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8章 言朔番外(151)
    贾妙的生母本是勾栏院的女子,之前贾宇去喝花酒看上了她,就把她抬到侯府做妾。

    到底是那种地方出来的,心思不纯,成天做些上不得台面的事,但尽管侯夫人不愿意承认,那小妾生出来的女儿贾妙倒是争气。

    人长得虽比不上皇后那张惊世容颜,但不得不说也是个让人见之不忘的美人坯子,最起码是在四妃之上的。

    虽然很不喜这庶女,但她身为嫡母,却不能失了嫡母的风度,往日除了冷嘲热讽几句,也没怎么打压她。

    如今贾妙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皆精,又有一手刺绣的好本领,加上她心思缜密,颇有心机,若真被皇帝看上,别说是四妃,皇贵妃的位子还真有可能让她坐上去。

    贾妙听着安阳侯夫人那刺耳的讽刺,还有眼底那毫不掩饰的不屑,面『色』更是白了几分,袖口下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因过于用力,指甲划破了掌心的肉。

    紧咬着下唇看着侯夫人,眼眶中的泪珠似坠非坠,那模样看着委实可怜,就像当日在宫中被几个贵女排挤后的样子,“母亲,您相信女儿,女儿真的没有那样的心思。”

    “行了,这种时候说这话还太早,不过,你若有幸能入宫为妃,也是光耀我们侯府门楣的好事,我自然也不会反对。走吧。”

    帝后离开之后,随行的众臣也开始陆陆续续往行宫过去。

    贾妙看了一眼侯夫人,恨得咬牙切齿,眼中带着长时间积压下来的隐忍和克制。

    若她真有一天封妃,她要让所有曾经欺负过她们母女的人不得好死。视线投向那两道明黄『色』的身影,今日,佐昭阳也穿了一身明黄『色』的凤袍,跟皇帝并肩而立,因为怀着孕,皇帝表现得十分小心翼翼,就是走路的时候,都用手护着,小心呵护着,就怕她一个不小心就会摔

    倒。

    别一个尊贵的帝王这般爱护着,作为一个女人,就算是死了,也该心甘情愿了吧。

    贾妙看了佐昭阳一眼,隐蔽地冷笑了一下。

    想起当日在凤羽宫自己所遭受到的讽刺和冷遇,比在御花园中那个小贱人嘲笑她还要可恶。

    说好听了是在帮她解围,在她看来,不过是在她面前炫耀皇上宠爱她罢了。

    她倒是要看看,一个怀了孕的女人,能让一个不缺女人的皇帝宠到什么时候!

    贾妙心中恨恨地想道,抬脚跟上了侯夫人的脚步,往行宫的方向走去。

    “累了吧,先休息一下,等醒了朕再陪你四处走走,这里的风景挺好。”

    这还是言朔第一次来离宫,虽说地方比不上皇宫那么大,景致却是极美的,加上这里四季如春,风景跟京中也截然不同。

    虽说只有几百里的行程,龙辇中又垫了各种软垫让她靠着,但这一路行来,对于怀了孕的佐昭阳来说,还是累得不行。

    听言朔这么说,她自然也不反对,点头应下之后,便在床边坐下,正要弯腰脱鞋,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却比她快了一步,停在她的脚上。

    “皇上,我……我自己来吧。”

    这尽管不是言朔第一次为她拖鞋,但每一次,佐昭阳都显得十分不自在。

    言朔蹲在她的脚边,抬眼看她,笑道:“你肚子都大了,怎么弯腰?朕是皇帝,也是你丈夫,脱个鞋子怎么了?”

    佐昭阳张了张嘴,没有反驳,每一次他都能跟她讲出一大堆道理来。

    替她脱完鞋子,言朔直接在她身边躺下,手,轻轻覆在她隆起的小腹上,一手撑着头,眸光逐渐温和了下来。

    “这小子踢人的时候脚劲这么大,以后长大了,定是个不安分的小子。”

    佐昭阳嘴角的表情僵了一僵,侧目看向言朔眼底隐隐溢出的期待,心头一颤,跟着,避开了他的目光,笑道:“他若调皮,皇上只管教训便是,臣妾绝不阻挠。”

    “真的?”

    言朔笑看着她,挑了挑眉。

    “自然是真的,不过,教训归教训,皇上可要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这四个字,佐昭阳说得特别重,但又没显得特别刻意,只是原本回避着言朔的目光,这会儿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笑颜。

    见他轻笑了一声,目光依然柔和地停在她的小腹上,感受着那小小的生命在他母亲的腹中蠕动,就像是在跟他这个父皇打招呼。

    “听母后说,朕在母后腹中的时候也像他这么调皮,后来父皇就一直把朕带在身边教,愣是把朕教得这么听话。”

    佐昭阳被言朔这话给逗得下意识地笑出声来,“莫不是被父皇给打老实的吧?”

    一句话,惹来了言朔一记没好气的白眼,伸手一把将她拉入自己怀中,道:“你敢取笑朕?”

    “没……没有,臣妾只是好奇,父皇是怎么教导您的?”

    “想知道?”

    言朔挑眉看着她,看着她眼底自然流『露』出来的笑意,心里隐隐松了口气。

    “皇上说给臣妾听听吧。”

    佐昭阳的眼底,『露』出了一丝好奇。

    “其实也没什么,每次父皇要教训朕的时候,都被母后给拦下了。”

    说到这,他嬉笑着看着佐昭阳那认真的脸,道:“你不会像母后一样吧?”

    佐昭阳挑了一下眉,“那父皇有怪罪母后吗?”

    “那倒没有,父皇也就做做样子,其实舍不得打朕。”

    说着,他挨着佐昭阳靠近了几分,伏在她耳边,低声道:“朕也舍不得打他。”

    他『摸』了『摸』的佐昭阳的小腹,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她腹中的孩子。

    佐昭阳看着言朔含笑的嘴角,试图从他的眼底找出一些违心的东西来,可这双深邃的眼眸里,始终是一片柔和的样子,让她恍然觉得,也许自己真的错怪他了,梦里的场景,根本不可能发生呢?

    她盯着言朔的脸,看了许久,才缓缓伸手,主动去抱言朔,将脸埋在他的怀中,道:“皇上舍不得打,臣妾舍得,皇上到时候可别拦着。”“行!你若制服不了他,朕再帮忙。”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