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6章 言朔番外(119)
    但是许多事,都超出了自己所掌控的范围,佐昭阳便是那个让他失去控制的意外。

    既然想要跟她走一辈子,他就得将这样的禁忌打破了,以后才能无所顾忌地跟她走下去。

    佐昭阳愣了一下,看着言朔那双幽暗的眸子里溢出来的复杂,想了想,点点头,“皇上若是不介意跟臣妾说的话,那臣妾愿意洗耳恭听。”

    言朔看着她那毕恭毕敬的样子,无奈地轻笑了一声,握着她的手却并没有松开。

    “容儿是前朝皇室的公主,之后被朕的太傅收养,朕跟她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

    言朔跟佐昭阳说了许许多多他跟云娇容相处过的往事,包括云娇容曾经对他下毒,以及最后服毒身亡等等。

    “在容儿怀着洵儿的时候,朕都以为这辈子应该能跟她走到最后的……”

    言朔淡淡一笑,那双眉目当中,却是一派坦然,没有佐昭阳想象中的悲痛和苦涩。

    佐昭阳万万没想到先皇后竟然给言朔下过毒,如果当时,先皇后对皇上稍微狠心一点,以那个时候言朔对她的信任,怕是他早就被毒死了。

    佐昭阳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想到云皇后曾要毒死皇帝,皇帝还一心维护她,心里有些气恼,也有些羡慕。

    气恼云皇后不知道珍惜皇帝的深情,又羡慕云皇后能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得到言朔无条件的庇护,甚至还被封为皇后,替皇帝生下了皇长子。

    “后来,她死了,丢下朕和洵儿,朕也以为这辈子大概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了,只是没想到你会成了朕命里的转机。”

    他看着佐昭阳,原本坦然的目光变得深邃,让佐昭阳看不到那深不见底的黑眸里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情感。

    听言朔提到自己,佐昭阳的心里,紧了一紧,身侧的拳头,下意识地握紧了。

    “除了这张脸,你跟她完全不一样,跟你相处久了,朕就忍不住想要多跟你亲近一些,反而渐渐的开始想不起容儿来了。”

    佐昭阳:“……”

    这应该不是在跟她表真情吧?

    听言朔说这话,佐昭阳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茫然?欣喜?还是……矛盾?

    如果没有“绝子汤”的事,想必她会真的觉得言朔也许是喜欢她的,所有对她的维护,对她的纵容和宠溺,都像他曾经纵容先皇后那样,只是因为喜欢,因为爱而已。

    言朔见她盯着自己看,什么反应都没有,想到自己说了这么多,心下顿时有些不满。

    抬手往她的额头上用力敲了一记,“朕说了这么多,你听进去没有?”

    “听……听进去了。”

    “那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

    佐昭阳一愣,随后玩笑着开口道:“臣妾怎么听着皇上像是在跟臣妾表白呢。”说完,自己也愣了一下,又呵呵笑了两声,原本只是想化解一下自己刚才那玩笑话之后弥漫起来的尴尬,可发现这两声笑过后,言朔却并没有笑,反而加深了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看得她整个人越

    发窘迫了起来。

    这自作多情的玩笑,真不该开。

    佐昭阳在心里叹了口气,不动声色地压下心里闷闷的情绪。

    就在她以为言朔不再理会她这句玩笑话的时候,被言朔抓着的手上被他微微捏紧了,“朕也是这样认为。”

    佐昭阳一愣,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盯着言朔嘴角隐隐弯起的弧度,联想起两人刚才前后的对话,她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

    他……他这是承认是在跟她表白吗?

    傻眼地看着言朔那张在月光下显得更加深刻俊美的五官,还有那越来越大的弧度,半晌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不停地眨着眼睛。

    言朔忽而低眉对上她错愕的眸子,再次抬手轻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佐昭阳,朕喜欢你,你有什么表示没有?”低沉的嗓音,隐约夹着抑制不住的愉悦的笑意,佐昭阳终于回过神来,唇角也抑制不住地微微上扬,忽地将手从言朔的掌心中抽出来,在言朔错愕的眸子中,挽住言朔的手臂,道:“嗯,臣妾也喜欢皇上。

    ”

    这话说得极为自然,却让言朔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明明他刚才那表白挺深沉的,为什么到了她这里,就这么随便,随便到一点都不真实。

    “真的?”

    他看她,不太相信地问道,那呆呆的样子,让佐昭阳看着还觉得挺可爱。

    “当然是真的,臣妾不喜欢皇上又怎么会愿意亲近皇上?”

    佐昭阳挑眉看向言朔,反问道。

    就如言朔之前所说的,佐昭阳的感情很纯粹,你若待她好,她便待你好,好的多了,自然就愿意亲近了。

    言朔想了想,佐昭阳最近确实比从前要亲近他一些,尽管做不好无条件相信他,但那种下意识的亲近,还是让言朔高兴不少。

    佐昭阳这么干脆得承认自己喜欢他,言朔原本准备了一堆的话反而没有用武之地了,但心中的愉悦却是无法忽视的。

    两人又在御花园闲逛了一会儿,言朔又重新将话题转到了云娇容的祭典之事上。

    “今日礼部来找过朕,往年文贤皇后的祭典,朕都是亲自祭酒……”

    言朔停下脚步看向佐昭阳,双臂轻轻搭在佐昭阳纤瘦的肩膀上,道:“你若介意的话,朕就交给礼部去办,朕不去了。”

    逝者已逝,重要的是活着的人,如今就在身边,他在乎她,自然也不想因为其他事让她不开心。

    佐昭阳没想到言朔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清澈的眸子闪过难言的震惊和错愕,尤其是看到言朔那双深沉的眸子里溢出来的认真,让她根本没办法忽视他这话里的真心。

    “皇上重情,这是好事,我怎么会介意,况且,先皇后还给皇上和臣妾留下了洵儿这么好的乖孩子,只是一个祭典而已,臣妾还能跟已故的人计较不成?”她看着言朔,坦然一笑,想到他在顾及自己的感受,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愉悦的。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