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028.别院夜探
    第28章028.别院夜探

    他拧了下眉,目光,在柳若晴的脸上收了回来,没再理会她,便起身从餐桌前离开了。

    柳若晴见自己这一番动情的话,竟然对言渊起不了半点的作用,有些接受不了。

    “喂!言渊!喂!喂!言渊,你到底有没有在外面养女人,你给个话呀,言渊!言渊!”

    不管她怎么叫,言渊连头都不回,气得柳若晴顿时想要把面前的桌子给掀了。

    “什么意思啊,老娘说了那么多的情话,你特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你就没有一点点的感动?”

    她气得炸毛,音量也不知觉间提高了几分,言渊本就是练武之人,听力比别人要敏锐许多,虽然离开了用餐的偏厅,可柳若晴这一番话,却完完全全,一字不落地落入了他的耳中。

    感动?

    感动倒是没有,只是,那个女人的心思,并不是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见言渊始终没再搭理她,柳若晴有些苦恼,见她一手抚着下巴,一手插着腰,垂目嘀咕道:“没想到言渊那小赤佬软硬不吃,真要逼我干老本行?”

    哎,只不过是要个应心锁而已,没想到这么难。

    柳若晴看着眼前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俨然已经没了胃口。

    回到房间,一直等到了夜深,小月见她似乎还没有要睡觉的意思,便禁不住出声道:“公主,夜深了,您赶紧休息吧。”

    “嗯。”

    柳若晴点点头,心里还记挂着言渊身上的应心锁,哪里睡得着,不早点把应心锁拿到手,她真的担心言渊会拿去给养在外面的女人。

    “对了,小月,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公主,已近子时了。”

    “子时……”

    那就是凌晨零点了?

    这个时候,言渊应该睡下了吧?

    她一边思考着,一边回到床边躺下,小月伺候好她入睡之后,便从房间离开了。

    为了保险起见,柳若晴在床上又躺了半个时辰之后,才从床上起身,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间,直奔书房的方向过去。

    言渊昨天回京之后,就没回东苑,而是睡在了东苑边上的别院。想必今天也不会例外。

    柳若晴走到别院外的时候,踮起脚尖望去,别院房间里的灯已经灭了,二楼的房间,一片漆烟。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得意,那双明亮的眸子,在烟夜之中也显得格外璀璨。

    她没有直接推开院门进去,而是走到侧面,翻墙而入。

    她的轻功很好,虽说未必比得上言渊,但是,也能算得上数一数二。

    进了院子,她摸索着来到房门外。

    本想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推了下房门,没想到门就这样开了。

    “啧啧啧,言渊这家伙的心可真大,睡觉连门都不关。”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哪个小毛贼敢闯到靖王府来偷东西,而且,敢闯靖王府偷东西的,就算是锁了门也没用。

    她一边嘀咕着,一边蹑手蹑脚地进了屋。

    床上的言渊刚睡下没多久,天生的敏锐让他在柳若晴刚出现在房门外的时候,就已经醒了。

    一道冷光,从他眼底淌过,他躺在床上没有动静,心里倒是好奇这个女人三更半夜闯到他书房里来想干什么。

    他始终闭着眼,在房间里行走的脚步,虽然已经竭力放轻,可在他面前,丝毫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闯进房间的脚步,离他越来越近了,最后,在他床边停了下来。

    柳若晴的手,停在他的手臂上,用一股极轻的力量推了他一把,“言渊?言渊?你睡着了吗?”

    言渊没有回应,双眸依然紧闭着。

    “哈哈哈~~”

    半晌过后,得意的低笑声,从柳若晴的口中传出,“睡得跟死猪一样,这下还不让我为所欲为?”

    沉浸在她自己思绪里的柳若晴完全没有注意到言渊微变的脸色,继续讽刺道:“亏我还以为你是个绝顶高手呢,有人闯进来都不知道,幸好是我,要换做是刺客,你现在都身首异处了。”

    像是难得抓住了一个“欺负”言渊的机会一般,见言渊熟睡了,她用手,捏着言渊的脸,压低了声音,得意道:“说,你是不是猪!快说!你到底是不是猪!”

    看着言渊始终没什么动静,柳若晴乐坏了,言渊要是知道她这样玩他,会气得原地爆炸了吧。

    好在,她还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不敢多“欺负”言渊,要是把这位大爷弄醒了,她就死定了。

    脚步,开始从床边移开,小声地在房间里搜寻着。

    言渊缓缓地睁开眼,脸色烟到了极致。

    柳天心,你是第一个敢捏本王脸的人,看来活到这么大,你还没学过“死”字怎么写!

    此时的柳若晴,哪里会注意到身后有一双杀人的目光停在她的背上,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寻找某宝物上。

    “奇怪,到底放哪里了?”

    她苦恼地挠了挠头皮,找了一番之后,也不见应心锁的影子。

    “难道这里有暗格?”

    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这些个搞政—治的,说不定有很多不可告人又不能销毁的秘密藏在什么别人不知道的地方。

    言渊那个渣渣,谁知道有没有谋朝篡位之心,说不定还跟外敌勾结了呢。

    柳若晴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在房间里每一个角落里翻着,墙上的挂画也没放过,可始终找到任何暗格或者暗室机关之类的东西。

    “还是没有,贱人把它藏哪里了?”

    床上的言渊,听着她的嘀咕,眉头,悄然一拧。

    这个女人到底要找什么东西?竟然喊他贱人?

    该死的,她是不是私底下都是这样喊他的?

    言渊的心底有几分恼怒,却并未发作,始终保持沉睡的状态,尽管脸色已经沉得有几分难看了。

    紧跟着,他又感觉到柳若晴的脚步重新朝他走来,跟着,在他面前停留了片刻。

    “难道在他身上?”

    她打量着言渊沉睡的容颜,不禁称赞道:“连睡觉都怎么好看,可惜了,这么一张好看的脸,竟然长在这种人身上,简直暴殄天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