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025.难道在外面养了小三
    第25章025.难道在外面养了小三

    反正强取豪夺是不可能了,只能智取。

    从长寿宫离开的时候,柳若晴便屁颠屁颠地跟在言渊的身后,笑得一脸谄媚和讨好。

    “王爷,王爷。”

    柳若晴急匆匆地跟在言渊身后出了长寿宫,没有先前的嚣张傲慢,此时的柳若晴,正一脸谄媚地站在言渊面前,笑得有些狗腿。

    “做什么?”

    “王爷,你那个应心锁,借我看看呗。我过两天就还给你,好不好?”

    惆怅!

    竟然沦落到要对着言渊赔笑的地步。

    言渊一听她跟他要应心锁,眼底,不动声色地掠过一抹不明的深意,“你要这个做什么?”

    “我要回家去呀。”

    柳若晴这话,脱口而出。

    “回家?”

    言渊眼中的怀疑,更加深了。

    柳天心要拿应心锁回西擎?她到底要应心锁做什么?

    他发现,这柳天心心里藏着许多他所不知道的秘密,她,根本不像是他所知道的那个柳天心这么简单。

    应心锁是稀释珍宝,传说应心锁磨成粉,有解百毒之效,可对柳天心来说,这种作用没任何意义。

    她……不是百毒不侵么?

    言渊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看着她眼中因为提起应心锁而绽放出来的明亮色彩,对她的怀疑也就更加深了。

    “我……我说的回家是靖王府啊,现在人家嫁给了你,你的家,就是我的家嘛……”

    意识到自己又说漏了嘴,柳若晴立即敏捷地改了口,跟着,又讨好般挽住言渊的手臂,面露娇羞。

    “王爷,我看那个应心锁也挺重的,你拿着累不累,不如我来帮你拿啊……”

    “……”

    “王爷,我想看看这个应心锁跟我梦里那个老人家给我看的那个一样不一样,你借我看看好不好……”

    “……”

    从出长寿宫一直到宫门口,言渊都没有再搭理过她。

    要不是为了要那个应心锁,柳若晴觉得,以自己那暴脾气,现在肯定上去跟言渊那家伙干上一架了。

    “王爷,王妃。”

    宫门口,王府的侍卫一直候在那里,看到他们出来,立即掀开了轿帘,等他们坐上去之后,便开始往靖王府回去。

    轿辇之上,不像早上刚进宫时那般令人窒息的安静,却是另外一番画面。

    “王爷,我给您按摩,您把应心锁借我看一眼呗。”

    此时,柳若晴正讨好般地站在言渊身后,捏着他的肩膀,言渊却依然无动于衷。

    “柳天心,本王不吃你这一套,要么安静坐着,要么从车里滚下去。”

    面对柳若晴的百般讨好,言渊由始至终都是同一副表情,丝毫没有半点动容的样子。

    他很清楚,眼前这个女人在打应心锁的主意,尽管他并不清楚她到底要应心锁做什么。

    柳若晴知道言渊可不是现代那些好忽悠的冤大头,也不是她能打得过的三脚猫功夫,权衡之后,她有些不甘心地闭上嘴巴,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言渊这家伙不好对付,得从长计议才行。

    她托着腮,看着窗外,若有所思,时不时还发出几声唉声叹气的声响。

    哎,不知道师父想我没有,我不在他身边,他会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哦,那老头岁数大了,万一她回不去了,他就没人给他送终了呀……

    想着想着,柳若晴便不禁担忧起现在那个孤家寡人师父。

    从小,他们师徒二人便相依为命,现在她走了,师父一定孤单死了。

    不行,她一定要拿到应心锁,快点回去才行。

    耳边传来她唉声叹气的声音,言渊回过头来,看到她那原本狡猾的眸子里,隐隐流淌着几分担忧,也不知道是在担心谁。

    或者,她担心的那个人就是她这一次想要应心锁的主要原因?

    尽管知道柳若晴的心里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可言渊并没有什么兴趣去挖掘,看了她一眼之后,便将目光收了回来。

    轿辇在半刻钟之后,在靖王府外停了下来。

    “王爷,王府到了。”

    侍卫的声音随后响起,轿帘跟着被拉开,同时,柳若晴的思绪也跟着被侍卫的声音给拉了回来。

    跟在言渊身后从马车上下来,远远的,便见徐管家站在王府门口神色焦急,看到言渊回来,便立即迎了上去。

    见徐管家在言渊耳边,嘀嘀咕咕地说了什么之后,便见言渊脸色微变,而后,并没有进王府,而是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骑马离开了。

    “鬼鬼祟祟的,还这么着急,不会是在外面养了外室了吧?”

    柳若晴看着言渊骑马离开的背影,眉眼向上一挑,轻声嘀咕道。

    下一秒,又见她眉头突然间拧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双眼抬起,看着言渊已经消失的方向,自语道:“皇嫂不是说那应心锁是言渊的母后留给他妻子的吗?他的妻子不就是我?”

    想到这个,她狠狠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有些后悔莫及,“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个,早知道就不用跟他废那么多话,那个应心锁本来就属于我的呀。”

    柳若晴的心理,越想就越是不甘心,紧跟着,她又想到了什么,眸光一亮,“不好,要是言渊在外面养了外室,他不会把应心锁拿去给他的外室吧?”

    不行!绝对不行!

    言渊在外面养小三她没意见,可要是把应心锁给了小三,那可不行,她还指着那应心锁回现代去呢。

    这样的想法刚从她脑海里闪过,柳若晴立即转过身去,快速朝正从王府门口回来的管家冲了上去,“管家!”

    徐管家回头,见柳若晴着急忙慌的模样,眼底升起了几分疑惑,“王妃,您有何吩咐?”

    “说!言渊是不是在外面养女人了?”

    因为着急,她揪着管家衣襟有些用力。

    这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倒是像极了发现自己老公有外遇的妻子。

    管家见她这副模样,还有她问出来的问题,脸上不免升起了几分诧异之色,

    管家听她这么说,又见她如此凶悍的模样,有些害怕的同时,脸上也顿生起几分诧异之色,“王妃,这……这怎么可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