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7章 言朔番外(150)
    而同样是皇帝封的名正言顺的妃子,她却连皇帝的衣角都碰不到。

    凭什么,凭什么佐昭阳一个人就能把皇帝全部的爱都给夺走,连个边角料都不愿意分给别人?

    一向表现得十分沉稳淡定的良妃,这一次也没办法做到像最初那样平静了。

    尤其是外面那些老百姓对帝后恩爱的议论声,就像是魔音一般,不停地折磨着她的耳朵,让她眼中的嫉妒变得越来越浓烈了起来。

    皇帝为了皇后,改变了多年不来离宫避暑的决定,而她们能跟来这里,仅仅是因为她们占据了这个妃位,否则,连来离宫的资格都没有。

    想到双方之间差之千里的差距,良妃便恨得咬牙切齿。

    “跟你说话呢。”

    淑妃见良妃垂着眸子不吭声,心中越发烦躁了,不禁用肩膀顶了顶良妃。

    良妃抬起眸子,眼中的妒意已经散去,看向眼中毫不掩饰嫉妒的淑妃一眼,道:“姐姐心中有怨气跟我抱怨又有何用,我难道能让皇上改变主意不成?”

    “你……”

    淑妃被良妃这话一噎,心中气恼,却无从反驳。

    她们两个只是妃子,在皇上面前本就没有说话的分量,加上平凉侯跟长安伯被皇上处置了之后,父亲也不敢在朝中多干涉皇上后宫之事,尽管她们不受宠,可也没人出声。

    加上皇后现在有了子嗣,就算朝臣们想拿子嗣问题让皇上去宠幸别的女人也不行。

    再者,朝中那三位分量举足轻重的亲王,自己都是媳『妇』奴,指望他们去劝皇上,根本就不可能。

    这言家的男人,有时候真是专情得……让人气愤!

    淑妃咬咬牙,看向良妃,心中还是不甘,“难道我们就这样一辈子老死宫中了吗?”

    这句话,就像一把软刀子,扎进了良妃心口上。

    如今她们是皇上的女人,就算皇上终生不临幸她们,她们也不能出宫改嫁,等以后,不管是言洵还是佐昭阳腹中的皇子当了皇帝,她们顶多就是一个没有实权,在后宫养老的太妃而已。

    她们一生无子傍身,以后就是死了,也没人真正记得她们。

    一想起来,良妃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之前,她这一直觉得,后宫的女人,却是爱出风头,高调不收敛的就越是死得早,德妃的下场就证明了这一点。

    可渐渐的,她发现,太过收敛也不行,容易被忽视。

    就好比之前有几次,虽然淑妃表现得过头了,但没有触犯皇上和太后的底线,他们也不能拿淑妃怎么样,至少还能让太后和皇上注意到她。

    而她,每一次都安安静静地在一旁不吭声,以后若是真有什么事需要后妃来处理,太后首先会想到的肯定是淑妃而不是默默无闻的她。

    这一次难得出了宫,离宫不像皇宫那么大,她能遇上皇上的机会自然也更多一些。

    她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良妃交握着的手,攥得越来越紧,抬眼看向淑妃不甘的脸,笑着问道:“姐姐能想到什么办法吗?之前我们能用的都用了,总不能找人把皇后给杀了吧。”

    说着,她忽地阴笑了一下,看得淑妃心头一颤,吓得脸『色』一白。

    晃了晃脑袋,再看良妃时,她的表情又跟往常那木讷的样子一样,只是想到刚才她那阴森的笑容,莫名得让淑妃觉得心头发寒。

    “杀……杀了她?”

    淑妃的指尖抖了一下,往常她虽然恨透了佐昭阳霸占着皇帝,可也从来没动过要杀她的心思。

    淑妃此人胆子很小,但又喜欢仗势欺人,可这会儿听到良妃说出要杀佐昭阳这话,淑妃还是被吓到了。

    “你……你胡说什么呢,别说我们没那个胆子,就算真找人去杀她,皇后身边这么多人护着,能杀得了吗?”

    她还没说皇上一直跟皇后待着,别说那些暗卫了,但是有皇上在,刺客就杀不了佐昭阳。

    良妃看着淑妃那胆小如鼠的样子,心中冷笑,面上却道:“姐姐怕什么,妹妹只不过开了个玩笑罢了,皇后娘娘哪里是这么容易就杀的了的。”

    就算真要佐昭阳的命,也得找个合适的机会,不是吗?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进了离宫,一到这里,便瞬间让人感觉到一股舒爽的凉意从四周扑面而来。

    言朔率先下了车辇,转身抬起手,将随后出来的佐昭阳扶下车,“小心点。”

    皇帝没走,大臣们自然不能率先往前,因而每个人都看着皇帝那小心翼翼“伺候”着皇后的样子,无不让人感慨万千,那些尚未出阁又对皇帝抱有幻想的女子更是又羡慕又嫉妒。

    “看到没有,就皇上对皇后娘娘那小心呵护的样子,就凭你这样的,还想入皇上的龙眼?宫中可从来不缺绣娘。”

    安阳侯府的车架旁,年『妇』人看着远处并肩站着的帝后二人,一脸讽刺地扫了一眼边上站着的穿着一身鹅黄『色』长裙的少女,讽刺道。

    边上的少女面『色』一白,下唇轻轻咬着,眼底染上了几分湿润,“母亲,女儿从来没有这样的非分之想。”

    “你有没有非分之想不需要跟我说,我不过就是听从你父亲的意思带你出来而已,就算你以后飞黄腾达了,也终究只是我安阳侯府的庶女,我还是你的母亲,你那个娘,一辈子都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贱妾。”

    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在皇帝的千秋宴上,为皇帝绣了一副五爪金龙而名声大噪的安阳侯庶女贾妙。

    正因为上次太后在千秋宴上夸了贾妙几句,安阳侯贾宇就开始动起了四妃之位的心思。

    四妃如今只剩下两个,且听说一点都不受宠,皇后如今又怀了孕,不方便侍寝。

    若是趁这个机会让自己的庶女引起皇上的注意,继而被皇上临幸,有幸怀了皇子的话,以后皇贵妃的位子也是不在话下的。也是因为这样,安阳侯这次随驾出京被允许带女眷时,就让安阳侯夫人带上了贾妙,那心思,别人或许不知道,可安阳侯夫人却是清楚的。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