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0章 言朔番外(153)
    她深信她贾妙这张脸,虽不至于让全天下的男人都为之心动,但这个时候,皇上看到她孤身一人在这里,怎么练半点恻隐之心都没有。

    竟然还让她在这里等着。

    贾妙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更加不愿意相信这样一个全天下最尊贵的男人,真的只对皇后一人情有独钟。

    “皇上!”

    眼看着言朔从自己的视线里离开,贾妙不甘心,立即从地上站起,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不小心,才抬脚,脚下就不失时机地一滑,整个人往言朔身前摔去。

    言朔没料到贾妙竟然有这样的举动,没来得及闪躲,就直接让贾妙扑了个满怀。

    “放……”

    “放肆”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佐昭阳静静地站在前方,但笑不语地看着他……以及他怀中的贾妙。

    心下一慌,一时间竟然忘了将贾妙推开。

    贾妙自然也看到了皇后,心下暗喜,面上却是焦急地要开口请罪,“皇上,臣女……”话到嘴边,万万没想到面前之人竟然会毫无风度地将她整个人推翻在地,身后便是湿滑的泥地,她没有办法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脸上,身上溅了一身的泥,比起一开始的楚楚可怜,这会儿的贾妙看着

    就真的十分狼狈了。

    “你好大的胆子!”

    言朔回过神来,压下眼中的慌『乱』,眼中的火龙开始迅速往上升起。

    “皇……皇上……”

    “来人!”

    附近巡逻的侍卫赶了过来,见到眼前一幕,被吓了一跳。

    “将她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皇上!”

    贾妙尖叫出声,从她来到这里计划着跟皇上“偶遇”开始,就没想过自己这一来会是这样的结果。

    刚才她摔在皇上怀中,皇上没推开她,她还在心中暗喜着自己或许有机会了,怎么会……

    “皇上恕罪啊,皇上,臣女真的不是有意惊扰了圣驾啊,皇上!”

    贾妙不住地开口为自己求饶,却始终不肯承认自己是有意接近皇帝。想到自己即将一个妙龄女子,竟然要像个臭男人一样被架在矮凳上受杖行,也顾不上去想这样会让那些原本就瞧不起她的小贱人们怎么取笑她了,心里也后悔自己太着急了,今日才过来,就急着来见皇上

    。

    若是多待几日,好好找机会让皇上注意到自己,或许不会是今天的结果。

    言朔根本无心跟她废话,抬脚便着急地往前方站着的佐昭阳过去,而这边的『骚』『乱』也引来了前边各处的女眷和朝臣们。

    从贾妙的求饶话语中,众人已经猜出了大概,她在这里惊扰了圣驾,惹怒了皇上了。

    皇上虽说不是一个谁都能亲近的人,但也不至于因为一点小事就动不动对人施以重刑。

    这贾妙显然是个只有头没有脑的蠢货,不管她怎么『迷』路都不可能『迷』到这个地方来,以为皇上是傻子看不出她的心思吗?

    来这里跟皇上装邂逅,简直笑死人了,这下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吧?

    皇后娘娘还在这里呢,就敢动这样的心思,就连良妃跟淑妃两位娘娘都没动手,哪里还轮到这样一个无名无分的小贱人。

    众人看贾妙的眼光格外得微妙,而随后赶来的安阳侯夫人,在得知了事情的真实情况之后,脸『色』就显得十分难看来了。

    还以为这是个跟她生母不一样的,没想到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

    但到底还是安阳侯府的庶女,还是跟着她这个嫡母来的,若是她不出面求情,以后传出去就说她这个嫡母不善待庶女。

    安阳侯夫人暗自咬咬牙,忍着心头的怒火,走到言朔面前,下跪求情,“皇上,小女无状,这次惊扰了圣驾,是臣『妇』教女无方,还请皇上饶了她这一次。”

    “母亲!母亲!”

    贾妙见安阳侯夫人过来,就像是看到了大救星一般,大声求救道。

    言朔看了一眼安阳侯夫人,冷笑了一声,“夫人,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庶女就不用劳你开口求情了吧!”言朔此时脸黑得难看,身为皇帝,他自是不会去管别人家中嫡庶之间如何相争,更不会把一个庶女看在眼里,但此刻从他口中亲口说出庶女上不得台面,可见是多么对贾妙瞧不上眼,同时也是往安阳侯的

    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

    贾妙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庶女这个身份,本就让她抬不起头来,皇帝还偏偏在上面加了个“上不得台面”,说明他对她生母是什么身份简直了如指掌。

    贾妙心中恨透了自己的生母,也恨透了这个世道对庶女的不公,身世她没得选,为什么人人都要拿这个来羞辱她。

    “皇上……”

    安阳侯夫人动了动唇,说不话来,心里却是乐得看到这样的结果。

    贾宇那个蠢货,还自以为自己这个女儿有多能耐,老让她带着她出去招摇,现在好了,惹了皇上,看他怎么收拾这个残局。

    而此时,那个心思不纯的安阳侯,自然也挤在朝臣当中,看着自家夫人为女儿求情,又看到皇上盛怒的圣颜,愣是不敢出来说一句话。

    心中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女儿,在皇上面前竟然半点不讨好。

    目光若有所思地看向不远处站着始终带着浅笑的皇后娘娘,安阳侯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不都说帝王多情吗?怎么到了他们皇上这里,就不一样了。

    一个云娇容还不够,现在还来了个佐昭阳。

    安阳侯看着自己被侍卫架着此时格外狼狈的女儿,哪里有往日那娴静可人的样子。

    可一想到如今的安阳侯府,已经一代不如一代,若是再不出个贵人来,以后安阳侯府就真的要衰败下去了。眼下,他全部的希望就在自己这个女儿身上,当下也顾不上许多,『舔』着脸从人群中站出来,走到盛怒的言朔面前跪下,『舔』着脸开口求情道:“皇上,妙儿她当是『迷』路了才会闯到皇上您这里来,她绝不是故意惊扰了圣驾,求皇上看在臣的面子上,饶了小女这一次。”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