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5章 言朔番外(138)
    “臣妾二人听说皇后娘娘怀了龙嗣,便前来向皇后娘娘道贺的,又怕影响了娘娘休养,思索再三,这才耽搁了几日才过来。”

    良妃垂着眉眼,低眉顺眼地回答道。

    太后看了良妃一眼,四妃当中,良妃是最安分最低调的,因而她往常也没怎么注意她,现在四妃只剩下良妃跟淑妃二人,太后才发现这良妃平时不声不响的,说话倒是挺知道分寸。

    “你们二人倒是有心。”

    “皇后娘娘有喜,臣妾二人也是万分欣喜,只是怕贸然前来打扰了皇后娘娘。”

    一旁的淑妃听着良妃这翻假惺惺的说辞,心中颇为不屑,皇后都快没戏唱了,她何必还在这里假惺惺地装模作样。

    淑妃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却也没说什么。

    太后回头拉着佐昭阳,道:“哀家已经跟陆先生说了,他见过皇上之后就过来给你看看。”

    “多谢母后。”

    佐昭阳没有拂掉太后的好意,低眉应下。

    陆先生是谁,这宫中的人没人不知道,那可是专门给皇长子治病的名医。

    太后让陆先生来给皇后看诊,不怕陆先生说些不好的吗?

    两人原本请安完之后便可离去,可两人偏偏就赖在凤羽宫不走,显然还存着别的心思,可既然她们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太后也就没打算赶人。

    很快,便有下人来报,说是陆先生求见。

    “快去引陆先生进来。”

    “是。”

    随后,一身青色长袍的陆元和在宫人的带领下进了殿中。

    “草民参加太后,皇后娘娘。”

    跟着又转而对良妃二人行了个礼。

    “陆先生,你来给皇后看看她身子如何了?哀家见她这几日都瘦了不少。”

    “是。”

    陆元和上前给佐昭阳把了脉,脸色平和,稍许,手指从佐昭阳的腕上收回,道:“禀太后,皇后娘娘腹中胎儿发育极好,只是娘娘的体质有些虚弱,还得补些营养下去才是。”

    佐昭阳想到自己吃什么吐什么,便道:“可我吃进去的东西都吐了,陆先生可有什么办法?”

    “草民给娘娘开几副药,娘娘先服下试试。”

    “有劳陆先生。”

    “娘娘客气了。”

    陆元和的态度始终是不卑不亢的模样,只听太后问道:“先生可知皇后这胎是男是女?”

    “从脉象上看,当是皇子无疑。”

    佐昭阳,良妃以及淑妃三人的脸色同时变了,唯独太后高兴得眼睛都笑得眯起来了。

    “这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那皇后的身子,还有劳陆先生好好帮着调养一下了。”

    “草民定当尽力。”

    送走了陆元和,太后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减退,良妃跟淑妃心里嫉妒得不行,可面上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

    真是什么好事都让佐昭阳给占尽了。

    要么不怀,一怀就是皇子!

    “真是要恭喜太后,恭喜皇后娘娘了。”

    佐昭阳惨白着脸,没有任何反应,捂着小腹的手,却在用力收紧。

    “是啊,大殿下有了弟弟,以后兄弟二人就能相互帮衬了。”

    妒火攻心的淑妃趁着太后在场,便将存心挑拨的话给说了出来。

    太后扬在嘴角的笑容,骤然顿住,原本柔和的眸光,瞬间变得犀利了,凌厉地扫向淑妃那张嫉妒到近乎扭曲的脸。

    太后怎么会听不出来淑妃这话中明显藏着的挑唆之意。

    元后留有嫡子,新后又怀上龙子,这个话题本就敏感,淑妃竟然还敢存着这般恶毒的心思挑拨离间。

    若是皇帝完全不在意昭阳的话,淑妃这一句话,就真的有可能让皇帝直接打掉昭阳腹中的胎儿。

    淑妃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那挑唆的话说得太过明显了,尤其是在接收到太后充满警告的冷锐目光时,吓得面色一白,心里瞬间慌乱了起来。

    太后缓缓从椅子上起身,整了整身上深红色的凤袍,收起了往日平易近人的温和,那张添了些许岁月痕迹的脸上,瞬间爬满了凤临天下的威仪。

    “以后这凤羽宫,闲杂人等还是不要再来了,免得打扰了皇后的亲近。”

    这里除了太后之外,只有良妃跟淑妃不是凤羽宫的人,太后口中说的“闲杂人等”自然是的就是她们二人了。

    两人的脸上因为太后这话而火辣辣的疼,尤其是淑妃,心里除了难堪之外,更多的是害怕。

    她没有忘记当初德妃是因为什么愿意被贬的。

    她可一点都不想步德妃的后尘。

    见太后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显然是打算放她一马,淑妃赶忙抓住了机会,道:“臣妾不打扰皇后娘娘休息了,臣妾告退。”

    好在她刚才那话,字面上的意思并没有什么不对,两兄弟本就是该相互扶持,皇上或者太后有心追究她,也找不到由头。

    但这到底还是给太后留下了话柄。

    良妃冷眼看了她一眼,压下眼中的冷意,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蠢货。

    皇上都没在这里,这么着急说这些话,不是明摆着讨人嫌么?

    要挑拨离间也找准时机!

    良妃头疼地捏了捏眉心,要是可以,她一点都不想跟这些蠢货有任何的联系。

    “臣妾也先告退了,皇后娘娘请多照顾好凤体,臣妾改日再来给娘娘请安。”

    压下眼中的暗芒,良妃也跟着起身告辞。

    出了凤羽宫,淑妃的脸色比起现在在凤羽宫时更加惊慌了一些。

    看着一旁淡定如斯的良妃,淑妃心中再怎么不情愿,这会儿也只有良妃可以商量了。

    想了想,她跟着良妃直接去了良妃的宫中。

    “姐姐可还有什么事?”

    良妃看着兀自跟进来的淑妃,明知故问道。

    淑妃心中忐忑,也顾不上在良妃面前端着了,面上露出了一抹忧心,“刚才我在凤羽宫怕是惹事了,太后虽然目前没追究,可我知道太后心里定然是对我想法了,我担心……”良妃的眸光,微微动了动,看着淑妃那忐忑的眼神,脸上微微露出了几分责备之色,道:“姐姐今日在太后面前说那些话,可不就是把自己陷入这般被动的境地了么?”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