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1章 言朔番外(124)
    可她知道,这永远都不会有可能了。

    眼底的暗芒一闪而逝,佐昭阳的脸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王妃,皇上和几位王爷来了。”

    沈沁边上的宫女上前,小声地开口道。

    抬眼望去,见言霄带着言朔等人进了后院,言渊,言绝都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佐昭阳不曾见过的男子。

    同靖王一样,满头的白发,只是鬓角隐约有一片墨色青丝点缀着。

    长相俊美,嘴角噙着淡淡的笑,一身深紫色的锦缎长袍,视线此时正朝着她们几人的方向看过来,似乎是在找谁。

    “呦!威远大将军也来了。”

    柳天心用手肘顶了顶一旁愣着的孟茴,打趣道。

    孟茴回过神,冷哼了一声,将视线从远处那俊美颀长的身影上收了回来。

    此时,那几人已经朝这边走近了。

    看到自家皇后正抱着自己的小堂妹笑得一脸温柔,眼底的母爱几乎要溢出来了,言朔嘴角的弧度便跟着上扬。

    脚下的步伐也在下意识地加快,很快便到了自家皇后身边。

    伸手从自家皇后手中将小堂妹接了过来,侧目对佐昭阳道:“小无忧还挺喜欢你的。”

    “嗯,可能因为我长得美吧。”

    佐昭阳随口应道,双眼还直勾勾地盯着被言朔抱在手上的小无忧,明明是在开玩笑,可用这样一本正经的模样讲出来,反而显得更加好笑了。

    言朔被她这模样给惹笑了,抬手习惯性地揉了揉佐昭阳的头发,两人的互动,边上的人都看在眼里,站在言绝身边的墨榕天,此时正神色复杂地看着言绝跟佐昭阳,半晌,沉默地收回了目光。

    当年,皇帝顶着群臣的压力,给了他几万兵马让他去削藩,他知道那是皇帝给他的恩典。

    后来,削藩成功,加上有几位举足轻重的亲王力荐,皇帝给他封了威远大将军。

    洵儿是他唯一的外甥,为了给洵儿一个助力,他接受了皇帝的敕封,但为了避嫌,他申请去了边关,皇帝大婚的时候,他也没有回来。

    刚才看到那个跟自己妹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差点就以为是容儿。

    根本不用问,他就知道这位便是皇帝娶的新后。

    现在看皇帝跟新后之间的互动,言朔的眼神,满眼的温柔和宠溺,那绝不是对待一个替身该有的。

    他心里不知道在是什么感觉,容儿已经离开这么多年了,言朔顶着群臣的压力,愣是不娶新后,如今看到他能重新开始,他心里也为他高兴。

    但同样的,想到自己唯一的外甥,墨榕天的心里不免又有些担心,如果新后对洵儿不好,那又该如何?

    墨榕天拧起了眉,这一次回京,他也是想找机会看一看自己的外甥,顺便看看新后对他的态度。

    “行了,你们两个,在别人家里还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孟茴看着言朔跟佐昭阳两人亲密的互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佐昭阳抿唇一笑,没有接孟茴的话,言朔则是挑了一下眉,看着孟茴那翻白眼的动作,下巴挑衅地一抬,“孟茴,你这不是在嫉妒吧?”

    “呸!本小姐若是要嫁人,儿子都启蒙了,嫉妒你做什么?”

    “那你为什么还不嫁人?是在等谁吗?”

    言朔挑眉怼了回去,而他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孟茴的表情就变得有些不自在了起来,瞪了言朔一眼,道:“要你管!”

    说着,脑袋往边上一瞥,正好对上了墨榕天投过来的目光,心下一慌,又将视线迅速移开了。

    感觉到边上那双目光还停在她的脸上,孟茴越发显得不自在了起来,心跳也在不由自主地加快,但是想到那个人一声不吭就走了,连个告别都没有,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根本连跟他打招呼的心情都没有。

    视线看向言霄,道:“睿王爷,我要饿死了,开席了没有?”

    跟在言霄身边的管家尽责地上前,低声道:“王爷,差不多可以开席了。”

    “嗯。”

    言霄点点头,对沈沁道:“我先去前院,这边交给你了。”

    “好。”

    临走前,墨榕天还若有所思地朝孟茴那边看了一眼,见孟茴根本没看他,心里有些失望,到底是什么都没说,随众人去了前院。

    “你呀,明明心里想人家想的要死,人家回来了,你连个招呼都不打。”

    沈沁伸手戳了一下孟茴骄傲的脑袋,道。

    孟茴动了动唇,看着墨榕天走出去的背影,瘪瘪嘴,反驳道:“凭什么他说走就走,说回就回,本小姐就该跟他打招呼!”

    当年,他带兵去削藩的时候,是怎么跟她说的,让他等她回来。

    结果呢?

    皇帝前脚才封了他当威远大将军,他什么都没跟她说,没几天就滚去边关了。

    凭什么呀?

    不是说是好朋友吗?好朋友就是这样当的?

    她孟大小姐身边的好朋友多的是,才不缺他一个,哼!!

    看着孟茴那气呼呼的样子,还有眼底隐隐溢出的委屈,沈沁跟柳天心也没说什么,到底确实还是墨榕天做的不对。

    但仔细一想,墨榕天也有他的考量,毕竟他的身份在朝中十分敏感,削藩的功劳虽大,但摊上他那个身份,最多也是功过相抵。

    那个威远将军的身份,还是三位亲王替他争过来的,要想朝臣信服他,他还得多做出一些功绩来。

    为了他自己,也为了皇长子,或者,更多的也是为了他跟孟茴的未来呢?

    不过这些都只是两人的猜测,谁也没当着孟茴的面说出来。

    王府的宴席很快便开始了,佐昭阳是皇后,原本是被安排在主位上,但因为她跟言朔是轻装出来,为避免不必要的猜测,主位还是沈沁坐,佐昭阳坐在了沈沁左边的位子。

    右边坐着柳天心,其它按照位份各自排了位子。佐昭阳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显得有些局促,好在边上这几个人都不是难相处的人,因而即使言朔没在她身边,倒也没显得太过不自在。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