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9章 言朔番外(132)
    “好,等抓住他们,就交给你来处置,这里危险,我们先回后宫。”

    佐昭阳持剑沉默了片刻,小腹上抽痛得有些厉害,犹豫了几秒,她点了点头,这才跟言朔回了凤羽宫。

    太后也被禁军护送着回了长寿宫,刺客那边自有禁军统领和几位皇叔来处理。

    言朔着急地带着佐昭阳回了内宫,刺客他倒是不放在眼里,只是刚才刺客行刺的时候,他察觉到昭阳有些不对劲。

    这会儿,他拉着她的手,都能感觉到了她的身子在轻微地发抖着。

    “昭阳?”

    回到内宫,见她攥着拳头一声不吭,脸上冰冷的杀意并没有退去,言朔的心便揪成了一团。

    听到言朔在唤她,佐昭阳才回过神来,侧目看向言朔,脸上的冷意稍褪,对上言朔那双深沉的眸子里溢出来的担忧,眼眶突然间红了起来。

    小嘴瘪了瘪,欲哭不哭的模样,眼眶却又红了一些,那模样,比直接哭出来还要让人心疼。

    “怎么了?是不是被吓到了?”

    言朔被佐昭阳这模样给吓了一大跳,眼底瞬间萦绕出几许紧张来,“怎么了,是不是被吓到了?”

    佐昭阳盯着他不说话,眼眶隐隐多了几分湿润出来,忽地上前,主动抱紧了言朔,将脸埋在他的胸膛前,言朔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又面露欣然地扬起嘴角。

    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抱他呢。

    伸出长臂将她抱紧,感受到她轻颤的身子稍稍有些平缓了下来,随后,听到她闷闷的声音,从他怀里响起,“那些人想杀了你,我想杀了他们。”

    低低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压制不住的怒气,这般直接干脆的话,让言朔愣怔了片刻,随后愉悦地笑出声来。

    原来,他的皇后是在紧张他。

    “朕没事,他们动不了朕。”

    佐昭阳从他怀里抬起头,看向言朔的笑颜,动了动唇,面露不满,冷哼了一声,道:“看来是我多虑了。”

    “哪里,皇后这么关心朕,朕心里高兴着呢。”

    他浅笑着在她氤氲着水汽的眼睑上轻轻吻了一下,道:“朕的身边有个武功高强的皇后在,怎么会有事。”

    佐昭阳冷哼了一声,从他怀中退了出来,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珠,觉得自己刚才的反应确实有些大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当时如果没注意到那个刺客动手,没有及时拦下他,想到言朔会被刺伤,心里就疼得不行。

    她知道自己这段日子有些依赖言朔,甚至已经渐渐习惯了言朔的存在,却不知道自己对言朔的在意,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

    突然觉得有些丢人。

    看着自家皇后脸上隐隐流露出来的羞涩和恼意,言朔眼中的喜悦反而更深了一些。

    笑嘻嘻地上前重新将自家皇后揽入怀中,道:“皇后娘娘,上次朕的提议,你不妨再考虑考虑?”

    “什么提议?”

    佐昭阳抬眼,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就是做朕的贴身护卫啊,白天晚上都跟朕待一块。”

    他笑得一脸不怀好意,那眼神,灼热得好像要将佐昭阳给吞了。

    佐昭阳哪里会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睨了他一眼,从他怀中挣脱了出来,走到床边坐下。

    果然不应该太紧张他,这位四周都守着无数暗卫的人,她怎么会担心他会被刺。

    这会儿,她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正要开口说点什么,忽地,小腹又狠狠地抽了一下,疼得她下意识地呼痛出声,“嘶~~”

    脸色突然疼得发白,她捂着小腹,有些难以忍受。

    言朔原本还扬着笑的嘴角,在看到佐昭阳突然捂着小腹面色发白的样子,心又重新提了起来,快步上前在她身边坐下,“怎么了?”

    “不知道,肚子好疼……”

    身子因为吃痛而弯得更加厉害了,她咬着用力咬着唇,但因为忍着痛,额头上渗出了些许细细的汗珠。

    “来人,快传太医!”

    言朔看她这模样,心里急得不行,双手紧抱着佐昭阳微微弯下的身子,轻轻抚着她的背,试图减轻她身上的疼痛。

    “皇上,给我倒杯水。”

    佐昭阳拧着眉捂着小腹,胃里也莫名开始翻滚了起来。

    “好。”

    眼看着佐昭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言朔的眉头也跟着越皱越紧。

    快步上前给她倒了一杯水,亲自喂她喝下,佐昭阳就着他端着的水杯喝了一口,忽的,胃里一阵反胃,“呕”了一下,嘴里尚未咽下去的水伴着胃里的实物一并吐了出来。

    言朔的脸色,变得比刚才更加难看了,第一次见佐昭阳这模样,心里又心疼又着急。

    “怎么会这样?”

    佐昭阳揉了揉有些难受的胃,接过言朔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嘴角,道:“可能宫宴的时候吃多了。”

    仔细想想,其实她也没吃多少,但是除了这个原因,她也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成了这幅模样。

    言朔皱着眉没说话,只是手上不停地轻拍着她的背,视线有些烦躁地看向内宫的门口,“该死的,太医怎么还没来!”

    太医刚走到门口,便听到皇上大人压着怒火的不耐嗓音,面色一白,赶忙抬脚跨进去。

    “卑职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别废话,快点过来给皇后看看。”

    言朔看向太医,焦急道。

    “是。”

    放下诊箱,太医不敢怠慢,立即上前给佐昭阳把脉。

    把脉的时间不长,只见太医的脸上从原本的肃穆到随后的面露喜色,还没等言朔开口发问,太医已经起身对言朔深深作揖,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娘娘这是喜脉。”

    喜脉?

    言朔跟佐昭阳同时将视线投向太医,见他面上带着喜气,显然所言不假。

    言朔的面上,迅速染上一丝难以抑制的欣喜,正待说什么,却听到佐昭阳稍显激动的声音打破了眼前的气氛,“喜脉?你说我有孕了?”佐昭阳的身子,突然间抖得厉害,太医没察觉到佐昭阳的不妥,依然笑颜依旧,道:“卑职不敢妄言,娘娘您确实是喜脉无疑。”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