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7章 言朔番外(130)
    “会……会不会打扰了娘娘您?”

    贾妙犹豫地抿了抿唇,一副想去又不敢去的样子。

    “不会,走吧。”

    佐昭阳带着贾妙往凤羽宫的方向过去,半路上,竟然碰上了正准备前往凤羽宫的言朔。

    言朔看到她,嘴角自然地上扬,快步朝她走了过来,“朕正准备去找你呢。”

    佐昭阳挑了一下眉,“皇上这会儿不跟各位大人们一起,来找我做什么?”

    “当然是来跟皇后娘娘要朕的礼物。”

    说着,伸出长臂一揽,直接将佐昭阳的身子揽了过来,完全没朝边上的贾妙看一眼,开口道:“走吧。”

    佐昭阳无奈,只能睨了言朔一眼,回头示意徐嬷嬷将贾妙带上。

    贾妙傻眼地看着这个在前朝威严四射,不苟言笑的皇上大人,私下竟然跟皇后娘娘这般亲密随意,眼底满是不敢相信。

    还以为皇上待皇后好,最多就是相敬如宾而已,没想到……两人竟然这般像寻常人家的夫妻。

    皇后在皇上面前也没有显得过于拘谨,自称都是“我”,而不是“臣妾”,这显然是皇上允许的。

    徐嬷嬷看了一眼贾妙脸上那惊愕的模样,淡淡一笑,道:“皇上跟娘娘私下都是如此,贾小姐不必惊讶。”

    嬷嬷这话,一方面是为了告诉贾妙,帝后二人关系亲密,二来就是想让贾妙知道,一些不必要的心思最好别动画,否则后果并不好。

    贾妙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出徐嬷嬷话中的意思,只是羞涩地抿唇一笑,点了一下头,便跟着徐嬷嬷前往凤羽宫中。

    “朕的礼物呢?”

    才踏入凤羽宫中,言朔便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

    佐昭阳无奈地看着他,翻了个白眼,贾妙跟着徐嬷嬷进殿中的时候,就看到皇后娘娘主动拉起皇上的手,去了内宫的方向。

    言朔看着佐昭阳从柜子中取出一套明黄色的中衣,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言朔面前,“这是我给皇上做的中衣,您试试尺寸合不合适。”

    尽管那日无意中看到她在做这套中衣,可这会儿亲眼看着她捧着这衣服送到自己面前说是给自己做的,言朔的眼底便是抑制不住的笑意,随即,那笑容便溢满了整张脸。

    褪去身上的衣物,将佐昭阳做的那套中医换上。

    “大小刚刚好。”

    站在更衣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以及身边站着的那个小女人,他笑着将她揽过来,两人并肩站到镜子前,忽而低眉看着她,打趣道:“看来皇后对朕的身体很熟悉。”

    这段日子以来,佐昭阳已经渐渐习惯了言朔在自己面前说这些暧昧不明的话,从一开始的不好意思,已经渐渐变成了坦然接受了。

    有时候甚至还会配合地怼回去一句,“我对皇上的身子若是不熟悉,皇上可就要担心了。”

    言朔先是一愣,随后,朗笑出声来。

    “你这个女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调侃朕。”

    说着,在佐昭阳的唇上,惩罚式得咬了一吓,成功得引来了佐昭阳的嗔怒。

    这套中衣的袖口上,还绣了一圈墨绿色的竹叶,跟往常言朔穿的款式简单的中衣略有不同。

    “为何绣了竹子在上面?”

    见佐昭阳在言朔的胸膛前轻轻拍了拍,“不是说,君子当如竹吗?皇上在我眼中,那就是顶天立地的君子。”

    “当真?”

    皇上大人被自家媳妇儿这么一夸,喜不自胜,嘴角的笑容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向上扬起。

    “当真。”

    “哈哈,这乖了。”

    言朔揽过佐昭阳的腰身,快速在她唇上落下一吻,这一次,只是轻轻碰了一下便松开了,修长的手指,轻轻把玩着她鬓角落下的几根碎发,道:“你这么乖,朕今晚上会好好疼你……嗷!”

    金贵的龙鞋上被皇后娘娘重重踩来一脚,见皇后娘娘红着脸,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才转身从内宫离开。

    贾妙在厅中坐了有一会儿,才看到皇后从里头出来,贾妙的眼底,骤然亮了一下,随即不知道注意到了什么,那光芒便退了下去。

    “娘娘……”

    她正要起身行礼,便被佐昭阳给阻止了,“坐下吧,本宫这边没那么多礼数,刚才皇上过来跟本宫索要生辰礼,本宫在里头耽搁了一会儿,你别介意。”

    贾妙赶忙从椅子上站起,“贾妙不敢,娘娘言重了。”

    说着,视线朝内宫的方向看了一眼,又忧心忡忡地看向佐昭阳,道:“娘娘,皇上在这里,贾妙留下会不会打扰了您跟皇上?”

    “无妨,皇上马上就要走了。”

    “谁说朕要走了?”

    充满磁性的动听嗓音,低沉地响起,随即,那一道俊美不凡的黄色身影,便出现在贾妙的视线里,嘴角噙着笑,自然地朝佐昭阳走过去。

    贾妙盯着言朔看了许久,视线忘了收回。

    先头献礼的时候,她离皇上有些远,加上上前行礼的时候,也一直垂着头,没怎么看清皇上的长相。

    在后花园遇见的时候,他又直接揽着皇后走了,只是匆匆一瞥。

    这会儿这般近距离看的时候,才知道皇上竟然这般好看,深刻的五官棱角分明,加上帝王特有的威压之势,睿智深沉的黑眸,无不让人心生向往。

    这样一个男人,别说他是皇帝,就算他只是个普通的公子哥,也有不少女孩子愿意以身相许。

    难怪父亲他非要她进宫来……

    可是,看皇上对皇后这样,父亲的如意算盘,怕是没那么容易得逞。

    感受到两道不太礼貌的目光放肆地停在自己身上,言朔略感不耐地皱起了眉,眼眸凌厉地转向她,原本对着皇后时还春风和煦的眸底,此时已是冰冷一片。

    眼中的冷锐之气,好似两把利刃,能穿透她的心思。

    贾妙吓得赶忙收回视线,跪下行礼,“臣女参见皇上。”

    “她是谁,好端端的御花园不待着,来你这里做什么?”言朔低沉的嗓音中,透着一丝明显的不满,而那毫不掩饰的嫌弃,听在贾妙的耳中尤为刺耳,脸色也被刺得一阵青一阵白。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