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7章 言朔番外(140)
    开口告退了之后,言朔一个人站在殿中,紧拧着眉头一言不发。

    陆元和的话,他确实是明白的,也知道佐昭阳为什么会因为怀了皇子却没有半点高兴。

    因为他之前对她说的那句话,让她心里害怕了,不敢了……

    加上这两日,他因为愧对她,一步没有踏进凤羽宫,那家伙肯定会更多想了。

    这样想着,他的心头,蓦地一颤,再也没能忍住地快步跨出了承德宫的大门,疾步往凤羽宫走去。

    去凤羽宫的路上,迎面遇上了淑妃。

    淑妃原本只是想在这条前往凤羽宫必经之路的地方抱着试试看的心思希望能遇上皇上,没想到这一次运气真的很好,她这才刚出来,就看到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正朝她这边过来。

    俊美的脸色不知道因何而显得格外阴沉。

    想到凤羽宫的那个女人,淑妃了然地笑了一笑,定然是佐昭阳怀皇子的事被皇上知道了,皇上这是要去找她算账了。

    言朔的身影越来越近,淑妃眼底的光芒也越来越浓,可言朔的双眼却没有往她这边扫一眼。

    淑妃的眼底,禁不住一阵失望,却又不甘心,在言朔经过她面前的时候,刻意提高了声音,“臣妾参见皇上。”

    “嗯。”

    随口应了一声,言朔的目光依然没看淑妃一眼。

    淑妃暗自咬咬牙,犹自不死心,大着胆子自作主张地跟在言朔身边,道:“皇上是去皇后娘娘那边吗?”

    言朔的眸光,冷眼扫了她一眼,应了一声。

    “臣妾听闻皇后娘娘怀了龙种,心中也替娘娘高兴,正想去皇后娘娘那边坐坐,臣妾能跟皇上一起去吗?”

    说着,淑妃的双眼期盼地看着言朔,眸光水润润的,一副想到得到言朔垂怜的样子。

    淑妃的长相属于妩媚型的,尤其是用水润润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很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

    可言朔愣是没有什么反应,听她这样说,便直接拒绝了,“皇后有孕不宜被人打扰,心意到就行,你就不用去了。”

    言朔这话,让淑妃瞬间傻眼了,皇上的反应跟她想象得有些不对啊。

    不是说皇上不喜皇后怀了龙种么?可她听着皇上这言语间怎么还是一副在体贴皇后的样子?明明心里已经有了这样的认知,可淑妃心里还是不死心,犹豫了一番之后,暗自咬牙,面上却道:“是臣妾疏忽了,娘娘这次给大殿下添了位弟弟,臣妾也是替大殿下高兴,这一时间就给忘了,臣妾知罪。

    ”

    说着,还一脸自责地咬着下唇, 目光灼灼地看着言朔。

    见言朔突地眯起眼,目光深邃地停在她的脸上,深不可测的眸子看不出喜怒,淑妃心里也有些忐忑,藏在袖口中的手,微微攥紧了。

    她刚才说这些话,其实是在赌,赌皇上对那个孩子一点都不在意,甚至完全就不想要。

    只有这样,她对皇上这个有意的“提醒”才会起作用,能不能扳倒皇后,就看这次了。

    言朔看着淑妃脸上那变幻莫测的神色,虽然她没明说,他却听出了她话里话来的挑拨之意。

    在这个时候在他面前提大殿下,除了针对昭阳腹中的孩子,还能因为什么?

    他可不相信这些不安好心的女人是真心希望皇后跟她腹中的孩子好。

    所有人都以为他不喜皇后腹中的孩子,甚至为了皇长子,根本不允许那个孩子出生,除了后妃之外,会这样想的人,定然不在少数。

    而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仅仅是因为不敢面对昭阳而让她独自一人面对这样的恐惧。

    言朔心中懊恼不已,恨不得揍自己一顿才好。

    “你说对了,大殿下有了弟弟自然高兴,不但大殿下高兴,朕更高兴,为了让皇后安心养胎,你们谁都不准去打扰到她。”

    言朔本不欲跟这些后宫的女人多废话,这一番话说出来,纯粹只是为了敲打一下这些不安好心的女人,让她们清楚地知道他对皇后以及她腹中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

    淑妃脸色一白,即使她再蠢这会儿也明白皇上这话是在警告她,藏在袖中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双腿一软,便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臣妾记下了,绝不敢去打扰皇后娘娘。”

    言朔没再看淑妃一眼,提步着急地往凤羽宫走去。

    “公主,外面风大,要不回内殿去休息吧。”

    徐嬷嬷心疼地看着佐昭阳瞬间消瘦下来的双颊,看着她眼底暗藏着的落寞,低声劝道。

    佐昭阳合上手中的书,抬眼看向徐嬷嬷,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道:“内殿太闷了,我在这看会儿书,嬷嬷陷进去休息吧。”

    “那老奴在这里陪您吧。”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待着。”

    佐昭阳摇头拒绝了,徐嬷嬷还想说什么,见她无心说话,便没再说什么,只好退下了。

    现在,能开解自家公主的,除了皇上,没有别人了。

    徐嬷嬷退下之后,佐昭阳一个人躺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一本书,是言朔之前送给她的兵书孤本,因为喜欢,她看了好多遍。

    坐在躺椅上,低眉静静地翻着手上的书,心里却沉重地好似被大石头给重重压着,又闷又疼,不管她怎么深呼吸,都喘不过气来。

    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她坐了一会儿,便觉得腰酸得厉害,只好躺了下来。

    午后的阳光,稍稍有些刺眼,可她并不想进殿中去,里头让她感觉更是沉闷得透不过气来。

    抬手用手掌遮住双眼,心里却蓦地酸涩得厉害,温热的液体,从修长的指缝中慢慢溢了出来。

    院子里,响起阵阵轻微的脚步声,那声音离她越来越近。

    不想让来人看到自己的狼狈,她遮着双眼的手,没有移开,只是对着来人,压着心头的闷疼,开口道:“嬷嬷,你不用管我,进去休息吧,我躺会儿就进屋去了。”来人没有回答,行走的脚步,离得她越来越近,下一秒,宽大温暖的手掌,轻轻覆在她遮着双眼的手背上,裹着一层薄茧的掌心,带着几分温热,轻轻握住她柔软的手掌。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