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8章 言朔番外(121)
    良妃想不明白,佐昭阳到底用的什么手段,竟然连太后都哄住了。

    贤妃就这样被处置了,没有激起半点动静来,而良妃也因为这一次的教训,看清楚了许多事,一时间也变得安分了许多。

    自德妃和贤妃被处置了之后,四妃便只剩下了淑妃李勤儿和良妃蓝青。

    这日,言朔如往常一样,下了朝便习惯性得往凤羽宫跑,整个凤羽宫的下人们也早已经习惯了每天皇上大人准时前来。

    只是今日,言朔的打扮却有些不一样。

    不似往常那样一身明黄色的皇帝装束,今日的言朔,换上了一身浅色偏蓝的丝绸锦缎长袍,手中执着一把折扇,一派潇洒贵公子的模样。

    没理会众人,而是直接走向内院,下人们也没去通报。

    言朔走进内院的时候,便看到佐昭阳正靠在窗边看书,精致绝美的侧脸,卷翘的睫毛,配上看书时认真的模样,皆让人看得移不开视线。

    他笑着走过去,并没有进门,而是将颀长的身子倚在窗边斜斜地靠着,手上的折扇在掌心中一敲一敲,看着面前毫无动静的女人,言朔略感不满地瘪瘪嘴,轻咳了两声,开口道:“这位小姐……”

    一直专注看书的佐昭阳,完全没注意到言朔来了,他突然出声,着实把她吓了一大跳。

    愕然抬眼,便看到言朔倚在窗前,手里拿着的折扇已经打开,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看得佐昭阳嘴角直抽抽。

    这位一派花花公子做派的人,可不就是他们家皇上么?

    等等?

    他刚才喊她什么?

    佐昭阳放下书,挑了挑眉,走向窗前,看着倚在窗外的男人,正要开口,下巴被言朔手中的扇子轻轻挑起,动作何其轻佻。

    “这位小姐,今日风光正好,待在府中多可惜,不如本公子带你出去走走,莫负了这春光,可好?”

    说话间,一张放大的俊颜已经摆在佐昭阳面前。

    佐昭阳的唇角抽搐得更加厉害了,这位大爷在玩什么。

    “皇上,您在干嘛?”

    佐昭阳很没情趣地开口,清澈的双眼一脸纳闷地看着言朔,见她这副不解风情的样子,言朔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为什么觉得他们俩好像反过来了。

    收回折扇,他直接翻身从窗户里跳了进去,吓得路过院子的宫人们差点惊呼出声。

    佐昭阳傻眼地看着自家往常一本正经的皇上这会儿摆足了纨绔公子哥的模样,一时间还有些不能适应。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言朔拉到了梳妆台前坐下。

    佐昭阳喜欢简单随意的打扮,往常不出凤羽宫的时候,都是一身极为简单宽松的袍子,随意地往身上一披就算了,言朔也知道她这个习惯,往常也没说什么。

    这会儿将她拉到梳妆台前,难不成真打算带她出去?

    纳闷间,言朔已经命宫人进来了,“给皇后梳个简单的发髻,再拿一套常服过来。”

    等佐昭阳跟着言朔出了宫门,才知道言朔是要带她去哪。

    “今日朕的小堂弟满月。”

    佐昭阳知道言朔说的小堂弟便是一个月前,睿王妃生下的小世子。

    睿王世子满月,当皇帝的倒不需要亲临,只要送上赏赐就行,但皇帝跟自己的纪委叔叔关系向来亲厚,亲自去睿王府给世子做脸也奇怪。

    但这般轻装的打扮,让佐昭阳有些想不明白。

    就这样什么礼都不带就去睿王府,是不是太随便了。

    言朔似是看出了佐昭阳心里在想什么,抬手将她的脑袋揉了一把,道:“礼朕早就命王德送过去了,这样出门方便。”

    他指了指彼此的装束,前往睿王府道贺的人定然不少,但也并非所有人都人见过皇帝,轻装出行反而更自在些。

    能认出他的大臣们,见他轻装打扮,自然也知道他的意思,不敢上前来打扰。

    佐昭阳总算是明白了言朔的意思,也就大方地跟着言朔去了睿王府。

    因为是睿王世子的满月宴,前来睿王府道贺的人络绎不绝,但因为男女有别,王府中的酒宴分成了前后院两边。

    女眷的酒席被安排在了后院, 言朔带着佐昭阳出现在睿王府的时候,虽然引起了不少的骚动,但就如言朔所想的那样,他们一看到帝后的打扮,便知道不必惊扰,只是远远地对着二人行了礼。

    “后院都是女眷,朕不便进去,朕让管家找人带你去找六婶。”

    “好。”

    因为之前操持百花宴的事,佐昭阳跟两位亲王妃有过多次接触,加上那两人都是和善易接近的性子,也不是那种功于心计的人,佐昭阳跟她们相处,也放松自在一些。

    言朔这边正打算命人带佐昭阳去后院,身后便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昭阳。”

    佐昭阳回头,见是八王妃柳天心,还有他身边站着那同样丰神俊朗的男子八王爷,便知两人也是刚到。

    面上露出一丝笑容来,言朔已经拉着她走到八王夫妇身边,双方也习惯了不客套,言朔将佐昭阳交给了柳天心,道:“昭阳就麻烦八皇婶照顾了,她第一次出宫……”

    言朔本还想多叮嘱几句,就被言绝一把给带走了,“行了,我媳妇儿不会把你媳妇儿给弄丢的,走吧。”

    看着言朔被言绝拉走还时不时地回头朝她看过来,佐昭阳忍不住抿唇笑了笑。

    “哎,我们家皇上可真是个操心的命。”

    看着佐昭阳脸上那隐隐溢出的带着羞赧的浅笑,一旁的柳天心忍不住开口打趣道。

    她从前跟云娇容也有些矫情,虽然比不上若晴跟她那般交好,但彼此也是熟悉的,也知道皇帝对云娇容的感情。

    如今,云娇容已经过世这么多年了,过去她做的那些事也不能单纯得用对或错来形容,逝者已矣,如今看到皇帝能对新后这般在意,她也为两人高兴。佐昭阳不是听不出柳天心话中打趣的意味,眼底隐隐露出了几分不好意思来,“我们去看看小世子吧。”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