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9章 言朔番外(152)
    噗嗤

    佐昭阳在他怀里笑出声来,手,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那条小生命此刻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父皇母后的对话,原本还不安分地在母后腹中打转的身子,这会儿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一动不动。

    她扬了扬唇角,缓缓闭上眼,在言朔怀中睡下了。

    许久,当言朔听到怀中隐隐传来的呼声时,知道佐昭阳已经睡着了。

    低眉看了一眼怀中睡得安静的女人,没有之前在宫中那样总是紧锁眉头,他心里松了口气。

    也许换个环境,真的能她过得轻松一些。

    回想起刚才二人的对话,虽然她说的每句话都不动声『色』,但因为担心她多想,他对她的每句话都要细细斟酌一遍才回答。

    自己刚才那些话,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全部听进去,但至少,这几日她愿意跟自己谈孩子了,这也算是一个进步了吧。

    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抱着她又睡了一会儿,才悄悄从床上下来,走出了宫殿。

    “皇上。”

    “照顾好皇后,有什么事立刻去找朕。”

    “是。”

    从行宫离开,言朔去了宣政殿,这个地方同皇宫的昭明殿类似,是往常上朝的地方。

    历代皇帝修建离宫的时候,都考虑到了这一点,因此,后来的皇帝来这里,并不需要考虑政务无处处理的事。

    “今日无事,众卿先去休息吧。”

    “谢皇上。”

    退了朝,言朔又另外留下了几位皇叔,王丞相以及兵部尚书。

    “这是从诛玄国边境传来的消息,诛玄的兵力在边境附近开始频繁演兵,目前还没有确切消息证明是针对东楚,不过,我们这边还是得想好办法应对才是。”

    言朔将手中一封从边境那边送过来的奏本递到众人面前,道。

    兵部尚书拿过来看了一眼,又递给了边上站着的言绝,继而对言朔道:“诛玄虽是小国,但佐铭臣的野心一直不小,十年前的那场仗虽然让他老实了这么多年,但此人的野心不容小觑,再者……”

    说到这,兵部尚书顿了一顿,有些欲言又止地看了言朔一眼,似乎在斟酌要不要说接下去的事。

    “说吧,恕罪无罪。”

    言朔看出了兵部尚书眼底的为难,开口道。

    兵部尚书看了言朔一眼,继续道:“那李丞相在诛玄的朝堂上有极高的威望,朝中不少大臣都是他的门生,加上这些门生大部分都是主战派,依臣之见,诛玄迟早会不老实。”

    虽然兵部尚书没有提言朔二话不说处死了李径这件事,但这会儿提到李径,就相当于在提言朔当初那么干脆杀了李径,这也成了诛玄国起兵一个最好的理由了。

    “诛玄虽是小国,可小鬼更难缠,打起来的话,损害的还是边境百姓的利益,这事儿得好生计划一下才是。”

    丞相王石思索着开口道。言霄拿过那册子翻了一眼,道:“诛玄演兵定然是有大动作的,不管是不是针对我们,总归是要好好制定些应对政策来,像诛玄这样的小鬼,最好的方式还是得速战速决,这件事,皇上就不用担心了,交给

    我们几个处理就好。”

    “那就有劳几位皇叔了。”

    言霄等人离开之后,言朔站在书房里,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

    自从李径被他处死了之后,他知道诛玄国不会善罢甘休。

    倒不是说他们有那个魄力跟胆子明着跟东楚对着干,但是,小动作绝对不会少。

    就是佐铭臣不敢大闹,朝中那些亲李径的朝臣也会给佐铭臣施压,加上还有那个李贵妃……

    指尖轻轻瞧着桌面,言朔眼底的眸光越来越冷。

    在书房里待了一会儿,算了时辰他家皇后差不多快醒来了,言朔才从书房里出来。

    从书房这边前往住处,要经过一个大花园,这个季节,离宫这边虽然不热,但却时常会下雨,雨后的路面就显得格外湿滑。

    言朔正急着去找佐昭阳,面前却突然窜出一个人来,让他原本着急的脸上,多了几分不耐。

    “臣女参见皇上。”

    面前的女子显得有些局促,绞着手中的帕子,不安地看了言朔一眼,又垂下眼眸,看上去有些羞涩,又有些胆怯。

    言朔烦躁地皱起了眉,看了一眼四下无人的花园,冷声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记得这个女人是安阳侯的女儿,之所以对她有印象,就是上次在凤羽宫中,这个女人敢对皇后摆出那副埋怨的表情来。

    这种不知好歹,不懂感恩的女人,他一点都不想要他的皇后跟这种人相处。

    “回……回皇上,臣……臣女『迷』路了,行宫有些大,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了。”

    她又不安地看了言朔一眼,那张清丽绝美的容颜清晰地摆在言朔面前,这一次,她没有低头,只是胆怯地看着言朔,带着委屈地咬着下唇。

    “皇上恕罪,臣……臣女不是有意打扰皇上,只是……只是臣女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前往住处,因而惊扰了皇上……”

    说着,便在言朔面前跪了下来。

    鹅黄『色』的襦裙跪在湿漉漉的地上,膝盖上瞬间湿了两大片,贾妙的眼眶微微泛红,抬眼委屈地看着言朔。

    这模样,配上贾妙那张勾魂的脸,非但不显得狼狈,而且还显得格外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原来如此。”

    言朔勾起唇角,看了一眼四周,低低开口道。

    贾妙心头一紧,双手放在膝盖上,因为紧张而下意识地攥紧了襦裙,只听言朔那好听的嗓音,从她头顶上方传来,“那你等着吧,你不见了,安阳侯自会来寻你。”

    说完,在贾妙错愕的眼神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跟贾妙所设想地完全不一样,她以为,听说她『迷』路了,皇上哪怕是出于顺便,也会带她一起离开吧?更何况,看到一个如此楚楚可怜的美貌女子在他面前湿了襦裙又我见犹怜的模样,皇上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连这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