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2章 言朔番外(135)
    良妃看着淑妃眼底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不屑,垂着的眸子里染上几许嘲讽的暗芒来,对于淑妃的话,她却是没接的。

    皇后怀了孩子,若是男孩,就是对皇长子最大的威胁,皇上如今是个什么态度还不明朗呢,她可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凑这个热闹。

    不过,她不去凑这个热闹,不代表她不想让别人去,眼前正有个人跃跃欲试,她没理由阻止她的,不是吗?

    良妃看着淑妃眼底越来越浓的嫉妒,长长地叹了口气,道:“皇后娘娘盛宠不衰,怀上龙种是迟早的事,这可是我们这些进宫比她早却不能得见圣颜的后妃不能比的。”

    说到这里,她便看到淑妃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了,眼中燃烧着的妒火也越烧越旺。

    她就说,像这样的蠢货,在后宫中本就不好生存,还不如让她好好利用起来呢。

    “呸!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仗着跟云娇容长得一模一样吗?如果不是那张脸,皇上哪里能看得上她!”

    淑妃心中嫉妒得厉害,却不愿承认自己心里也多么希望能有那样一张脸,哪怕是被当成替身被皇上宠爱着,她也愿意。

    良妃朝她看过去,淡淡一笑,道:“这种假设性的话,我劝姐姐还是不要说得好,姐姐再看不上那张脸,可人家还是得到皇上无尽了宠爱了,不是吗?”

    淑妃被良妃的话噎得有些不服气,梗直了脖子想要反驳,可愣是想不出合适的话去反驳良妃这番话。

    确实,她再看不上那张脸,可皇上看得上啊,还把她当眼珠子宠着呢。

    “不过姐姐也别着急,情况未必是我们看到的那么糟糕。”

    “什么意思?”

    淑妃看向良妃那故作高深的脸,一脸嫌弃,却又好奇她到底想说什么。

    “听说皇后刚被诊出怀了龙种的事,帝后在凤羽宫吵了一架,还吵得挺凶的。”

    “怎么会有这种事?”

    淑妃有些难以置信, “皇后怀了孩子,皇上不是该高兴吗?怎么可能还跟她吵架?”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良妃随意地动了动手边的茶杯,故意吊着胃口没有直说,而淑妃却有些等不及了。

    “你赶紧说呀,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淑妃那迫不及待的模样,良妃不动声色地勾起了冰冷的唇角,在淑妃不耐的眼神中,道:“姐姐难道忘了皇长子了吗?”

    “皇长子?”

    “大殿下是云皇后生的,那可是皇上的心肝宝贝,如今皇后怀了龙种,若是个儿子的话,你猜以后的皇位……该给谁呢?”

    淑妃虽然没有良妃想的这么深,但这会儿良妃这样稍微一提点,她就立即想明白了。

    “是啊,皇长子可是云娇容生的,佐昭阳若是也生了个儿子,这两个皇后的嫡子,皇位就有的争了,以皇上对云娇容的感情,肯定是站在大殿下那边……”

    分析到这里,淑妃想到了什么,眼底立即亮了起来,“难道是因为这个,皇上才跟皇后吵架的?皇上根本不想要让佐昭阳怀上孩子?”

    良妃抿唇一笑,没有接淑妃的话,该说的,点到为止就好了,其它的话,淑妃想怎么想便怎么想,她可不能多说。

    “难怪……难怪佐昭阳盛宠都快一年了到现在才怀上孩子,敢情是背着皇上偷偷怀上的,难怪皇上知道她怀孕了会跟她吵架呢。”

    淑妃眼中的光亮越来越浓,佐昭阳若是因为龙嗣的事惹恼了皇上,并从此再也不被皇上待见,那对她们身处妃位的人来说,那可是天大的好机会。

    良妃那个闷葫芦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只要佐昭阳没戏唱了,皇上定然会青睐于她的。

    想到自己有一天被俊美不凡的年轻帝王捧在心上宠爱,淑妃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光是想想都已经是满面红霞。

    良妃看着淑妃这蠢样,眼中的鄙夷和算计又深了几分。

    这样的蠢货在,不利用她还能利用谁。

    “姐姐,这些话在我这里说说就算了,可千万不能传出去,这可是妄测圣意的罪名,皇上若是怪罪下来,妹妹可担待不起。”

    “你就放心吧,我又不蠢,这种话怎么可能出去说。”

    淑妃没好气地睨了良妃一眼,眼底的兴奋却没有办法掩饰。

    良妃看着淑妃这模样,心中冷笑。

    你蠢不蠢我不管,你只要不将今日这话传出去就行,我可不想被你这个蠢货连累了。

    再说言朔那边,从昨日从凤羽宫离开之后,心里还是一阵阵疼得厉害,确实如太后所说的,这会儿的言朔,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想到自己之前说的那些话,他都恨不得揍自己一顿。

    他竟然还指望昭阳能试着相信他,换成他是她,也不可能轻易相信自己。

    凤羽宫的事,王德自然也听说了,这会儿看着自家皇上这幅模样,在心里连续叹了好几口气。

    当初他就说了,皇上那样对皇后娘娘,迟早得后悔,现在看来,他还真是猜对了。

    “皇上,萧统领求见。”

    “让他进来吧。”萧炎从外头进来,看着皇上无精打采的样子,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王德,见王德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多问,萧炎立即明白过来,点了点头,对言朔道:“皇上,刺客已经全部抓获,他们已经全部交代,

    那些人都是南境那两个藩王的部下,削藩之后,这些人不死心,便闯进宫进行行刺。”

    削藩的事已经过去一年了,没想到那些藩王旧部竟然还不死心。

    “那些刺客就交给刑部吧,不用来告知朕了。”

    言朔捏了捏眉心,交代了萧炎几句之后,便让他退下了。

    想到那些刺客,便想到昨晚,他的皇后那样紧张在意他,他还跟她说,抓到了刺客就让她处置,可这会儿……

    别说是处置刺客了,她恐怕连见都不愿意见他了。

    才一转眼,两人之间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样子,他想做点什么,却又觉得力不从心。所有的努力,就因为自己当初那些话而白费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