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032.腿折了
    第32章032.腿折了

    柳若晴这一喊,几乎将王府上上下下已经睡下的人全给叫醒了,一个个紧张兮兮地从屋内跑出来,同时,负责夜巡的那些侍卫也跟着朝这边跑来。

    当看清喊得这么大声的人,是他们刚过门的王妃,以及正抱着王妃的王爷时,一个个都傻眼了。

    大家面面相觑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王妃喊非礼她的人,是……王爷?

    这怎么可能,王爷还需要非礼她?

    可王爷这个时候敞着衣衫抱着王妃又是怎么回事?

    大家站在那里,谁都没有出声,只是听着柳若晴继续喊着非礼,强奸。

    王爷跟王妃就算是打情骂俏,也不要发出这么大的动静吧?

    众人一脸烟线。

    而此时的言渊看着这么多下人异样的目光,脸色已经烟得有些难看了。

    看着手上抱着的依然还在叫嚣不停的女人,他烟着脸,每一个字,几乎是咬着说出口的,“柳天心,本王让你闭嘴,听到没有?”

    “你放开我,我就闭嘴。”

    柳若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处境,看着周围那么多下人和侍卫,突然间像是有了个靠山一般,洋洋得意了起来。

    反正吧,她不要脸,言渊还要脸呢。

    她就不信,这么多人看着,他还能对她下手。

    “好,我放。”

    柳若晴正得意着,却感觉到原本抱着她的力量,忽地一松,等她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啊!”

    尖锐的惨叫声,在靖王府内响起,柳若晴就这样硬生生地被扔在了地上。

    原本就疼得让她发指的脚踝和手肘,被这么一摔,更是疼得她差点就要咬舌自尽了。

    她狠狠地抬眼瞪着言渊那一脸事不关己的脸,大声怒道:“言渊,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暗算我!”

    刚刚这样一摔,不知道会不会让她摔成大小便失禁。

    “暗算?”

    言渊冷笑了一声,“刚才不是你让本王放手的么?”

    “我……”

    柳若晴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到了嘴边的话,被他硬生生地给驳了回去,瞬间有一种搬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那你也要提前通知我一声,让我做个心理准备啊。”

    “对不起,本王没这个习惯。”

    言渊冷睨了她一眼,直接丢下她,拂袖而去。

    只留下一众下人和侍卫们,一个个带着不同的表情看着她。

    倒是徐管家还算有点良性,立即招呼人将柳若晴扶起,“王妃,您没事吧?”

    “没事,脚摔伤了。”

    柳若晴沉着脸,口气不是太好。

    徐管家见她蹙着眉头,咬着下唇忍痛的模样,想必是真的摔得不轻。

    唉,这王爷也是,什么时候多了这心思,跟王妃这般计较。

    徐管家在心里,有些诧异,也有些觉得好笑,这可真不像自己看着长大的靖王爷呢。

    “你们两个扶王妃回去,你去请大夫过来给王妃看看。”

    “是,管家。”

    在下人的搀扶下,柳若晴回到了东苑。

    很快,大夫便过来了,给柳若晴仔细检查了一番之后,脚扭伤了,伤及筋骨,所幸并没有移位,只要休息大半个月就能恢复,又帮她将骨折了的手肘接好,开了一些疗伤化瘀的药之后,便离开了。

    柳若晴躺在床上,看着被绑成猪蹄一样的右脚和手臂,连连叹了好几声气。

    “唉,折腾了一晚上,应心锁没找到,还把自己的腿给弄折了,这也太背了。”

    柳若晴越想,心里就越是不甘心,可奈何这脚最起码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好,再想潜入言渊的书房“行窃”,恐怕暂时是没机会了。

    “怎么办呢?”

    这言渊八成是克妻命,才回来两天,就把她的腿给克折了,要是继续在这里待下去,谁知道会不会连小命都没了?

    “难道还要本小姐跟渣男示好吗?”

    这是柳若晴最不情愿做的事情,再说了,那个软硬不吃的贱人,跟他示好,还不如跟头猪示好呢。

    “哎呀,怎么办呢?”

    柳若晴躺在床上,整个人显得十分苦恼和沮丧。

    翌日,小月一早就进来伺候柳若晴起床了,看着床上熟睡的柳若晴,小月无奈地叹了口气。

    “柳姑娘真是可怜,被皇上逼着代替公主千里迢迢嫁过来,竟然还这么不受待见。”

    虽说这东楚靖王妃的身份有多尊贵,可只有亲身经历了才知道,这个位子,未必这么好坐。

    “臭言渊,我跟你势不两立!”

    床上的柳若晴,突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惊得小月猛地将目光投向了她。

    “公主,您醒了?”

    “妈呦,痛死我了。”

    柳若晴紧锁着眉,坐在床上,手捧着受伤的脚踝,龇牙咧嘴着。

    “公主,您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

    看着小月,柳若晴便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西擎那个卑鄙无耻逼着她嫁过来狗皇帝。

    要不是他逼着她嫁过来,她也不至于落到腿断手残的下场。

    小月也知道柳若晴心里很气柳城鹤逼她嫁过来的事,可是没办法,公主再大婚前夕逃婚了,这不是让靖王爷难堪么,更往大了说,让靖王难堪,不就是让整个东楚难堪?

    西擎的国力和军力都远不及东楚,一旦东楚发难,西擎未必抵挡得住,到时候,西擎恐怕就也有危险了。

    为了保障西擎百年基业,皇上也只能这样做了,哪怕这样的做法,有些冒险,也有些自私。

    “公主,奴婢伺候您更衣吧。”

    小月作为一个下人,也没有任何评判对错的资格,对于她来说,只能安守本分地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柳若晴心里虽然不爽自己被逼替嫁的事,可她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知道小月只是个下人,她也没什么能耐帮她,便只能叹了口气。

    小月伺候她洗漱完毕之后,在房间里用过了早膳,也只能在房间里憋着了。

    大夏天的,外面太阳这么大,她也不想出去,可在房间里,她又没事可干。

    真的难以想象,古代这些女人都是怎么打发日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