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3章 言朔番外(126)
    好在朝中还有几位皇叔压着群臣,不然未必会有如今这样的结果。

    “你是洵儿的亲舅舅,留在京中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有个大将军当舅舅自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一些一直顾忌他身份的朝臣来说,身为皇长子的舅舅,却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以后若是皇长子真当了皇帝,他身为皇长子的舅舅,会不会想办法借着皇长子的手恢复他前朝的基业也未可知。

    他留在京城,非但对洵儿不好,或许还会影响到他。

    “多谢皇上,臣会考虑的。”

    跟着,便是一阵沉默,君臣二人面对面坐着,气氛透出了几分诡异的尴尬。

    稍许,还是墨榕天率先打破了那令人尴尬的静默,道:“皇后娘娘跟容儿长得真像。”

    言朔的表情稍微僵硬了一下,视线投向墨榕天看不出情绪的脸,半晌,拧了一下眉,道:“她不是容儿,朕也没把她当成容儿对待。”

    “臣知道,她跟容儿不一样。”

    墨榕天看着言朔言语间竭力维护佐昭阳的样子,淡淡一笑,道:“臣很高兴皇上能从过去那段感情中走出来。”

    言朔有些吃惊,原以为他看到他待昭阳好,墨榕天会很不高兴。

    “你不怪朕?”

    墨榕天挑了一下眉,笑道:“臣为何要怪皇上?”

    言朔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只听墨榕天继续道:“皇上为容儿做的够多了,臣没资格怪皇上什么,只是……”

    原本带笑的眼底,染上了几分担忧,“皇后待洵儿如何?”

    “她待洵儿如亲子,洵儿也很喜欢她。”

    言朔知道墨榕天心里在想什么,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和语气都十分坚定,不容有半点质疑。

    “朕不会在任何时候委屈了洵儿,但也不会因为洵儿而委屈了她。”

    这话,算是给墨榕天一个定心丸,同时,也是给墨榕天一个警醒。

    墨榕天心里明白,也知道言朔的心思,也就没再说什么了,说到底,言朔从来没有对不起容儿什么,而且为了容儿已经做的够多了。

    “臣明白。”

    墨榕天没有再多问什么,跟言朔也没聊太久,便起身告辞。

    到了御书房门口的时候,言朔突然道:“孟茴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墨榕天跨出门槛的脚步,顿了一顿,稍许,道:“臣这次回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

    他并没有隐瞒言朔什么,落下这话,便离开了。

    佐昭阳从未经历过脑袋撕裂一般得疼过,好似被人生生地将脑袋给掰开了,疼的要命。

    “公主,您醒了。”

    徐嬷嬷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先用热水敷一下,舒服一些。”

    一条还冒着热气的毛巾,递到佐昭阳面前,她揉了揉胀疼的太阳穴,接过毛巾,盖住自己的脸。

    “公主,您昨日从睿王府回来喝醉了,睡了一天了。”

    “我喝醉了?”

    佐昭阳拿下脸上的毛巾,疑惑地看向面前嘴角带笑的徐嬷嬷,仔细回想了昨天的事,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是啊,皇上把您抱回来了,您这一睡就睡了一天,皇上早上去上朝还叮嘱奴婢不要把您吵醒。”

    想到皇上现在越来越在乎自家主子,徐嬷嬷对那个子嗣问题倒是不怎么在意了,只要公主过得好就行,其它的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哦。”

    昨天的事,她印象不深,只记得自己抱着无忧郡主的时候,心里又羡慕又难受,之后在酒桌上,觉得那果酒挺好喝便喝了一些,之后是怎么回来的,她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奴婢让人给您备了一些清淡的粥,您出去吃点下去胃里能舒服一些。”

    “嗯。”

    因为宿醉的原因,佐昭阳还是觉得头疼得厉害,也没什么胃口,没吃几口就命人将早膳给撤了。

    “娘娘,礼部那边来人了,说是要见您。”

    “礼部?”

    礼部来找她做什么?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接过下人递上来的茶水漱了漱口,便去了前厅。

    东楚民风开放,对女人的禁锢也没那么严,因而在各部任职的女官并不少。

    这一次来见佐昭阳的,便是礼部掌管大型祭祀,宴餐,礼仪等的女官,因为后宫并不允许前朝的官员出入,有女官便显得方便许多。

    女官在厅中等了一会儿,佐昭阳便出来了。

    “卑职参见皇后娘娘。”

    “免礼。”

    佐昭阳在正中央的位子坐下,看向那一言一行都显得极为刻板严谨的礼部掌事,开口道:“找本宫有何事?”

    “回娘娘,关于皇上千秋接的安排,礼部已经按照娘娘您给的章程具体安排下去了,请您过目。”

    说着,女官将手中的册子递给佐昭阳。

    说起言朔的千秋宴,一个月前,礼部就已经开始跟她索要章程了。

    自百花宴之后,太后便将后宫的事都尽数转交给了佐昭阳,自己乐得清闲了。

    身为皇后,这些事本就是她来管,佐昭阳也没办法推却,百花宴的时候还有些手忙脚乱,但她适应得很快,只有礼部来找她索要皇帝千秋节的章程以及各项安排时就十分从容了。

    看了一眼礼部交上来的各项安排,每一处都安排得十分严谨,细细看了一遍之后,觉得没什么不妥,便让女官就按照册子上写的来安排了。

    女官从凤羽宫离开的时候,下了朝的言朔正好过来了。

    “卑职参见皇上。”

    言朔看了一眼那女官的官服,知道是礼部的人,也没多问,只是点了下头,便让女官下去了。

    佐昭阳因为昨日喝了太多的酒,这会儿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正打算来院子里随便走走好让自己清醒一些,便看到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从外面微笑着走进来。

    佐昭阳的唇角,不经意地向上扬起,提步迎上前去,“皇上。”

    “早饭可用过了?”

    “嗯,吃了一点,皇上可要在这边用早饭?”

    “嗯,你也陪朕再吃一些。”

    “是。 ”佐昭阳应下,这边命人再去重新安排早膳。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