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0章 言朔番外(133)
    “不可能!”

    佐昭阳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不可能的!怎么会是喜脉,不可能的!”

    “昭阳?”

    言朔被佐昭阳这激动的反应给弄得愣了一下,尤其是她眼底的惊慌和无措,让他的心头蓦地紧了一紧。

    “娘娘,这……”

    太医也没料到佐昭阳是这样的反应,有些右足无措地看向言朔,言朔也觉得不对劲,对太医挥了挥手示意他先下去,这边疑惑地看向佐昭阳。

    “嬷嬷,你说!”

    佐昭阳忽地看向一旁跟着太医进来的徐嬷嬷,双目猩红地低吼道:“我明明喝了这么久的绝子汤,为什么会怀孕,为什么!”

    “绝子汤?”

    言朔的心,瞬间好似被钝器给扎了一下,看向佐昭阳,声音微颤道:“什么绝子汤?你喝了绝子汤?”

    “皇上心里不是最清楚吗?问我做什么?”

    佐昭阳冷眼看向一脸错愕的言朔,心中阵阵发冷。

    徐嬷嬷这会儿也是被这个消息给震得傻眼了,完全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害怕。

    尽管她私自将绝子汤换成了避子汤,但公主喝了这么多次,连陆先生不是多说了没问题了吗?

    为什么公主还会怀孕了?

    这个时候怀孕,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言朔一时间还没搞清楚状况,但从佐昭阳的反应来看,他知道她根本不想怀他的孩子。

    这样的认知,让言朔的心头忽地剧烈地抽疼了起来。

    “嬷嬷,你说,为什么啊,到底为什么啊,为什么喝了绝子汤还能让我怀孕,为什么啊?”

    她一脸的彷徨,不停重复地问着“为什么”,心里越来越冷。

    手臂突然被言朔用力拽住,那双深沉的眸子,少了往日的柔和变得凌厉了起来,“你服了绝子汤?”

    佐昭阳没有回答,只是盯着徐嬷嬷,眼底全是茫然之色,身体也颤抖得十分厉害。

    “你不想怀上朕的孩子?”

    言朔盯着佐昭阳,眼睛蓦地一红。

    佐昭阳转头看他,忽地冷笑了一声,“难道不是皇上不准让臣妾怀吗?皇上是不是忘了跟臣妾说过什么?”

    她从言朔的手中挣脱了出来,再也没有往日原本就岌岌可危的亲近。

    言朔被她的话给震得大脑一片空白,对上那双眼底带着冷意的双眸,他愣怔着半晌没有出声。

    你若生下朕的儿子,朕会亲手让他殁了……

    熟悉的一句话,狠狠地撞进他的脑海里,震得他整个身形剧烈地一晃,再度对上佐昭阳眼底充满讽刺的冷意,他几番动了动唇,愣是没办法为自己反驳一个字。

    他多想开口跟她说,那只是他一时的气话,可他说不出口,也没办法为自己辩解什么。

    因为他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当时说这话的时候,除了因为生气之外,心里本就存着这样的心思。

    他不想让任何人成为洵儿的障碍,哪怕是他的兄弟也一样。

    只是后来,跟她相处久了,许许多多的事情都开始失去了掌控,当初的那一句信口而出的话,他早已经没有放在心上,却不知道她心里竟然一直记着。

    正因为记着,所以在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朕……”

    言朔看着佐昭阳,抬手轻轻伸向她的手臂,却被佐昭阳给躲开了,努力了这么久,以为离她的心越来越近了,没想到现在又将她推得离自己越来越远。

    想到自己曾经说的那些残忍至极的话,言朔没办法再在这里面对她,盯着佐昭阳看了许久,最后只留下一句“你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言朔出去之后,佐昭阳整个人颓然地跌坐在床上,情绪骤然失控,眼底的泪水,汹涌而出。

    “嬷嬷……”

    她一脸彷徨地抓着徐嬷嬷的手,因为害怕而过于用力,“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喝了绝子汤还能怀上孩子……”

    她不想自己的孩子去经历她曾经经历过的一切,为什么这个孩子还是来了。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护住他,可他是她的孩子啊,她要怎么办……

    她早就下定决定跟他过一生的,把他的儿子当成亲生儿子对待,什么都不求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公主……”

    徐嬷嬷心疼地将佐昭阳揽进怀里,原以为公主可以苦尽甘来了,她也早就放弃了让公主怀上龙子的念头,可这个孩子就这样出人意料地来了。

    怎么会这样?

    即使那不是绝子汤,也不可能让公主怀孕啊?

    陆先生都说了……

    等等!

    徐嬷嬷突然想到什么,脑海里灵光一闪。

    她们一直主观地认定皇上派医官来盯着公主喝下的是避子汤,可皇上说的真的只是调养身子的药呢?

    皇上刚才那反应,分明就是不知道公主喝了绝子汤啊。

    “公主!”

    徐嬷嬷面上一喜,表情有些兴奋,“会不会我们误会皇上了,女医官给您服下的确确实实是调养身体的药呢。”

    佐昭阳倒是没有徐嬷嬷这么激动,言朔说的话,她都记着呢,许多话,徐嬷嬷并不知道。

    “嬷嬷,你先出去吧,我想睡一觉。”

    她往床上躺下,双手环抱着身子,蜷缩成一团,不过转瞬之间的事,一切都好似不一样了。

    徐嬷嬷看着床上那纤瘦的抱成一团的人,心疼地抹了抹眼泪。

    听着身后传来的关门声,佐昭阳的眼泪,无声地落了下来。

    你想要孩子是吗?朕给你,朕让你亲眼看看你生下的孩子是怎么死在朕的手上!

    言朔当日的话,是一直压在她心底没办法抹去的一个魔咒,在她的耳边不停重复着,刺激着她身上的每一处神经,连带着小腹也开始阵阵抽疼 了起来。

    徐嬷嬷出来的时候,看到原以为已经离开凤羽宫的皇上大人竟然还在厅中站着,那颀长的背影,看上去有些沉重。

    擦去眼角的泪水,她上前,正好言朔听到声音转过身来,目光深沉地看向她,几番欲言又止。

    “皇上。”徐嬷嬷看着他,声音沙哑地唤了一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