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030.就这样不管她走了?
    第30章030.就这样不管她走了?

    “不瞒王爷,其实……其实妾身……妾身是担心这风寒露重的,不知道王爷睡在这书房里舒服不舒服,就想进来探视探视,本想过来给王爷盖好被子就走,没想到竟然吵醒了王爷,妾身真是该死……”

    哎呀妈呀,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说出这种酸溜溜的话来,太特么恶心了。

    “哦,是吗?”

    言渊的眼底,掠过一丝嘲弄,看着柳若晴明显言不由衷的说辞,冷笑了一声,锐利的眸光,扫向自己已经敞开的衣服,淡淡撇了一眼,道:“给本王盖被子,需要先把本王的衣服脱了?”

    他的声音依然淡淡的,却十分好听,尤其是在这深邃的烟夜里,极具诱惑力,即使是柳若晴这种在帅哥堆了见惯了场面的人,也都禁不住脸红心跳。

    尤其是经他这么一提醒,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地朝言渊的小腹上看了过去,那坚硬的八块腹肌,还是看得她忍不住咽口水。

    “我……我其实……”

    她僵硬着嘴角,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圆谎。

    尤其是面对言渊这诱人的体格,大脑根本就不听使唤。

    突然间,言渊笑了,眼神中,多了几分邪魅的味道,牙齿整齐又洁白,配上这绝世的一笑,简直是做了孽的好看,看得柳若晴连眼睛都转不开了。

    她再一次咽了咽口水,感觉到言渊的指腹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滑着,指腹还有些温热,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柳若晴的身子瞬间僵硬了。

    “看来本王是太冷落爱妃了,这才刚成亲没多久,爱妃就耐不住寂寞,三更半夜爬到本王的床上来。”

    言渊的动作虽然十分温柔,可说出来的话,极具讽刺的味道,听得柳若晴禁不住蹙起了眉,眼底立即升起了一丝不悦,原本对言渊刚刚那有一瞬的好感,瞬间消失无踪。

    去你大爷的耐不住寂寞,老娘再寂寞,也看不上你好吗?

    柳若晴在心里,默默地对着言渊翻了一下白眼。

    “我要走了。”

    她板着脸开口,伸手要将言渊推开,可手接触到言渊坚硬的胸膛时,还是禁不住无耻地摸了两把。

    “这就要走了?爱妃难道不失望吗?”

    言渊挑了挑眉,并没有要放开柳若晴的意思,眼中加深的那一丝玩味,让柳若晴看着极为碍眼。

    “不,我不失望,对性.无能的男人,我也没抱过什么希望。”

    柳若晴的心里,藏着一团火,很显然,她完全没意识到说出这句话是多么一件危险的事。

    言渊的眼眸,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缓缓眯了起来,看着柳若晴眼中的嘲讽和不屑,沉声道:“你说本王性.无能?”

    “难道不是?”

    柳若晴挑了挑眉,虽然他这个样子,真的很难跟“性无能”扯上关系,可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在新婚期间丢下妻子跑来书房睡?

    不是性无能是什么?

    言渊看到了柳若晴眼中那一抹毫不掩饰的嘲讽和不屑,原本微愠的唇角,突然间勾了起来,“看来本王是让爱妃误会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往自己的裤带上伸去,“本王是时候要跟爱妃证明一下,本王是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很快,柳若晴便在他这听似温和的话中,听出了其中蕴藏着的危险,她瞬间头皮一紧,看着言渊嘴角揶揄着的那一抹笑,还有他正在忙着解开裤带的那只手,双眼猛地瞪大。

    “你想干什么?”

    她伸手,猛地将言渊从自己的身上推开,也顾不上许多,手忙脚乱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快步朝书房外跑去。

    “要死了,要死了……啊!”

    言渊慵懒地跨坐在床上,敞开的内衫松松地垮着,看着柳若晴急着逃跑的背影,嘴角勾着似有若无的笑,下一秒,却被她“啊”的一声夺去了注意力。

    紧跟着,便是一阵重物落地的沉闷声响响起,言渊的眸光微微一凛,下了床,朝门口走去。

    见柳若晴整个人毫无形象地趴在门口,一手捂着手肘,龇牙咧嘴着。

    而王府里负责巡夜的侍卫听到柳若晴这一声喊叫,都朝这边急匆匆地过来。

    借着月光,他们看清了趴在门口,看上去极为狼狈的柳若晴时,脸上露出了几分诧异的神色,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做。

    同时,他们还看到正敞着里衣从屋内出来的言渊,现场的气氛,更加诡异了。

    “参见王爷。”

    见言渊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下去,侍卫们如临大赦,立即转身退下。

    这三更半夜的,王爷跟王妃在玩什么呀。

    王妃那姿势……

    侍卫们想着,眼里不禁露出了几分暧昧的笑。

    柳若晴这一摔,有些严重,因为夜里光线太暗,再加上自己刚才走得有些着急,根本没注意书房那么高的门槛,就这样,硬生生地被绊倒在地,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手肘直接撞向地面,她甚至听到了骨头被砸碎的声音。

    就连脚踝处,都传来一阵又一阵刺痛。

    糟了,很可能粉碎性骨折了。

    根据她所学的那些医学经验来判断,她现在骨折的概率很大。

    尼玛,这太丢人了。

    她努力地想要撑着站起,可奈何只要稍稍动一下,就疼得她脑门都要炸开了。

    再加上身后还站着言渊那个贱人,不用看她都能想象得到他此时的眼神有多么幸灾乐祸了。

    她咬咬牙,似乎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处境过于窘迫,她怒气冲冲地回头,对上了言渊一副看戏的模样,大声嚷道:“你们家的门槛做这么高干嘛?”

    她几乎是喊出来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掩饰自己内心的心虚,最起码,在气势上,不能输给言渊。

    言渊挑了挑眉,眼神淡漠地扫过她还趴在地上起不来的身子,而后,完全无视了柳若晴,转身回到里屋,事不关己的模样,让柳若晴傻眼了。

    我艹!

    就这样不管她走了?

    这渣男什么人品啊,她可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啊,虽然没拜堂,可也是公认的靖王妃啊,他太后嫂子跟皇帝侄子都承认的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