点都不了解你。”

    听到他这话,佐昭阳在他怀中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又小心翼翼地抬起手,环住言朔的腰身,却一言不发。

    “昭阳。”言朔唤她名字的次数并不多,大多时候,他都是喊她“皇后”,在情动之时,他数次喊着她的名字,但在那样意乱情迷的情况下并不觉得有什么,可这会儿在如此情形的情况下,听到他这般唤自己,佐昭阳

    的身子,还是不由自主地僵硬了片刻。

    “嗯?”

    她低低地应了一声,侧着脸靠在言朔的胸膛上,感受着那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无形中给了她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全感。

    可偏偏,一旦遇上什么事,她还是本能地先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保护自己,其次在选择去相信言朔。

    在言朔为她做了这么多之后,她潜意识里还是没能第一时间选择相信他,言朔生气也是应该的。

    但她没想到,身为一个尊贵的帝王,他会数次在自己面前纡尊降贵,即使生气了,之后也是他主动来找她。

    她想,如果言朔不曾主动过,他们两人之间,或许不会走到如今这般亲密的状态。

    恍然间,她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经意间,已经渐渐选择靠近言朔了,只是,她自己并未曾发觉而已。

    “你能试着相信朕吗?”

    言朔开口,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无奈和紧张,“朕不需要你立刻无条件相信朕,你只要试着一点点开始,好吗?”

    这样一番话,从一个皇帝的口中说出来,着实让人感到意外又震惊,那语气,乍听上去,竟然带了几分请求的意味。

    一个皇帝,竟然用这样的口吻在请求一个皇后,一个不论何时都在依附于他的女人。

    佐昭阳抿着唇,心里已经翻江倒海,半晌,她从言朔怀中抬起头来看他,欲言又止了一番之后,道:“臣妾不是不相信皇上,只是下意识地就……”

    就想着先把自己保护好了再说。

    她看言朔的眼神,带着一丝歉意,抿了抿唇,犹豫再三之后,又道:“臣妾会努力不让皇上失望的。”

    尽管不是言朔想要的准确答案,但佐昭阳这样说了,尤其是她眼里的真诚,让言朔相信她这番话并不是为了敷衍他,或者是安抚他才说的。

    心下稍稍愉悦了一些,再想到今天下午自己要跟她谈的事,便又道:“别呆这里了,跟朕出去走走。”

    “哦。”

    两人相携着往外走,夏日的夜晚,御花园里传来低低的虫鸣声,凉风拂过,带着空气中弥漫着的花香,让人神清气爽。

    佐昭阳的手,被言朔裹在掌心当中,言朔没说话,佐昭阳也不着急,看言朔这模样,想来是要跟她说白天的事情。

    “你想知道朕跟容儿从前的事吗?”

    言朔突然间转过来看她,这般开口道。这事儿,他想了很久才下的决定,容儿原本是他的禁忌,谁都不准在他面前提起,他也以为这辈子,没人能取代容儿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