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2章 言朔番外(125)
    沈沁这张桌子上坐着的人,大多都是身份高贵的夫人,对佐昭阳的身份都很清楚,但是心照不宣,可也不敢说敏感的话。

    贵妇人都是本着食不言寝不语的教养,入席的时候都没怎么开口。

    佐昭阳今日心情好,才开宴就喝了不少的酒,坐在她一旁的沈沁觉得有些不对劲,在她再一次端起酒杯送往嘴边的时候,抬手阻止了她。

    “娘娘,你喝了不少酒了,担心身子。”

    佐昭阳抬眼看向沈沁担忧的双眼,眼底闪过一丝茫然,低头看着手中被沈沁拦着的酒杯,道:“这酒挺好喝的。”

    “娘娘若是喜欢,我改天让人给你送些进宫去,今日还是别喝那么多了。”

    沈沁看着佐昭阳那双茫然的双眼,明显是有些喝醉了,但与其他喝醉的人不同,没有大哭大闹,也没有说胡话,只是安静地坐在边上,下人给她布菜,她就乖乖夹过来吃,像个乖巧的好宝宝。

    但沈沁就是能看出来她醉了。

    “哦。”

    佐昭阳点点头,“那我再喝一点。”

    她看着沈沁,眼睛红红的,因为被沈沁夺走了酒杯,还有些小委屈,好像沈沁欺负了她一样。

    沈沁:“……”

    抽了抽嘴角,沈沁想到之前那个高冷的皇后娘娘,实在难以将她跟眼前这位受了大委屈的小姑娘联系在一起。

    “好,那就最后一杯?”

    见佐昭阳低眸,抿着唇,似乎在考虑沈沁这个提议,半晌,抬头对沈沁点了点头,“好吧。”

    接过沈沁手上的酒杯,佐昭阳面上一喜,微微透着红晕的脸上漾开一抹满足的笑。

    “皇后她怎么了?”

    柳天心也看出了佐昭阳的不对劲,伸手扯了扯沈沁的衣袖,低声问道。

    “看样子是心情不好。”

    沈沁不放心地看了佐昭阳一眼,低声道。

    等到宴席结束,佐昭阳竟然真的听话得没再喝酒,睿王府的客人一个个离开之后,言朔随着言霄等人来后院接佐昭阳。

    “娘娘喝醉了,我已经命人准备好马车,皇上路上小心看着她点。”

    佐昭阳安静地站在言朔身边,对沈沁叮嘱言朔的话好像也没听进去。

    但因为喝了酒,眼周都是红红的,澄澈的眼睛湿漉漉的,盯着人看的时候,显得十分无辜且楚楚可怜。

    言朔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十分安静的女人,眼底闪过一抹柔软,跟沈沁点了点头,这才带着佐昭阳离开。

    坐在马车上,佐昭阳也是一声不吭,四肢规矩地放在一旁,怎么看怎么觉得有趣。

    “昭阳?”

    言朔坐到她身边,想要逗逗她。

    “嗯?”

    佐昭阳歪过脑袋看他,眼神透着诱人的迷离。

    “你喝醉了?”

    “没有啊。”

    佐昭阳茫然地摇了摇头,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睿王府的酒挺好喝,六婶说改天给我送点过来。”

    清醒时候的佐昭阳很少会这样说话,所以言朔确定佐昭阳是真的醉了。

    这个样子的佐昭阳显得更加平易近人了一些。

    “嗯,今日这酒是沈家酒庄新出的一种果酒,你要是喜欢,可以让人多送些进宫来。”

    “好。”

    佐昭阳用力点了点头,嘴角的笑容满足地向上扬起,怎么看怎么乖巧。

    没想到喝醉酒的佐昭阳,竟然这般安静乖巧,让人看着都有些爱不释手。

    言朔笑着将她揽入怀中,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听着头顶上方传来的低低笑声,佐昭阳好奇地抬眼朝他看了一眼,不明白皇上大人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回到凤羽宫,言朔命人给佐昭阳煮了解酒茶。

    “来,把解酒茶喝了。”

    言朔从宫人手中将解酒茶接过来,坐到佐昭阳身边。

    佐昭阳看了他一眼,将解酒茶接了过来,一口气喝了下去,将空碗递给言朔,而后,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言朔将碗从她手上接过放到一边,回头见佐昭阳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明亮水润的双眼里充满了期待,带着迷离的双眼,湿漉漉的,看得言朔的喉咙下意识地发紧。

    手背抵着唇,轻咳了两声,正要开口,就听到佐昭阳略带不满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我喝完了,你怎么不夸我。”

    “咳咳咳。”

    言朔的唇角,忍不住抽了抽,原来她那般期待地盯着自己看,只是想听到他夸她。

    喝醉了的小昭阳,怎么能这样可爱。

    言朔抚了抚额头,低笑着抬手轻抚着她垂在身后的长发,道:“嗯,小昭阳真棒。”

    得到夸奖的皇后娘娘满意地嘻嘻笑了两声,然后又开始安静地坐在床边一声不吭。

    不到片刻,言朔便听到一声极低的呼噜声,低眉一看,怀里的家伙就那样坐着睡着了。

    这不哭不闹的酒品还真是可爱得一塌糊涂。

    言朔无奈地笑出声来,亲自蹲下身去帮佐昭阳脱掉鞋子,小心地将她抱到床上让她睡下,帮她解开衣襟,看她睡得还算安稳,这才悄声从凤羽宫离开。

    刚回到承德宫,王德便快步迎了上来,“皇上,威远大将军在里头等您。”

    言朔的脚步,顿了一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眉头不动声色地拧了一下,跟着,抬脚跨了进去。

    承德宫中,墨榕天正背对着他站着,双手反剪在身后,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墨榕天回过头来,对言朔行了个礼,“皇上。”

    言朔点点头,上前坐下,又示意墨榕天在一旁的位子上坐下来,开口便问道:“这次回京,打算呆多久?”

    墨榕天眸色一顿,眼底闪过一丝复杂,随后,才道:“还没想好。”

    只听言朔叹了口气,看向墨榕天,道:“其实你不必去那么远的地方,京城这边朕可以给你安排。”

    墨榕天淡淡地笑了一笑,道:“皇上为臣做的已经够多了,臣不想总是麻烦皇上。”言朔明白墨榕天说的是什么,作为前朝太子这样一个敏感的身份,言朔能保住墨榕天这条命,其实已经是非常不易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