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1章 言朔番外(144)
    “皇上,该用晚膳了,您看您是要去皇后娘娘那边,还是……”

    王德小心翼翼地走到言朔身边,低声道。

    言朔回过神,盯着王德看了一会儿,忽地开口道:“你觉得朕待皇后如何?”

    “皇上待娘娘自然是天恩盛宠,倾心以待的。”

    闻言,言朔也没有任何欣喜的神色,“可朕待她还不足够好吗?她为什么还是不相信朕?”

    他的声音中,透着些许的茫然和无力。

    王德看着他,觉得自家皇上遇上一个没有半点安全感的皇后娘娘着实太可怜了,可又有什么办法了。

    这一开始,就是皇上他自己造的孽啊。

    “皇上,陆先生不是说了么?孕妇最容易多想,需要多开导开导,依奴才之见,等娘娘将皇子殿下生下来之后,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闻言,言朔忽地苦涩地一笑,“怕是到时候她又要成天防着朕,觉得朕要将我们的儿子给杀了。”

    王德动了动唇,这话他哪里敢接啊。

    又是一阵令人压抑的沉默,王德不放心地看了言朔一眼,见言朔忽地轻笑出声。

    “朕出宫一趟,你别跟着了。”

    “是。”

    靳都城,夏日的夜晚,入夜比较晚。

    繁华的京城街头,依然人来人往,附近的酒楼,商店客人络绎不绝。

    靖王妃开的那家名为红楼的酒楼,此时也是客人满座,生意极好。

    临窗的雅间中,四个俊美不凡的男人相对而坐,表情各有不同。

    “要我说,你就是活该的,男人在女人面前,千万不能把话说得太满,尤其是对自己的媳妇儿。”

    言绝端着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看了一眼面前坐着满脸苦恼的皇帝侄子,这般开口道。

    “我一点都不同情你。”

    言霄也跟着喝了一杯酒,语气中夹着一丝幸灾乐祸。

    想当初,他从来没说过那么伤人的话,自己媳妇儿都差点跟别的男人跑了,更何况这小子竟然能说出亲手让自己的孩子殁了这种话。

    不说他活该还能说什么?

    皇后能不抽他几巴掌都算好的了,还指望她能这么轻易相信他。言朔被两位叔叔说得越来越惭愧,心中的悔恨更是无处安放,视线投向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九皇叔言渊,自从九婶被神谷子带去天山了之后,九叔就一直是这样沉默寡言的样子,除了他的那对儿女,根本

    没什么事能让他动什么心思。

    “男人在自己媳妇儿面前把话说得太满,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

    见言渊破天荒地开口,那双黯然的眼底,却染上了几分暗芒。

    “我刚娶了晴儿的时候,也说过不少让自己后悔的话,好在她没跟我计较,可惜……”

    说到这,他涩然一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没有说下去,酒到了嘴里,除了冰冰凉凉的口感之外,便只徒留满口的苦涩。

    言朔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九婶会不会回来如今还不好说,他不想自己也像九皇叔跟九婶这样,相爱却不能相守。

    一想到佐昭阳很可能会永远离开自己,言朔心里便蓦地一慌,“难道朕就只能让她去当尼姑吗?”

    说什么陪着母后去五台山礼佛,过个一年半载,她指不定就直接常伴孤灯了。

    “心都死了,不当尼姑当什么。”言绝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从前他就不看好他跟云娇容,他甚至觉得孟茴都比云娇容适合他,可这个侄子就是个死心眼,为了云娇容都做到那样的地步了,现在,云娇容都死了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能影

    响到侄子的夫妻感情。

    他这个当叔叔的能说什么呢?只能祝他孤独终老咯。

    “行了,别吓他了。”

    言霄这个六叔还算厚道,抬手谴责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弟弟,跟着看向言朔,道:“你现在除了补救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她不相信你说的,那你就做给她看,迟早她会相信你的,只是……”

    言霄看着言朔,幸灾乐祸地笑了一笑,“你那个皇后可不是个轻易相信人的人,她那样的经历,你想让她轻易对你交心根本不可能,你这条路难走得很,看你能不能坚持了。”

    佐昭阳是佐铭臣的女儿,所以当初言朔光是凭一副画像就让佐昭阳嫁到东楚来,他不放心,就命天机阁的人去查了皇后。

    查到的事,对言朔来说倒没什么影响,他也就没跟他说,反正那是皇后的私事,她愿意告诉皇帝,自然是她自己亲口告诉皇帝比较好。

    言霄的话,让言朔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他当然知道让她相信自己有多困难。

    这段日子他竭尽全力让自己努力地做到最好,不敢让她有一丝半点多想,就怕他自己一句无心之言,都能让她去想得太多。

    有时候,自己也觉得累,可一想到一切都是自己惹的祸,想到她怀着自己的孩子还这样战战兢兢,那种疲惫就瞬间被心疼和自责所取代。

    “你往常都是在凤羽宫用膳?”

    言霄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追问了一句。

    言朔点点头,忽地,又想到了什么,猛地从桌前站起,“几位皇叔慢用,朕先回去了。”

    原本她就一直防着自己,今日因为闹得不愉快连凤羽宫都不去了,那家伙肯定又会多想,觉得他一定是在生她气了。

    这样想着,言朔脚底下的步伐,又下意识地加快了几分。

    “活该,阿朔大概都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

    言绝笑看着言朔越走越快的背影,幸灾乐祸地开口道。

    言朔急匆匆地回了宫,守在宫门口的侍卫也不知道皇上遇上什么事了这么着急,看他脚下生风,好像是遇上了什么非常着急的事情。

    凤羽宫中,佐昭阳安静地吃着晚饭,言朔不在这里好似并没有影响到她什么,倒是一旁的徐嬷嬷,心中暗暗着急。视线时不时地投向殿外,终于看到那一道熟悉的身影,穿着一身的常服从外面疾步而来,徐嬷嬷的眼底,亮了一下,“皇上来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