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8章 言朔番外(131)
    “这位是贾姑娘,刚才在御花园碰到了,就让她来凤羽宫坐坐。”

    她也听出了言朔口气中的不高兴,但刚才她没注意到贾妙盯着他瞧,也就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生气了。

    眼看着贾妙的脸色青白交替,佐昭阳为了缓和气氛,赶忙道:“贾姑娘就是给您绣了一副五爪金龙的那位,母后还在殿中夸过她呢。”

    她怎么不知道皇上脸盲成这样,献礼到现在也就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他就不记得人家长什么样了?

    她哪里知道当时的皇上大人,根本没有心思注意其它,他的精力都放在跟自家皇后追着要礼物去了。

    “哦。”

    原以为言朔最起码会意思一下夸上一句,毕竟那副五爪金龙真的是非常得霸气好看,却没想到皇上哦了一声之后,又突然贱兮兮地看向自己的皇后,道:“朕觉得还是皇后绣的竹子比什么金龙好看多了。”

    佐昭阳:“……”

    她发现自家皇上跟嬷嬷现在有的一拼了,王婆卖瓜还不够,这么违背良心的话他都说得出口,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贾妙觉得自己来这里看着皇上跟皇后恩爱,还不如在御花园里听那些人刺她,至少她还觉得那些人是嫉妒她得到了太后的青眼。

    可这会儿……

    自打她跟着皇后进了凤羽宫,除了看皇上跟皇后恩爱有加之外,就是听皇上言语间贬低她费尽心思绣出来的金龙。

    她虽然没见过皇后绣的竹子,可区区几根竹子能比得上她绣的金龙她是不信的。

    没想到她自己引以为傲的才能,在皇上眼底,竟然这般不值一提。

    贾妙的脸色很不好看,她甚至怀疑皇后有心带她来凤羽宫,就是故意拿皇上来羞辱她的。

    可偏偏,她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能耐能将皇后怎么样。

    “娘娘,母亲这会儿应该要找我了,臣女想先行告退。”

    贾妙起身,垂着眸子淡淡地开口,言朔的目光,却在这个时候突地朝她扫了一眼,深沉的眸底,掠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冷意。

    佐昭阳看了一眼一旁完全没有要离开的自觉的皇上大人,想着言朔在这里,这贾姑娘定然是不自在的,便只好让她回去了。

    “嬷嬷,你送贾姑娘回去。”

    说着,又命徐嬷嬷给贾妙送了一支朱钗。

    “你对安阳侯的女儿这么好做什么?”

    贾妙离开之后,言朔侧目看向她,好奇道,他可从不知道自家皇后对陌生人这般热心的。

    刚才那贾妙向她辞行时那语气,分明带着不敢表露出来的怨怼。

    昭阳没听出来,他却是清清楚楚地听出来了。

    “先前在御花园里看到她被那些贵女们排挤,觉得她挺可怜的,就帮她一把,举手之劳嘛。”

    受排挤?可怜?

    言朔不以为然地瘪瘪嘴,一个连感恩都不知道的女人,还谈什么可怜,就算被排挤也是活该。

    不过,刚才他听佐昭阳那话说得轻松,但他却在她的话中听出了感同身受的意味。

    她以前在诛玄国过的岂止是被人排挤这么简单。

    想到她曾经受的苦,言朔的心情就变得有些低落了。

    佐昭阳不知道言朔会因为她一句话而想那么多,她倒是没有什么感同身受的想法,确实当时只是觉得贾妙可怜才顺手帮一把罢了。

    现在,诛玄国对她的影响其实并没有那么深了,如今有他陪着,有个重新开始的生活,能让嬷嬷安享晚年,自己也过得舒心自在,对她来说,其实已经足够了。

    晚上,千秋宴开始。

    宫中请了专业的歌舞团,马戏团还有戏班子表演。

    千秋宴十分热闹,君臣同乐,渐渐的,大家都出现了些许醉态。

    戏台上,画着五彩妆的戏子们还在情绪高涨地唱戏,佐昭阳因为有些先前喝醉的经验,这一次,倒是没喝多少酒。

    太后也难得精神不错,多喝了几杯,倒是言朔今日兴致很高,群臣来的敬酒的时候,他都非常高兴地接下了。

    铿锵铿锵铿锵——

    锣鼓声,三弦声,笛声等等,各种乐器在戏台上此起彼伏地响起,越来越激烈,舞台上的打斗也越来越快,那震动心弦的声音,莫名让人觉得心里发慌。

    佐昭阳不放心地看了一眼边上喝了不少酒的言朔,虽然他看着没醉,但脸却已经通红了。

    视线不经意地瞥向戏台,正好对上了戏台上那人朝言朔投过来的目光。

    被无色的油彩遮住的脸上,愣是让佐昭阳看到了他眼底逼人的杀气。

    武生手上捏着的铁枪,散发着幽幽的冷光,在戏台昏暗的光线下,看着格外得刺眼。

    佐昭阳眸光一冷,正要开口提醒言朔,可还没等她出声,便看着那持枪的武生突然对准言朔飞身过来。

    银枪的枪头在夜色下显得锋利无比。

    佐昭阳心下一惊,身子比大脑快一步作出反应,在席间飞身而起,抬手抓住了银枪的手柄,反手将那银枪掰成了两段。

    持枪的武生没想到坐在皇帝身边的女人武功如此之高,反应如此之快,在那一瞬间愣了一下。

    胸口被佐昭阳凌空踢了一脚,飞出了老远。

    现场瞬间出现一片混乱,一些女眷被吓得尖叫起来。

    “护驾!”

    暗卫,禁军随后赶了过来,佐昭阳目眦欲裂地看向那个试图刺杀皇帝的武生,手中不知从谁手上夺过来的一把剑,直接刺向那人的胸口,那武生瞬间毙命。

    正欲抬手冲向另外几个刺客,小腹突然间狠狠抽了一下,她脚下一顿,手下意识地捂住抽痛的小腹,面上一白。

    “昭阳!”

    她的速度太快,言朔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从位置上冲了出去。

    看着她徒手杀死了那名刺客,言朔的心却是紧绷着。

    见她脚步略顿,他才追了上来,后怕地将佐昭阳揽进怀中,“这里交给侍卫,我们先回去。”

    “他们要杀你,我不会放过他们!”

    佐昭阳双目赤红,眼中的杀机呼之欲出。听着她言语间对自己的维护,言朔心头又喜又暖,抱着她纤瘦的身子又紧了几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