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5章 言朔番外(128)
    “朕喜欢看你这个样子,之前的你,太冷静了,就像是失去了翅膀的蝴蝶,明明那样光彩四射,却不会飞,朕希望你也像这只蝴蝶一样,开开心心地飞舞着,什么都不用去想,有什么事都交给朕,朕去替你

    打算,朕想当你的翅膀,让你飞舞的时候无忧无虑,不用担心哪一天翅膀会断了,也不用担心自己会摔得粉身碎骨……”

    言朔从未说过类似这样的话,刚才看到她对着自己笑得无奈的时候,他一冲动便说了。

    他发现她这段日子笑得次数多了,整个人比起从前的沉闷和寡冷,添了不少的活力。

    她会对自己生气了,会撒娇了,让他觉得她更像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之前那个对什么都无动于衷的雕像。

    佐昭阳因为言朔这番话,整个身子僵在了他的怀中,她没想到言朔会突然跟她说出这番话来,心中有些意外,更多的还是前所未有的感动。

    自母后过世之后,她努力地想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身边的人,她独自一人在黑暗中踽踽独行,也曾想过能有一个人走到她身边,拉她一把,陪她走上一程也行,可惜没有。

    她一人苦苦撑到今天,早就练就了刀枪不入的心,原以为无坚不摧,却没想到还是被言朔钻了空子。

    是他让自己渐渐学会生气,学会撒娇,学会去找人依靠。

    看着在花间徘徊的那只蝴蝶,她也曾幻想过自己就是这样一只蝴蝶,摆动着璀璨绚丽的翅膀无忧无虑地飞舞,可她的翅膀,被人生生地折断了,不,是残忍地毁了……

    眼角,不知道何时已经湿了一片,伸手偷偷抹去眼角的泪痕,她抬眼看向言朔,笑容微微漾开,“皇上现在不就是我的翅膀吗?我想飞多高就飞多高,对吗?”

    “对,想飞多高就飞多高,飞累了朕抱你一起飞。”他唇角上扬,双手紧紧箍住她的细腰,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引得佐昭阳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宛如天籁,散落在御花园中的每一个角落,路过的下人们看着帝后这般恩爱,都忍不住驻足,大胆放肆地想

    要多看一眼。

    言朔今日不忙,下了朝之后,让王德将奏折搬去了凤羽宫中批阅。

    两人几位默契地待在书房中,却互不打扰,可半途总是会朝对方看一眼,视线偶尔撞上了,便非常默契得相视一笑。

    就像两个刚刚陷入热恋的少男少女,春心萌动。

    奏折批阅完了,言朔就直接赖在凤羽宫中不走了,皇上把凤羽宫当成了第二个承德宫这件事,下人们都已经习惯来,并不觉得有什么。

    甚至因为皇后娘娘盛宠不衰而颇为高兴和自豪。

    “说起朕的千秋节,你有给朕备礼物了吗?”

    佐昭阳手里拿着一本前阵子言朔送给她的一本兵书孤本,上面很多兵法布阵都极为精彩,佐昭阳正看得入迷,忽觉得肩膀上一沉,某个狗皮膏药正贴在她身边,下巴埋在她的肩窝里,从身后抱着她。

    男人火热的气息划过她的脖子,痒得她忍不住身子一颤,伸手将那个脑袋从自己肩上移开了。

    放下兵书转头看向他,挑了挑眉,道:“皇上的千秋节,给您备礼的人多的是,我吃皇上的,用皇上的,嫁妆都给了皇上了,哪里还备得起皇上的礼?”

    “当真没有?”

    他挑眉问道,缠在她腰间的手,加重了力道。

    “没有,皇上若是真想要,自己去臣妾的嫁妆库里挑便是,皇上想要的,都给您。”

    “算了,没有就没有吧。”

    言朔故作失望地叹了口气。

    佐昭阳看他这模样,也没打算安慰他,想到自己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备好的礼物,唇角悄悄扬了扬。

    言朔看了一眼她眼底那神秘兮兮的样子,压下眼底的笑意,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皇帝的千秋节在半个月后。

    虽说东楚如今国库充盈,天下太平,但一向不怎么爱热闹的言朔,这一次的千秋节并没有大办。

    只是在宫中设了宫宴,五品以上的官员皆可入宫。

    因而,虽然没有大办,但到底是皇帝的生辰,规模依然算不得小。

    给皇帝备下的生辰礼也是一件接着一件,这些官员为了拍皇帝马屁,也是用尽了心思。

    而其中一份大礼让在场的人印象都极为深刻。那是一幅绣品,上面绣着一条霸气十足的五爪金龙,绣线是金色,绣成之后,上面又洒了一层金粉上去,这个点先上来,正好是光线最好的时候,肉眼看去,整条龙浑身上下散发着金光,那种君临天下的

    气势便更加强了。

    “妙啊,实在是秒啊。”

    这金龙是采用擞和针的绣法绣的,适合仿真绣图,对刺绣者的绣工要求极高,而能送到皇帝面前的,可见这绣工是难能可贵的。

    女眷们多事都是懂刺绣的,因而看到这幅图就知道绣工几位精湛,怕是宫中的绣娘也难敌其万一、。

    “侯爷这副绣图真是精妙,不知这样的绣图出自何人之手,哀家也甚是佩服。”

    太后见在场众人都被这副绣图给吸引住了,就顺了他们的意思开口问道。

    献上绣图之人叫贾宇,家中是世袭的安阳侯,祖上因跟太祖打天下立了功,得了安阳侯这个爵位。

    如今已经延续了三代,因侯位是世袭的,皇家的恩典和俸禄也足够他们生活。

    但是,自贾宇父亲这一代开始,贾家就没人出仕,在朝中身居高位的更是没有。

    因而,他们想要活得更好更肆意,就只能是从皇家这边得到恩典,因而,在备礼这一块也比别人更加走心。

    这一点,朝中知情的人自然都看得出来,太后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但今日是皇帝的大日子,太后也是极为给这些人面子的,因而便有这一问。贾宇见太后竟然主动问起,心下暗喜,面上也添了些许得意,走到太后的面前,深深行了个礼,道:“回太后,此乃小女拙作,她在一个月前便已经开始准备了,索性是赶上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