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人面兽心就是形容他的
    第22章人面兽心就是形容他的

    见言渊的脸色,骤然烟了几分,凌厉的目光,像是带着锋利的刺,直直地朝她射了过来。

    虽然料到了自己这个新来的弟妹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可言绝也绝对没想到她会那样大大方方地提起床笫之事。

    尤其还能胆肥到挑衅老九那方面的能力,在一旁始终没有做声的言绝,再次忍不住抽了两下嘴角。

    好玩,这九弟妹真的太好玩了。

    言渊的目光,在柳若晴挑衅的脸上停留了片刻之后,突然间,收起了那寒厉的表情,脸上,被一抹狡黠的微笑所取代。

    “爱妃这是在怀疑为夫的本事么?”

    听上去淡淡的嗓音,如一股清泉,缓缓在席间淌过,可其中的寒厉之气,还是让这长寿宫的空气瞬间被低温凝结。

    他的语气越是温和,其中的危险就越甚。

    言绝朝言渊看了过去,又带着几分同情地看向柳若晴,心里不禁为她捏了一把冷汗,可同时,却又有些幸灾乐祸般的期待。

    看到九弟跟九弟妹交手的感觉,真的比看一出名角演的戏还要精彩。

    柳若晴看言绝这副模样,倒是没多想,挑衅地抬了抬下巴,脱口便出来一句,“是骡子是马,出来溜溜就知道了呗。”

    “噗嗤——”

    言绝还是没忍住,在柳若晴这句话说出口之后,便大笑出声。

    他就知道,这个弟妹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虽然是在太后面前,可他丝毫没有收敛那爆笑的冲动,往日那英姿飒爽的模样,俨然已经被这笑容给摧残得没了踪影。

    言渊脸色未变,清冷的目光,朝言绝笑得有些通红的脸上淡淡扫了一眼,而后,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

    突然间,言绝那爆笑的声音在长寿宫内没有征兆地戛然而止,他诧异地张了张嘴,脸上带着愠怒地将目光投向言渊。

    该死的老九,竟然趁他不至于偷袭他,点了他的哑穴。

    言渊漫不经心地端着茶杯,往自己的嘴边递过去,低垂的眼皮,轻轻动了两下,薄唇轻启。

    “皇兄,我们夫妻之间的这点私密之事,你好像关心得有些过头了。”

    他的语调,依然淡淡的,没有什么波澜,可却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人一种慑人的危险。

    言绝气得瞪大了双眼,往日的风姿绰约,因为此刻不能发声而显得有些狼狈。

    这个该死的老九,自己在王妃面前受了气,就拿他来出气?

    还私密之事?

    有人把私密之事拿到饭桌上来讲吗?

    好几次,言绝都恨不得上去狠狠揍言渊一顿,奈何他现在动不得,也说不得,只能看着言渊干瞪眼。

    言渊没有理他,而是将目光再度投向柳若晴,他眸光澄澈如水,举手投足间,优雅又金贵,仿如从天而降的天神。

    若不是从一开始就见识了言渊的人品,她一定也会被他迷惑吧。

    柳若晴在心中暗暗想道,目光,怔怔地在言渊的脸上停留了几秒钟后,收了回来。

    人面兽心这四个字,应该就是用来形容言渊这种人的。

    见言渊放下酒杯,对着她勾唇一笑,“既然爱妃这么迫不及待,本王一定满足你。”

    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你说谁呢?

    她迫不及待?要不要脸,言渊你还要不要脸?

    柳若晴看着言渊那从容不惊的样子,气得牙痒痒,“王爷不怕闪了腰就好。”

    她冷冷地嗤了一声,跟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她得赶紧找个机会离开,跟这种人生活一辈子,简直就是在找虐。

    眼见着餐桌上火药味十足,太后立即出声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哀家知道你们新婚燕尔,自然恩爱些,可这里是哀家的长寿宫,你们这夫妻之间的闺房之事,还是留着回靖王府再谈吧。”

    恩爱?

    太后嫂子,看你的样子也就四十来岁,怎么这眼神就差成这样?

    这么这么恶劣的夫妻关系,也能被你看成恩爱?

    你到底是那只眼睛看出来我们恩爱了?

    柳若晴不禁在心里翻了翻白眼,吐槽道。

    她理解太后是为了打圆场缓和气氛,可也不能睁眼说瞎话呀,说什么不好,竟然说她跟言渊那贱人恩爱?

    柳若晴瘪瘪嘴,没接太后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言渊用眼尾安静地看着柳若晴脸上的表情,她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可她眼中的嫌弃和反感,让他看的清清楚楚。

    他没有说话,只是唇角勾着似有若无的嘲弄。

    柳天心,等你对本王的用处结束了,本王一定亲手了断了你。

    “皇上驾到~~”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尖细的嗓音,打破了餐桌上诡异又冷凝的气氛。

    众人的目光,随后一并投向门口,紧接着,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长寿宫内。

    见他冠发高綰,棱角分明的五官俊美绝伦,唇角勾着隐隐的笑,邪魅又多情,风采翩翩的模样,着实夺人眼球。

    不用问都知道,眼前这清秀俊美的少年,便是这东楚最位高权重的男人,皇帝言朔。

    柳若晴看着言朔朝他们这边走来,心中忍不住惊叹,这容家果然是盛产美男的基因。

    言渊跟言绝这两人的长相,她就不说了,这东楚国权利最大的男人,也是这般俊美绝伦的美男子。

    这天底下,真的财权貌,都被他们容家人给占光了啊。

    光看这小皇帝的相貌,就知道先皇也绝对是个一等一的美男子了。

    “这位就是朕刚过门的九婶婶吧?”

    言朔才坐下,一开口,便将目标对准了柳若晴,也让她根本没有时间跟空闲去犯嘀咕。

    柳若晴抬起头来,朝皇帝言朔露出优雅的一笑,跟面对言渊的时候,态度完全不同。

    她心里可清楚得很,得罪了言渊,得多找几个比言渊牛x的人当靠山,一个太后远远不够,靠山这种东西,越多越好,她是绝对不嫌多的。

    皇帝可是这个王朝权力最大的男人,任凭那言渊再能蹦跶,还能蹦跶过皇帝?

    乖乖起身屈膝施礼,用她尽量能表现出来的温柔声音,道:“天心参见皇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