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脚底抹油开溜
    第10章脚底抹油开溜

    “哦?你早就认出是本王了?”

    “是啊,我们是夫妻嘛,当然心灵相通啊,况且,一般人哪有王爷您这种玉树临风,气宇轩昂的气质,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您嘛,呵呵,要不然,我能跟别人密谋打断您的腿吗?您说是不是?呵呵呵……”

    她笑得脸部肌肉都僵掉了,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没事在墙上跟陌生人掏心掏肺说那么多话干什么?

    “那个……王爷,这么晚了,你要是没其他吩咐,我先走了。”

    她收回了笑容,垂下眸自,准备离开。

    三十六计,走为上!

    这是她师父教给她的兵法中最管用的伎俩,这个时候不用,还要留到上断头台再用吗?

    可才刚跨出去一步,便被言渊从身后给直接拎了回来,轻松的样子,就像拎着一只小鸡。

    就这样被言渊一只手轻轻松松地给拎了回来,柳若晴觉得,自己的尊严赤—裸—裸地被狗吃了有没有。

    “本王这才刚回京,爱妃就打算丢下本王走了,莫不是打算让本王守活寡不成?”

    他的声音,淡淡的,虽然听不出喜怒,可还是让柳若晴觉得毛骨悚然。

    笑里藏刀,红果果的笑里藏刀有没有?

    爱妃爱妃倒是叫得亲热,老娘嫁进门的时候,拿条狗跟她拜堂的人是谁?

    柳若晴的心里对言渊是极不满的,可碍于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她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的不满表达出来的。

    “怎么会呢,王爷,虽然你的行为真的很像禽兽,但是,只要你是高富帅,那些女孩子根本就不在乎你是不是人,你怎么可能会守活寡呢。”

    柳若晴这话,原本是在心里吐槽,却下意识地说出了口,可她很快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当下,捂住了嘴,脸色也跟着变了。

    抬眼朝言渊看了过去,果然,某人眼底那杀气腾腾的模样,又一次从他的眼底窜了出来,几乎要将她吞噬殆尽。

    “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心中暗暗叫苦,她不给言渊发飙的机会,也没再看他一眼,转身脚底抹油,快速溜了。

    心里话?很好。

    言渊的眼底,淌出了冷冷的嘲弄和不屑,“把她带去大堂。”

    “是,王爷。”

    靖王府大堂——

    当柳若晴被带到言渊面前的时候,她的内心是烟暗的。

    看言渊颀长的身子,正慵懒地坐在正中央的椅子上,眼尾漫不经心地在她脸上掠过,没有半点杀气,可还是让柳若晴觉得周围充满了刀光剑影。

    “公然在靖王府盗窃,还密谋行刺本王,你自己说,想要怎么死?”

    言渊的声音,淡淡的,还是如她最初听到的那般动人和好听,语气也十分平和,竟然让柳若晴察觉不到其中的杀气。

    “哪有公然,人家明明蒙着面的好么?”

    她垂着脑袋,不安分地发出了两声嘀咕。

    “你说什么?”

    言渊的声音还是淡得没有任何节奏,可散发出来的寒气,已经让柳若晴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