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0章 言朔番外(143)
    一年半载?

    听到这四个字,淑妃跟良妃的脸色骤然一白,错愕地看向太后笑眯眯的脸,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她们怎么觉得好像被太后给坑了似的。

    原以为去五台山礼佛,顶多也就十天半个月的事,趁着这个机会待在太后身边,那自然是好事。

    可若是去个一年半载……

    且不说山上的日子有多清苦她们是否能受得住,这一离去,一年半载见不到皇上的面,原本她们见皇上一面的机会就少得可怜,若是离京一年半年的,皇上就更加不记得她们了。

    那个时候,就算她们回了宫,宫中添了别的妃子,那还有她们的份吗?

    这会儿,淑妃跟良妃二人就骑虎难下了,刚才话都说出口了,太后这么一问就说不去,这不是摆明了耍着太后玩吗?

    可若是真去了,她们这辈子怕是真的没机会了。

    两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十分难看。

    站在太后身边的冬雪默默掩着唇轻笑,太后可真调皮。

    “你们想好了吗?哀家倒是不强求你们这些年轻人。”

    “臣……臣妾……”

    两人哪里还回答得出来,苦着脸,欲答不答,早知道就等太后把话给说完了。

    倒是一旁沉默的佐昭阳,在听到太后说要离京一年半载的时候,眼底突然间亮了一下。

    “母后打算何时启程?”

    闻言,太后的眉心突地一跳,视线陡然转向两眼发亮的佐昭阳。

    这孩子想干什么?

    言朔也觉得佐昭阳心中好像在盘算着什么,眉头倏然一拧,继而也将视线投向两眼绽放着光芒的佐昭阳。

    佐昭阳开口得非常及时,也让良妃跟淑妃二人悄悄松了口气,可这口气才松到一半,就又觉得不对劲。

    佐昭阳不会是担心自己现在不能侍寝,皇上迟早会找上她们,就借着太后之手将她们从皇上身边支走吧。

    两人面色难看地投向佐昭阳,这边又听太后道:“等哀家歇两日,便让冬雪做准备了。”

    佐昭阳面上一喜,立即在太后面前跪了下来,“儿臣愿陪母后前往。”

    她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如果跟太后离开至少半年的话,那个时候,孩子差不多已经生了,而半年的时间,足够宫中添新人了,也足够言朔忘了她跟腹中的这个孩子。

    尽管这段日子,言朔待她和孩子非常好,凡事都亲力亲为,可事关腹中孩子的这条命,她不敢冒任何的危险。

    未来的事,她预料不到,也不知道言朔会不会真的到了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就让她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死在他的手上。

    佐铭臣曾经也深爱过她的母后,也曾期待过她的到来,可最后还不是对她动了杀机,手段残忍,不留余地。

    她不是不想相信言朔,而是做不到完全相信。

    她给了这个孩子生命,就要在自己有限的能力之内尽量护这个孩子周全。

    陪太后去礼佛本是作为儿媳妇的孝心并没有什么不妥 之处,可是他就是觉得佐昭阳的心里在盘算着别的事。

    太后的眉心跳得厉害,她就知道,这段日子绝不是她想多了。

    这孩子心里,果然还藏着别的心思。

    “瞎胡闹,你怀着哀家的孙子呢,怎么能去这么远的地方。”

    佐昭阳抬头看向太后,双眼清明,眼神坚定地看着太厚,道:“母后,儿臣无碍,能陪母后去礼佛,是儿臣的荣幸,请母后成全。”

    “你……”

    太后头疼地按了按眉心,真是一个一个都让她不省心。

    言朔这会儿的脸色也难看得厉害,他算是听出来了,这段日子,她虽然也跟自己亲近,可心里竟然盘算着要离开自己的心思。

    说到底,她根本就没有真正相信过他会爱她腹中的孩子。

    之所以这段日子那般乖巧听话,也只是想让自己,让自己身边的人日子过得好一些而不敢忤逆他,惹他生气罢了。

    倒是良妃跟淑妃二人这会儿也傻眼了,原以为佐昭阳期待地问太后去五台山的日期,是想急着支走她们,敢情是她自己要走!

    她是怀个孕连脑子都坏了吗?

    竟然在这种关头要离京,她得有多大的自信觉得半年后皇上还会记得她,还会把她放在心上。

    别说是她,就是她腹中的龙种,怕也被皇上给忘了吧。

    她们这会儿哪里知道,佐昭阳的心里存着的就是想让言朔忘了她的心思。

    “你跟朕出来。”

    他黑着脸,拽起佐昭阳的手,将她拉出了长寿宫,力量大到让佐昭阳皱起了眉。

    出了长寿宫,被拉出了好长一段路,言朔才停下脚步,脸色阴沉地转头看向佐昭阳因为走得太快而泛起红晕的脸。

    “你到底什么意思?”

    他怒瞪着佐昭阳平静清明的双眸,心痛又失望。

    佐昭阳垂下眼,“臣妾只是想尽孝而已,皇上觉得臣妾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你……”

    言朔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好一个尽孝,宁愿离开他远远的,终日不见也要陪母后去那么远的地方去尽孝,他可真是替母后娶了一个好儿媳。

    “你想离开朕,对吗?”

    深沉的眸子,深深地望着佐昭阳毫无波澜的眉眼,这样的表情,他太熟悉了,一年前的佐昭阳,就是这样的。

    他费了一年的时间,终究还是让她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佐昭阳淡淡一笑,“怎么会呢,臣妾是您的皇后,就算是死都只能死在皇上您面前,又怎么可能会离开您。”

    就是这副平平淡淡,波澜不惊的样子,让言朔的心里揪得厉害,却又拿她没有半点办法。

    盯着佐昭阳波澜不起的俏颜半晌,拂袖转身一言不发怒而离去。

    看着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完全消失不见,她才安静地收回了目光,转身回了凤羽宫。

    言朔在承德宫待了整整一天没有出来,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听到安静的内宫中,时不时地响起他低低的叹气声。看皇上这模样,定然是跟皇后娘娘有关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