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皇帝言朔
    第23章皇帝言朔

    “九婶婶免礼。”

    言朔的声音也很好听,总之,这些言家人上辈子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拯救银河系的好事,真的是太得天独厚了。

    长得好,背景好,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只是,言朔对她的这个称呼,还是让她觉得有几分别扭。

    直接叫名字不就得了,干嘛要叫婶婶?

    好歹她还是个十八岁的黄花大闺女啊,给她塞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侄子,她实在接受不了啊。

    更关键的问题还不是这个,问题是,她真的不想跟言渊那贱人扯上关系。

    “多谢皇上。”

    柳若晴在心里嘀咕了一番之后,还是老实地在位子上坐了下来。

    言朔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在柳若晴的脸上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看上去知书识礼的九婶婶为什么让他隐约地察觉出了一些不安分?

    言渊也注意到了言朔停在柳若晴身上的目光,心里闪过一丝淡淡的不快,停在言朔身上的目光,冷了几分。

    察觉到了言渊不太高兴的目光,皇帝嘴角的笑容僵了僵,立即想办法转移了话题,目光投向一直没有说话的言绝,“八皇叔,你怎么了?”

    “这都没看出来,八哥明显是被人用下三滥的手段给暗算了呗。”

    回答他的是柳若晴那充满鄙视的声音,这鄙视,自然不是对着言朔,而是对言渊的。

    话音落下,见她的手掌,随意在言绝的背上拍了一下,言绝原本僵硬的身子,瞬间活动了起来。

    这动作虽然看上去漫不经心,却让在场看的人有些讶然。

    这西擎公主还会武功?

    聿王爷刚刚明显是被靖王爷点了穴,没想到她轻轻一拍,聿王爷的穴道就被解开了。

    众人都眨巴着诧异的双眼看着柳若晴,心中暗暗称奇。

    除了那些下人们之外,餐桌上的几个人,也是带着诧异目光看着柳若晴。

    尤其是言渊,柳若晴能这样随手就解开言绝身上的穴道,没有一定的武功造诣是绝对不可能。

    又想起昨天在聚味轩时,他看到的那敏捷迅速的身手……

    言渊的目光,安静地停在柳若晴的身上,若有所思地眯了起来。

    柳天心,看来……没那么简单。

    言朔也是用诧异的目光看了柳若晴一会儿之后,淡笑着收回了目光。

    看来,九皇叔这是遇上对手了,刚才,他果真没看走眼,这九婶婶可没表面上的么乖巧。

    只有言绝,像是遇到了救命恩人一般,感激涕零地看着柳若晴,“弟妹,还是你对皇兄好,皇兄向你保证,以后你在东楚,要是有哪个混蛋敢欺负你,皇兄一定六亲不认替你出气。”

    “六亲不认”这四个字,言绝特地加重了语气强调,目光,还狠狠地朝端着酒杯漫不经心地喝着酒的言渊瞪了一眼。

    该死的老九,这笔账,本王记下了,以后,看你这王妃怎么收拾你。

    柳若晴的唇角在听到言绝这句话的时候,得意地勾了起来,眼底,满满的笑意。

    真没想到,她随手这么一个动作,就又找到了一个盟友,还是誓死捍卫她的盟友。

    “谢谢八哥。”

    为了跟言绝更加亲近一些,柳若晴自动地将称呼换得更亲热了。

    八哥……

    言绝的唇角,抽了抽,“弟妹,你能换个称呼吗?”

    言绝无语,他能说,八哥这两个字,让他听着像只鸟吗?

    “为什么要换,我觉得挺好,挺亲切啊。”

    柳若晴也没多想,直接开口,让身边这个脸色本就不太好看的靖王爷又一次沉下脸来。

    八哥?

    他都没叫得这么亲,她倒是熟得快。

    看着柳若晴跟言绝之间的眼神交流,言渊终于看不下去了。

    手中的杯子,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发出摄人的声响,惊得所有人的目光,都一并往言渊的身上看了过去。

    “柳天心,你给本王安分点,眼睛往哪里看?”

    呦?

    咱们这靖王爷是吃醋了?

    言绝一脸好以整暇地靠在椅背上,双手环胸地看好戏,他可不认为这位九弟妹会在九弟面前让自己吃亏。

    下一秒,几声低低的抽泣声,在这偌大的长寿宫内偏厅内,响了起来。

    “王爷为什么要对妾身这么凶,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她的眼里,霎那间蓄起了泪光,无辜又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禁让人心生怜悯,就连上一刻还生着闷气的言渊,也愣了半秒,只是半秒。

    柳若晴的声音,开始逐渐大了起来,到了放声大哭的地步。

    “人家也是人生父母养的,父皇把我当个宝贝似的,到了你这里,我连跟草都不如,呜~~成亲第一天就抛下我走了,还让一条狗跟我拜堂,让我成了整个靳都城的笑柄,我还怎么在这东楚生存下去嘛,呜哇~~~这日子没法过了~~”

    太后也不知道有没有分清柳若晴这是装哭还是真哭,只是看着她眼眶红红的模样,心疼得直拧眉。

    眼神几次不满地看着言渊,充满了责备。

    言绝也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早说这九弟妹不是省油的灯,这表现,正合他意。

    只是,演得会不会夸张了点?

    柳若晴觉得自己的演技极好,要放在现如今的娱乐圈里头,绝对是影后级的。

    最起码,她现在把太后给骗得团团转,看到她这副委屈的小模样,就心疼得就差跟着流泪了。

    “好孩子,别哭了,你放心,有哀家在,老九休想欺负你半分,以后你要是在靖王府受了委屈,就过来跟哀家说。”

    太后一边心疼地轻抚着柳若晴的背,一边用责备的眼神再度看向言渊。

    成亲大典上不出现也就罢了,还拿条狗来跟天心拜堂,现在还好意思在她的长寿宫欺负人家。

    太后就生了言朔这么一个儿子,一心想要女儿却不成,如今,这西擎公主颇得她的喜爱。

    虽说是弟妹,可年纪跟言朔差不多,她自然也是当女儿来看,看她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当下心疼不已,哪里有什么心思去分辨她是真哭还是假哭。

    言渊原本就生着闷气,可现在被这个女人这么夸张的无端指责,心里的那团火,却一时间燃不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