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4章 言朔番外(127)
    “刚才礼部的人过来了,臣妾第一次主持皇上您的千秋节,若是有什么安排不好的地方,您可千万不要怪罪臣妾。”

    难得听佐昭阳对自己提要求,言朔看向她,挑了一挑眉, 笑着抬手揉了揉佐昭阳的脑袋,道:“好,不怪罪,不过惩罚还是要的。”

    说着,他顿了一顿,忽地坏笑地俯下身,凑到她耳边,低笑了一声,道:“惩罚的方式朕都想好了。”

    低沉的嗓音,夹着几分别有深意,佐昭阳抬眸,看向言朔那深沉睿智的眸子里跳跃着的色彩,还有嘴角微微漾开的那一抹邪笑的弧度,这一次,佐昭阳看明白了。

    耳尖有些发烫,没好气地瞪了言朔一眼,嗔道:“皇上都说不怪罪我,那为何还要惩罚?”

    “当然是为了下次让你长记性。”

    在佐昭阳不满的眼神中,他朗笑着拉着佐昭阳进了偏听。

    宫人们速度很快, 两人一到偏听当中,早膳都已经摆好了。

    “听嬷嬷说昨日我在睿王府喝醉了,没给皇上您添麻烦吧?”

    佐昭阳看向言朔,小心地问道。

    说起这个,言朔用早饭的动作,顿了一顿,想起昨晚那个喝醉了酒一路乖乖地跟他回了宫,不哭不闹,一口气喝了解酒茶乖乖坐着等着他夸她的小姑娘,言朔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被言朔这么一笑,佐昭阳瞬间觉得不对劲了,言朔那模样,明显是想到了昨晚她的醉态被逗笑了。

    难道昨天她发酒疯了?

    佐昭阳从前一直没有醉酒的经历,连嬷嬷都不知道她喝醉酒是什么样子 。

    早上的时候,她也忘了向嬷嬷问起.

    看着言朔眼底尚未褪去的笑意,想象着自己发酒疯的样子,佐昭阳就觉得没脸见人,整个人囧得没好意思再细问,干脆当自己没问过这个问题。

    言朔看着她低着头,一脸窘迫心不在焉地吃着春卷的 模样,却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

    “你想知道你昨日喝醉了是什么样子吗?”

    佐昭阳抿着唇,对着言朔露出一抹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道:“皇上不要取笑我了。”

    “好,不取笑,但总归是要让你知道的,不然的话,下次你再对朕做那样的事,朕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样的事?

    佐昭阳的脑袋,猛然炸开了,错愕地抬眼看着言朔一本正经又苦恼的俊颜,动了动唇,几番挣扎之后,低声问道:“我……我是不是轻薄皇上了?”

    噗嗤——

    言朔看着她这一脸的认真和自责,以及这其中带着的羞涩,言朔的唇角,抽得更厉害了。

    面上却依然十分严肃,点了点头,“对,何止是轻薄,你都……”

    他故意欲言又止,好像还一副说不出口的模样,听得佐昭阳的脸色更加紧张了起来。

    “我还做了什么?”

    双眼紧张地盯着言朔,水润的眸子一眨不眨,就像个做了坏事被同学告到老师那里等着被审判的坏学生。

    佐昭阳这模样,着实非常逗趣儿,言朔好几次都差点没忍住笑,手背掩着嘴角连续咳了好几声,才勉强压下了抑制不住上扬的唇角,一脸严肃道:“你还试图把朕的龙袍给扒了。”

    佐昭阳:“……”

    原本就又大又圆的眼睛,因为言朔这话,瞪得如两站打灯笼,不可思议地盯着言朔,完全没意识到言朔是在逗她。

    脑海里想象着自己闹着要将皇帝的龙袍给扒下来的样子,佐昭阳就觉得自己没脸见人,耳根烫得越来越厉害,手足无措地道歉道:“对……对不起,皇上,我……我没想到我喝醉了会这样……”

    因为尴尬和窘迫,佐昭阳完全没注意到言朔越抽越厉害的嘴角,抿着下唇,犹豫再三之后,她一脸自责的看着言朔,低声问道:“那……那您的衣服被我脱了吗?”

    她要是生生地将皇帝的龙袍给扒下来了,然后……

    佐昭阳想都不想继续往下想,万万没想到自己喝醉酒竟然是这副模样,心中万分后悔,也下定决心下一次坚决不喝酒了。

    “噗嗤……哈哈哈~~~”

    再也没憋住笑的言朔,这会儿放肆地爆笑出声,看着佐昭阳一脸的莫名。

    越来越不敢想象自己到底做了多大的蠢事,会让言朔毫无形象地笑成这样。

    守在屏风后并没有打扰帝后用餐的下人们,听到皇上笑得这般肆意豪放,心里也隐隐好奇了起来。

    这一顿早饭,言朔吃得非常开心,自家一本正经的皇后,有趣起来的时候,简直比珍馐美味还要下饭。

    等言朔用完餐之后,言朔才告诉了佐昭阳真相,但那个乖巧听话的小皇后也让人忍不住想要大笑。

    而在佐昭阳得知自己竟然是被言朔捉弄了,想着自己那副毫不自知的蠢样,她难得恼羞成怒了。

    “别生气了,朕下次保证不捉弄你了。”

    他抓着佐昭阳的手,在御花园里闲逛着,想到刚才她一本正经地问自己有没有把他的龙袍扒下来时那又自责又窘迫的模样,他又一次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佐昭阳原本好转的脸色,因为他这样一笑,又黑了。

    “好了,好了,朕真的不笑了。”

    双手搭在佐昭阳的肩上,将她的身子掰正,对着自己,道:“朕就是想着你昨晚等着朕夸你的模样太可爱了,朕就是忍不住想笑。”

    从言朔的口中,佐昭阳已经知道了自己昨晚是怎么在皇帝面前讨夸的,现在听言朔这么说,她整个人又开始囧了起来。

    她怎么会因为喝一碗解酒茶就等着皇帝夸她。

    佐昭阳想,清醒之下的自己,根本做不出那样的蠢事,想着想着,连她自己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忽地,见言朔一脸严肃地唤了她一声,“昭阳。”

    “嗯?”

    言朔突然这般严肃,佐昭阳的心里蓦地紧张了起来。身子突然被言朔轻轻揽入他的怀中,感受着那沉稳有力的心跳,佐昭阳的心,开始逐渐平静了下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