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4章 言朔番外(147)
    言朔看在眼里,又是心疼又是无奈,想到她始终不肯相信自己,心头又被层层地无力感所爬满。

    伸手轻轻按在她紧蹙的眉心之间,想要将那一抹不安抚平,可下一秒,佐昭阳的眉头又重新皱起。

    试了几次之后,言朔只能叹了口气,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

    “对不起,都是朕不好。”

    温热的吻,落在佐昭阳略显冰凉的唇上 ,眼底爬满了深深的自责。

    “快,快,传太医和稳婆,让他们赶紧过来,皇后娘娘要生了。”

    凤羽宫中,到处都是宫人们急促的脚步声,还伴随着言朔略带急躁的嗓音。

    “昭阳,你别怕,朕就在外面。”

    言朔的声音,从内宫门口传来,佐昭阳惨白着脸,小腹一阵一阵地抽着,剧痛一次比一次强烈。

    她用力攥紧着身下的床单,额头上,脸上,头发上全部被汗水给打湿了,可她一声都没有喊,只是双眼茫然地盯着内宫的门,想象着门外站着的那个焦急又紧张的男人。

    她的眼神,带着复杂和不安,稳婆的声音,不停地在她的耳边响起:“娘娘,用力啊,您不用力的话,小皇子出不来的,娘娘……”

    “娘娘,您可是小皇子的母亲啊,您不努力护着他的话,谁来护着他……”

    “……”

    这句话,让佐昭阳好似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她抓着被单,好似要用尽全部的力气去把那个孩子生下来。

    “娘娘,用力,用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佐昭阳以为自己因为力竭而死去的时候,一道婴儿的哭声,随后响起,响彻整个内宫。

    孩子的哭声,清脆雄厚,半晌都没有停下来。

    “恭喜娘娘,小皇子非常可爱健康。”

    看着被稳婆抱在手上的孩子,佐昭阳无力地扬了扬唇。

    砰——

    一声突兀的撞门声,从内宫门口传来,那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快速冲到她身边,将抱着孩子的稳婆往边上一扯,自己半蹲在她身边,握紧了她的双手,眼底满是心疼和担忧。

    “昭阳,没事吧?”

    看着这双深邃的眸底溢出来的担忧,佐昭阳眼眶一热,对言朔摇了摇头,“没事。”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给您生了个非常健康的小皇子呢,您看看。”

    稳婆抱着孩子,走到言朔身边,言朔回头,看了一眼那包在襁褓中此时已经安静睡下的孩子,原本扬在唇角的笑容,忽地凝滞了。

    伸手一把将稳婆手中的孩子抓了过来,在稳婆的惊呼声中,言朔的面部表情变得狰狞。

    佐昭阳惊恐地瞪大了双眼,盯着被言朔单手抓在手中的孩子, 看着他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剑。

    “不……不要,皇上,他……他是您的儿子啊……”言朔的视线,缓缓转向她,眸底尽是残忍之色,赤红的双目犹如疯狂的野兽,对着她阴恻恻地一笑,“朕的儿子只有洵儿一个,其他不该出生的孩子都该死,朕这就让你看看这个孩子是怎么死在朕的手上。

    ”

    “不……不要!”

    佐昭阳挣扎着想要从床上坐起,去把孩子夺过来,可身子却还是被绳子给紧紧绑在了床上,让她动弹不得。

    “可……可您当初跟臣妾说你很爱这个孩子……”

    “呵!”

    言朔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冷笑,“朕不这么说,你又怎么会安心将他生下来,朕又怎么能让你亲眼看看你的孩子是怎么死在朕的手上,朕要让你一辈子后悔生了这个孩子!”

    说着,尖锐的剑刃对准了孩子的心脏,深深地刺了下去。

    明黄色的襁褓,瞬间被鲜血染红了一片……

    “不要!”

    尖锐的叫声,从佐昭阳的口中传出,“不要!不要杀我儿子!言朔!我恨你!言朔!”

    “昭阳?昭阳!”

    原本就睡得不深的言朔,被佐昭阳那一声接着一声的尖叫给惊醒了。

    他看到她满脸的泪水,整张脸好似陷入了无尽的悲痛和绝望当中,脸上早已经被泪水浸满。

    她好似没有从睡梦中醒来,脸上的绝望随即变成了恨意,“我恨你,言朔,我恨你,为什么要杀我儿子,我恨你,言朔!”

    一句话,将言朔的心,狠狠地凌迟了一遍,瞬间碎得七零八落。

    她恨他,做梦都在恨他……

    他知道,她一定是做噩梦了, 是他编织了一个噩梦给她,梦里的他,一定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

    不管他怎么告诉她,怎么保证,她都没有真正信过,所以,她从来不会主动在他面前提孩子,甚至要躲到五台山去让他忘了她。

    一阵又一阵的钝痛,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听着佐昭阳一句又一句地喊着恨他,言朔的眼眶,骤然红了一圈。

    “昭阳,醒醒,昭阳,醒醒。”

    他不忍让她在那样的噩梦中被无望地折磨着,压下心头的痛意,他一句一句唤醒了。

    佐昭阳猛地睁开了双眼,无神的黑瞳,被恨意所占据,渐渐的,她的眼神开始有了焦点,面前这张离得如此近的脸,也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言朔?”

    她连名带姓唤了他一声,声音冰冷,没有带半点的感情,有的只是跟她此刻眼底一样还未散去的冰冷恨意和颤抖。

    压下心头的苦涩,他勉强扬了扬唇角,声音尽量听着柔和一些,“是不是做噩梦了?”

    佐昭阳愣了一下,下一秒,蓦地完全清醒过来了,眼中的恨意,悄然收起,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俊颜,就像梦中那张脸一样,充满了柔情。

    可一想到梦里的场景,他从最初的温柔,变成了一个亲手把剑扎进自己儿子心口的恶魔,她的身子便狠狠地颤了一下。

    身体本能地想要拉开跟言朔的距离,感受到了怀中之人的动作,言朔的心头又被狠狠刺了一下。

    “你刚才做噩梦了。”

    他伸手,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痕,“梦到什么了?”他明知故问道,却见佐昭阳的眼底,快速掠过一道惧意,视线却避开了言朔温暖的目光,道:“没什么。”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