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8章 言朔番外(141)
    佐昭阳的身子,僵了一下,猛然松开遮住双眼的手,刺眼的光线,打在她还沾着水雾的睫毛上,反射着璀璨的晶莹。

    她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她以为绝不会出现的男人,面前这张脸,正背着光站在她面前,深沉的双眼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深不见底的黑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佐昭阳的心头,猛地一阵刺痛,赶忙从躺椅上站起。这两日,吃什么吐什么,让她没有摄入多少营养,刚才猛地站起,眼前突然间一黑,脚下也跟着一晃,她抬手,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身边那人的手,也同时感觉到那人快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臂,在她还没有

    站稳之际,将她带入怀中。

    “小心。”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嗓音,在她的耳畔流转,不过才两日未见,这个带着温柔的嗓音好似离了她很远很远了。

    双眼刺痛得闭了闭眼,半晌,她才在言朔的怀中退了出来,轻轻行了个礼,“皇上。”

    眸底再无前阵子的亲近,疏冷得又像之前那个隔绝了一切遗世独立的佐昭阳。

    言朔看着她,眼底一阵阵地酸涩了起来,心头也跟着被扎了一下又一下,上前欲拉她的手,却被她本能地躲开了。

    “你在害怕朕?”

    他面色发白,声音涩然的开口。

    见佐昭阳微微垂下眼睑,没有看言朔,平静的声音中,透着生冷和本能的自我保护,“没有。”

    “昭阳……”

    言朔张了张嘴,声音沙哑,欲言又止了一番之后,开口道:“当日那些话,朕……朕错了。”

    他想为自己辩解,可那些话说出口了,就已经没有了辩解的余地。

    他再度伸手去抓佐昭阳的手,这一次,也没让佐昭阳成功躲开,却也不敢太用力,就好似手掌中裹着的那只手,是易碎的陶瓷,他一用力就能将那只手给捏碎了。

    “这两日,朕都在后悔,后悔当日说的那些话,朕躲在承德宫不敢来见你,朕很害怕看到你恨朕的眼神。”

    佐昭阳的手,僵在他的掌心中没有动弹,只是眼神清冷地看着言朔,眼底不带半点的情感,而这样的眼神,看得言朔心头发慌。

    “昭阳,朕错了,你再给朕一次机会,好不好?让朕陪着你和腹中的孩子一起成长,好不好?”

    佐昭阳盯着言朔看着,藏在袖中的手,用力攥紧,好似正在经历着难以忍受的挣扎和煎熬。

    “昭阳……”

    言朔从未觉得像此刻这般力不从心过,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无力感,他只能乞求地看着佐昭阳,半晌,见她缓缓点点头,“好。”

    许是因为这两日说的话太少,佐昭阳的声音听着有些沙哑。

    而言朔听她应下,面上一喜,眼底更是抑制不住的喜色,满心欢喜地将她拥入怀中,“谢谢,谢谢你……”

    他不停地重复着这两个字,抱着佐昭阳的手,因为激动而收紧。

    佐昭阳被他抱在怀中,嘴角微微上扬,眼底却不带半点喜色,始终是一片清明,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言朔抱着她许久,欣喜的情绪,才一点一点平静下来,将她从怀里放开,扶着她在树荫下坐下。

    看着她削尖了的下巴和双颊,眼底满是心疼。

    “这两日都没好好照顾自己吗?”

    “哦,没什么。”

    佐昭阳摇了摇头,“只是孕吐反应有些大,所以才瘦了。”

    她不动声色地避开了言朔伸过来的手,回答得十分自然。

    “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让御书房那边给你做。”

    “嗯。”

    佐昭阳点点头,“太医说过了三个月就好了,皇上不必忧心,臣妾还撑得住。”

    言朔拧着眉,点了点头,心里盘算了一下,距离三个月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要是一直这样吃什么吐什么,就是铁打的身子都坚持不住。

    伸手轻轻覆上她依然平坦的小腹,心疼地看了她一眼,问道:“很累,对吗?”

    “还好,除了吃不下东西,别的倒是没什么。”

    她下意识地避开言朔的手,袖口下的手,微微在发抖,面上却是面不改色,因为怀孕的缘故,她的脸色本就不好,这会儿她即使脸色发白,言朔也没意识到什么。

    “朕让太医再想想办法,看有没有办法能止吐。”

    “嗯,多谢皇上,陆先生已经为臣妾开了药了,等多服用几次,应该能减轻一些。”

    言朔看着她对自己淡淡地笑着,细看之下也没什么不对,可总让言朔觉得缺了点什么,可一时间又说不出来。

    “这会儿太阳有些大了,朕陪你回屋休息一会儿。”

    “皇上今日不忙吗?”

    佐昭阳抬眼看向言朔,顿了顿,又道:“ 臣妾没什么事,皇上若是有事要忙,还是先去忙正事要紧,凤羽宫这边什么都不缺,不会委屈了臣妾的。”

    她说得一脸自然,好似两人之间从未发生这两日的不愉快,可言朔的听着心里总是有些不太舒服。

    “朕没事要忙,就是想来陪陪你,走吧。”

    “好。”

    佐昭阳没有再多说什么,被言朔扶着离开院子。

    凤羽宫的下人们见皇后娘娘被皇上搀着进屋,心下一喜,那日皇上跟皇后娘娘吵架了之后,皇上两日没出现,他们心里多多少少都认为皇后娘娘定然是失宠了,还好,还好,是他们想多了。

    “孕妇就要多睡觉,不能有太过的顾虑,不然对母亲和孩子都不好。”

    将佐昭阳手上拿着的兵书拿走,伸手按了按她不经意蹙起的眉心,叮嘱道。

    佐昭阳看了他一眼,忽地无奈地笑了一笑,听话地点了点头,“是,臣妾记下了。”在床上躺下,她闭上眼没有再看言朔,只是感觉到身旁的人随后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她也没睁眼,只是配合地被身边的人圈进怀中,等了许久,她才背对着言朔缓缓睁开眼,清明的眼底,没有半点睡意,

    更多是不易察觉的防备。可到底是孕妇,撑了许久还是没能撑住,在言朔的怀中缓缓睡着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