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6章 言朔番外(139)
    淑妃也是一脸后悔地紧蹙着眉头,“我也没想到太后竟然来了,而且竟然这样护着皇后。”

    她这话,让良妃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太后刚进凤羽宫那会儿,对皇后的态度,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太后是非常紧张皇后腹中的孩子。当时,那陆先生说皇后怀的是皇子的时候,太后那喜笑颜开的模样,哪有半点因为想到这个孩子会影响到她的

    大孙子而有半点忧心之色。

    也只有淑妃这样的蠢货在那样的情况下竟然还看不清情况,皇上还没来呢,就当着太后的面挑事儿。

    帝后之间的这点矛盾,虽说太后插手也未必有用,但总归是个大麻烦。不想跟淑妃说再多的废话,良妃直接道:“姐姐倒也不用担心太多,太后一向不爱多管闲事,这次您说的话虽然惹了太后不高兴,可她当时既然没打算处理,只要姐姐以后别再在太后面前乱说话,想必太后

    她老人家也不会对你秋后算账的。”见淑妃面上还有些惴惴不安,想到自己还需要用到淑妃,便又开口安抚了几句,道:“其实姐姐当时那话说得也没错,皇后生下皇子,那就是大殿下的弟弟,兄弟二人相互扶持说得也没错,就算太后在你的

    话中听出了其他的意思,她不还是没处置你么?太后也知道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呢。”

    淑妃一听,沉吟了几秒,便明白了过来,原本面上的忐忑也瞬间褪了几分,“对,对,妹妹说的对,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我可是真心希望两位皇子能兄幼弟恭,相亲相爱呢。”

    良妃勾了勾唇,冷眼扫了一眼淑妃那愚蠢的样子,若是真跟这种拖后腿的蠢货合作,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被她连累呢。

    “姐姐能记住这句话就行,至于其他……”

    她笑了一笑,“大殿下以后能不能跟二皇子兄友弟恭,那得皇上说了算,所以,姐姐有些话 ,太后面前说不得,皇上面前倒是可以说说。”

    良妃看了一眼淑妃前脚还一副怕得跟死狗一样,后脚又是这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心中颇为看不上。

    偏偏这样的蠢货,如今觉得自己成了她们二人当中具优势的那一个,还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这样也好,若是这蠢货防着自己的话,还无端给自己添麻烦。

    淑妃听良妃这么一说,原本因为膈应不到佐昭阳而有些失望的眼底,瞬间亮起了一道光彩。

    “你是说,下次见到皇上的时候还可以再提一提这事?”良妃的嘴角,抑制不住地抽了抽,赶忙开口撇清关系道:“妹妹可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提醒姐姐,有些话可以在皇上面前说,但不能在太后面前,如今四妃之中只剩下我们两个,妹妹也不希望姐姐出什么事

    这才提醒姐姐千万不要祸从口出。”

    淑妃点点头,满脑子都想着皇上因为怀龙种的事遭皇上厌弃,根本没把良妃的“提醒”放在心上。

    只想着趁热打铁,找个机会好好在皇上面前“提一提”,好让佐昭阳彻底没戏唱。

    佐昭阳承宠了快一年了,也该让一让了。

    没有在良妃宫中多待,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在皇帝面前表现一番便找了个理由走了。

    良妃也没阻止淑妃,她说这么多,要的不就是想让那个蠢货去给她打头阵么?

    承德宫——

    “皇上。”

    陆元和从凤羽宫离开之后便直接来了承德宫。

    言朔一直在殿中等着他,见他过来,立即上前,迫不及待地问道:“皇后如何了?”

    陆元和惊讶地看了言朔一眼,本以为他会先过问皇后腹中孩子的事,没想到竟然提都没提,一开口便是问皇后,想来皇后在他心中的位子比孩子重多了。

    不过这也是好事,只有皇上看重皇后,连带着皇后腹中的孩子才会子凭母贵。

    当年,云皇后生皇长子时那生死光头,他是亲眼见证的,当年的皇上,因为云皇后的死痛不欲生,这么多年皇上顶着群臣的压力孤身一人至今,新后能让皇上重新打开心扉,自然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如果皇帝没法从跟云皇后的过去中走出来,皇家皇嗣凋零,对皇家,对朝廷,对整个东楚的江山社稷都不是个好事情。压下心头的思绪,陆元和道:“娘娘的身子并无大碍,孩子的发育情况也很不错,只是草民给娘娘诊脉的时候,发觉她忧思过重,长此以往下去的话,对娘娘和腹中的孩子都会有极大的影响,孕妇有孕期间

    ,必须得保持心情愉快,否则,待孩子生下之后,不少产妇因为忧思过重而自寻短见……”

    “自寻短见?”

    言朔一听到这四个字,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面色也白了几分,“先生可有什么办法?”

    见陆元和无奈地摇了摇头,“忧思过重说白了就是心病,只有娘娘放宽心,保持心情愉快便没任何问题。”

    他看了一眼言朔紧蹙的眉头中萦绕出来的担忧,继续道:“依草民之见,皇上何不妨多去陪陪娘娘,多陪她说说话开解开解她,或许娘娘就不会有那么重的心思了。”

    皇后娘娘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身为皇后,一开始又是以“替身”的身份嫁给皇上,前面还有一个皇长子在,皇后娘娘的心里想什么,他大概也能猜到。

    当时,他说皇后怀的是皇子的时候,皇后的脸上非但没有半点喜色,甚至脸色都白了。

    她定然是担心这个皇子是不得皇上喜爱的。

    陆元和突然觉得新皇后有些可怜,寻常人家的继母也是十分难做,更何况是皇家,这个牵扯到各种利益尤其是皇位的地方。

    因为这一层怜悯,陆元和又难得多管闲事地加了一句,“臣给娘娘诊脉,诊出娘娘怀的是皇子时,娘娘非但没有高兴,草民见她脸色都白了。”说到这,他就点到为止了,一些关系到皇家私事的事,他不宜再多说什么,想必皇上心里定然是清楚的。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