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多了个盟友
    第24章多了个盟友

    看着她那夸张的模样,他甚至觉得有些好笑。

    “谢谢皇嫂,皇嫂你最好了。”

    柳若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夸张的演技,除了骗到了太后之外,根本没被任何人相信,可偏偏,她还洋洋得意得以为骗过了所有人。

    太后安慰好她之后,又将目光转向言渊,表情严肃道:“老九,之前你已经亏欠了天心了,从今以后,你可要好好对待她,切不可欺负她,知道吗?”

    “皇嫂……”

    言渊拧了下眉,他是不介意被皇嫂训几句,可柳天心这个女人分明是在装,皇嫂真的看不出来吗?

    “算了,皇嫂,您不要为难王爷了,怪就怪天心命苦,所嫁非人,谁让我们女儿家家的,只能听从父母之命,婚姻之事,根本不能自己做主,只怪天心命薄,不能得王爷欢心……”

    柳若晴长长地抽泣了两声,适时地卖乖道。

    她可不能以为让言渊在皇嫂面前受委屈。

    这长寿宫躲得了一时,她回去,还得在靖王府待着,她还是少得罪靖王府的老大才是。

    看着她这副模样,言绝和言朔均挑了下眉,完全没有要拆穿她的意思,只是好心情地靠在一边欣赏眼前这精彩的戏码。

    毕竟,身为东楚的靖王爷,可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哑巴亏,在自己妻子面前受了挫,还挺有意思的。

    两人的目光,带着幸灾乐祸,看向言渊,却见某人唇角,勾起了一丝摄人的冷笑,两人禁不住打了个冷颤,担忧地看向还有些洋洋自得的柳若晴,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命苦?所嫁非人?她觉得嫁给他言渊是所嫁非人?

    言渊的唇角,勾起了一丝讥讽,她是不是没看到她的父亲柳城鹤是怎么巴望着他娶她的?

    太后一边心疼地安慰着柳若晴,一边对身边站着的侍女道:“梅雪,去哀家寝殿中把早上哀家让你拿出来的东西取来。”

    “是,太后。”

    侍女退下,很快,便取来一个高级红木制成的小盒子,来到言渊面前。

    “这是母后临终前交给哀家的,说等你成亲了就给交给你的妻子,现在正好你回京了,哀家就把它还给你。”

    太后取出里面的东西,交到言渊手上,而她口中的母后,也就是太后的婆婆,言渊的亲生母亲,先太后。

    柳若晴站在一旁,原本还做做样子地啜泣着,可就在她看到太后从盒子中取出的那东西时,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应心锁。”

    她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伸手便要去拿太后手中的东西,却被言渊快了一步。

    “天心,你认识这应心锁?”

    太后刚才听她清晰地喊出这个名字,眼底有些吃惊。

    这应心锁可是先太后交到她手中的,她一直保存得好好的,没被任何人看过,天心还是来自西擎的公主,怎么会认识这个?

    “对啊,我不就是因为它才……”

    柳若晴的话,刚到嘴边,便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当下便立即捂住了嘴巴。

    糟糕!

    她在心中暗叫不妙,果然,见言渊眯起的双眼,像是探照灯一般地将她从上到下看了一遍。

    波澜不起的双眸,此时犀利得就像一把锋利的刀,无情地讲她剖开。

    她有些心虚,眼神,也不由自主地往边上避开了几分。

    “你因为它怎么了?”

    这一次,说话的是不是太后,而是言渊,他越来越觉得,眼前的柳天心并没有那么简单。

    尤其是她此刻飘忽不定的眼神,明显是在心虚。

    这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言渊的眼眸,带着几分危险地眯了起来,看着柳若晴越来越觉得浑身发毛。

    “我……”

    她在大脑里努力地寻找着可以用来搪塞言渊的借口,尽管,眼前的言渊,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好骗。

    “我……我是说,我就是因为它才嫁过来的。”

    “哦?”

    这一点,倒是让人新奇了。

    太后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将话给接了过来,“你知道哀家这里有应心锁?”

    “这个……”

    柳若晴故作尴尬地微微一笑,瞎扯道:“皇嫂,不瞒您说,之前,天心做过一个梦,梦里一个老人家给天心看了一样东西,他说,那个东西叫应心锁,老人家还跟天心说,天心这一辈子的夫君,会是一个拥有应心锁的人,当时,天心只当是一个梦没有在意,父皇让天心嫁给王爷,天心就嫁过来了,没想到……还真有。”

    说着,她故作娇羞地朝言渊看了一眼,可真正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应心锁上,甚至,看得她两眼放光了起来。

    太后听她这么说,丝毫没有半点怀疑,反而是掩着嘴,发出了两声不明深意的轻笑,“看来天心跟九弟的缘分还是命中注定的。”

    “呵呵,是啊,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的一个劫吗?

    柳若晴在心里,加了一句,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看到应心锁。

    这个东西,可是她穿越到这里来的罪魁祸首。

    当时,她就是拿到应心锁准备离开的时候穿越了,没想到,应心锁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这么说,她当时盗的无碑墓很可能是言渊的?

    尼玛,这么说,她是真的掘了他的坟?

    难怪这家伙横看竖看都看她不顺眼呢。

    柳若晴在心里吐槽道,心里整个心思都放在了应心锁上。

    她既然是因为应心锁穿越过来的,说不定,也能靠着应心锁穿越回去呀。

    这样想着,柳若晴的双眼便绽放出了更加明亮的光芒来。

    柳若晴随口编出来的故事能糊弄到太后,但是,要想轻易骗过言渊,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个女人分明打着应心锁的主意,她到底还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言渊眯着双眼,看着柳若晴一言不发,目光若有所思般,深邃了起来,盯得柳若晴浑身不自在了起来。

    自从应心锁出现之后,柳若晴这一顿饭都吃得有些心不在焉,一门心思地想着该怎么把应心锁从言渊手中拿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