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5章 言朔番外(148)
    言朔没敢多问,也知道就算他追问了,她也不会真的把梦境的真实情况告诉他,薄唇一抿,道:“朕去给你倒杯水,先缓一缓。”

    “多谢皇上。”

    看着这明黄色的身影快速从床上下来去给她倒水,又小心翼翼地喂她喝下,佐昭阳的眼底却刺痛得厉害。

    如果……如果梦里的事变成了现实,那该如何?

    她恨透了自己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儿子的血,染红了那明黄色的襁褓……

    前一刻还柔情似水的男人,下一秒却成了恶魔……

    言朔的目光,紧紧地停在她的脸上,看着她脸上越来越浓的痛苦,还有从她眼底溢出的滚烫热泪悄然滴落在他的手背上,那温度,瞬间灼烧了他的心脏。

    “别哭。”

    心疼地将她揽进怀中,沙哑这声音开口,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拭去他脸上的裂痕。

    他很告诉她,梦里的事不会发生,可他知道,她根本不会信,甚至,若是他提起,或许会更加吓到她。

    “别哭了,有什么事朕在呢。”

    看着她眼底越滚越多的泪珠,言朔的心更是疼得厉害。

    半晌,佐昭阳才压住了刚才失控的情绪,抬眼看向言朔,面露歉意道:“对不起,皇上,我……我……”

    “没关系。”

    垂下眉眼,压下眼底的苦涩,他沙哑着声音,对她摇了摇头,道:“还有一会儿就天亮了,再睡会儿?”

    “好。”

    佐昭阳点点头,重新在床上躺下,却下意识地跟言朔拉开了一点距离,言朔抬起的手,就这样僵在了空中。

    半晌,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

    他……不敢再抱她,就怕她有会做噩梦。

    “睡吧。”

    他从床上坐起,坐到床头,“朕在这里陪你。”

    “皇上不睡了吗?”

    “酉时就要上朝了,朕不睡了,你怀着孩子,要多睡会儿。”

    “好。”

    对着言朔乖巧地应下,她躺着背过身去,手,轻轻按着心脏的地方,眼底一阵一阵地刺痛。

    佐昭阳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这一觉她睡得比前半夜要舒服许多,这会儿醒来,已经是巳时了。

    梳洗过后,便出去用餐。

    “皇上一早就走了?”

    用过早膳,想到夜里看到的言朔那样满脸苦涩的样子,佐昭阳心里也有些难受,这会儿忍不住问起他。

    “皇上酉时就要上朝,这会儿应该已经下朝了。”

    “嗯。”

    佐昭阳点点头,没有再多问,整个人又陷入了沉默当中。

    承德宫——

    “回皇上,就如草民之前说的,孕妇最忌胡思乱想。娘娘做噩梦,应是日有所思,忧思过重引起的。草民这边给娘娘开几幅安神药让她喝下,不过……”

    “不过什么?”

    “最好还是让娘娘出去散散心,心情舒畅了,自然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出去散心?”

    言朔皱了皱眉,下意识地便想到她要去五台山的事 ,他若是松口了,她肯定二话不说就走了,根本不会对他有任何的留恋。

    陆元和见言朔拧着眉不说话,想来对让皇后“出去散心”这件事并不赞同。想来也是,皇后又不是普通人,哪能随随便便出宫,陆元和只是顺嘴一提,倒也没让言朔非这么做,只是叮嘱言朔尽量想办法让皇后放宽心,否则,长此以往下去,产后郁积之症定然会要了皇后娘娘的命

    。

    言朔被陆元和这话吓得不轻,待他走后,他的眉头都一直紧锁着。

    如果昭阳真如陆先生说的那样,最后郁积成疾,很多事就再也不能挽回了 。

    可若是真的让她离开他……

    一想起来,言朔的心里便是一阵阵的钝痛开始往他身上无孔不入地袭来。

    “朕……真的要让皇后离开吗?”

    他茫然地看向一旁的王德,声音中带着几分低哑和沉重。

    王德犹豫了一下,上前道:“皇上,如今天气炎热,不如您带娘娘去离宫住一阵子?”

    离宫?

    言朔的眼底,微微亮了一下,离宫在兰德城,是几百年前的皇帝建起用来夏日避暑的行宫。

    近百年来,历朝历代的皇帝都会在兰德行宫避暑,经过不下百次的修缮,如今依然保持得十分完整。

    先皇在位的时候,离宫进行了一次修缮,但言朔继位之后,并不曾去离宫避暑过。

    他年少身体好,加上去一次离宫,就得做各种准备,禁军,离宫那边的住宿安排等等都得花费不少的时间和钱财,因而,他并未去过离宫 。

    这会儿被王德这么一提醒,言朔才想起还有很一个好地方

    “离宫距离京城也就是五百里的行程,到时候将陆先生和太医们都一并叫上,皇上也能陪着娘娘一块去,这样娘娘既在皇上身边,又能出去散心,这不是两全其美么?”

    “你说得对。”

    言朔面上一喜,对王德道:“你去传旨,让他们尽快做准备。”

    “是。”

    吩咐完之后,言朔便又直奔凤羽宫去了。

    看着皇上那急匆匆的背影,王德叹了口气。

    自家皇上的情路还真是坎坷,爱上的两个女人都让皇上不省心。

    朝堂上的事已经够皇上忙了,这还得想尽办法在皇后娘娘面前赔笑。

    不过……

    王德又一次摇头叹了口气,这也不能怪皇后娘娘,说起来还是皇上自找的。

    言朔前往凤羽宫的路上,恰巧碰上了独自一人走在御花园里的佐昭阳。

    眼底一亮,快步走了上去,“怎么一个人在这呆着,也不让人跟着。”

    言朔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佐昭阳一大跳,转头对上言朔担忧的眼神,垂在身侧的手掌,微微弯成了拳头。

    “皇上。”

    她微微笑了一下,对着他唤了一声。

    “为什么一个人待着,下人呢?”

    “我就一个人在这里走走,不用她们跟着。”

    说到这,见言朔眼中的担忧并未褪去,她犹豫了一下,又道:“皇上放心吧,臣妾身体好的很,不至于逛个御花园都会有什么事。”言朔看着她的笑颜,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跟着,又轻笑出声,“朕是怕你逃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