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029.被抓包
    第29章029.被抓包

    她似乎是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看着言渊的睡眼,品头论足道。

    言渊的眉心又一次蹙了起来,什么叫他这种人?什么叫这么好看的脸长在他身上是暴殄天物?

    柳天心,你是嫌你的命太长了是吗?

    在对言渊品头论足了一番之后,柳若晴又将目光投向他那一身高级冰蚕丝制成的睡衣之上,微微敞开的领口,隐约可见其中若隐若现的锁骨和古铜色的肌肤。

    她的眼底,突然间一亮,“肯定在他身上!”

    她突然想起来,今天从宫里回来之后,他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坐在偏厅里吃饭,也没去别的地方。

    既然房间里找遍了都没有,那应心锁八成是在他身上没错了。

    “小样儿,竟然把东西藏这么深,你以为把它放在身上,姐就拿不到了?”

    话音刚落,她已经爬上了言渊的床,在他身上蹲了下来,两人呈一上一下的姿势对着。

    “先把衣服脱了再说。”

    只听柳若晴轻声嘀咕了一句,手已经朝言渊的领口伸过去了。

    言渊的脸色顿时骤变,好几次,他都想睁开双眼,将这个无耻的女人从床上扔下去,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要来找什么东西。

    柳若晴动作十分利索地将言渊的上衣给解开了,古铜色的肌肤,伴随着完美的肌肉线条,毫不掩饰地呈现在她的面前。

    柳若晴看着,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尼玛,这身材好得连专业男模都得自惭形秽了吧。

    瞧瞧这分明的八块腹肌,好想摸一摸啊。

    心里这样想着,手就忍不住往他的身上伸了过去,眼神还有些猥琐,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脱人家衣服的目的是干嘛了。

    手指,开始不规矩地在他身上不安分了起来,“啧啧啧,这身材,平时房事肯定做了不少。”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的行为和用词,已经让言渊的脸色,越来越烟。

    或许是烟夜的光线太暗,又或者是柳若晴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言渊那诱人的肌肉线条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言渊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

    她此时在言渊身上的每一个动作,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无疑是一种变相的挑衅。

    这个该死的女人,还没摸够么?

    他紧咬着愤怒的牙关,拳头,因为极度的忍耐而握紧了。

    突然间,柳若晴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嘀咕了一声,“差点把正事给忘了,都怪你。”

    终于,她不安分的手指,从言渊的身上收了回来,也让神经紧绷着的言渊悄悄地松了口气。

    言渊的身上清晰可见,什么都没有,她甚至连他睡衣上的内袋都给翻过了,还是不见应心锁的影子。

    费了那么大的劲,始终没有找到,柳若晴不禁有几分气馁,叹了口气,在言渊的身边坐了下来。

    “身上都没有,那到底放哪里去了?”

    她又将视线投向言渊的身上,眼眸子,加深了几分,“难道藏在内—裤里头?”

    不会吧,要真是藏在亵裤里头,这贱人也太恶趣味了。

    想了想,柳若晴还是觉得不太可能,起身打算从床上离开,可臀部刚移开床面,又重新坐了回去。

    “来都来了,万一真的在内—裤里,我就这么走掉,不是白来了么?”

    这样想着,她的目光,朝言渊的下身看了过去。

    脑海里想象着自己一旦被言渊逮住的画面,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随后,又开始自我安慰道:“切,不就是看一眼嘛,言渊这种千人斩说不定心里还偷乐呢。”

    她轻声嘀咕着,这样安慰自己,却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可就这样走了,她又不甘心。

    为了她能回到现代去,也只能咬咬牙拼了。

    反正就算是看了,言渊不是也不知道嘛。

    在心里做了一番的思想斗争之后,她硬着头皮,伸出手,往言渊的亵裤带子上伸了过去。

    终于,还是言渊率先忍不住了,在她的手,扯着他的裤带时,他伸出手,拽住了她的手腕。

    一个敏捷的翻身,将柳若晴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惊得柳若晴半晌没有回过神来,也没意识到自己此刻“危险”的处境,只是傻眼地盯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俊颜,张大了嘴巴。

    言渊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下一秒,她便意识到了什么,手往脸上伸去,才想起自己过来得太着急,忘了做掩护了。

    “糟了,忘记把脸给挡了。”

    双手快速挡住了自己的脸,透过指缝,观察对面之人的脸色,心头暗叫不妙。

    “现在才想到要挡脸,是不是晚了?”

    好听低沉的嗓音,在柳若晴的头上方想起,带着一股毫不掩饰的嘲弄,让柳若晴有些泄气地将手给放了下来。

    紧跟着,在言渊说话之前,立即露出了谄媚的干笑,“呵呵,王爷,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言渊的唇角,始终勾着那一抹嘲弄,看着柳若晴讨好的笑容,眉毛微微动了两下,“本王还不醒来的话,这书房里遭贼了都不知道。”

    “贼?”

    柳若晴的脸上立即装出一副惊恐的模样,视线朝两边上下扫了一遍,道:“贼在哪里,我好害怕,王爷……”

    说着,小嘴一瘪,眼底立即蒙上了一层雾气,却被言渊一个没好气的眼神给硬生生地打压了回去。

    他懒得跟她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道:“本王没时间陪你在这里演戏,说,三更半夜闯到本王的房间里做什么?”

    “我……”

    眼珠子不停地转动着,大脑也跟着快速旋转,很快,她便给自己找了一个十分合理又让言渊无从怀疑的借口。

    言渊的目光,也停在柳若晴的脸上,看她的眼珠子不怀好意地转动着,知道她又开始编谎话了,可他并没有要拆穿她的意思。

    而后,便见柳若晴的眸光投向他,眼底,潋滟起了羞涩的波光,脸蛋一红。

    下唇带着几分刻意地轻轻咬着,眸光闪亮,淌出了自认为十足的诱惑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