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033.送给言渊的礼物
    第33章033.送给言渊的礼物

    也是,这古代男人都是三妻四妾,大家都忙着挤兑自己的情敌,又争宠又争夺家产的,这日子,过得当然充实了。

    可现在,她除了待在房间里发呆之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难不成真的让老娘去跟言渊那贱人搞好关系?”

    柳若晴单手托着腮,那只受伤的脚放在凳子上,抿着唇沉思着。

    “可是……要怎么跟他搞好关系呢?”

    送礼?

    那贱人富得流油了,什么大礼他能看得上?

    再说,他看得上,她也送不起啊。

    送女人?

    万一那贱人真的那方面不行,给他送女人,他指不定还觉得她在羞辱他呢。

    “真烦人。”

    柳若晴苦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思考了半晌之后,都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方案出来。

    最后,她只好对着站在门外的小月喊道:“小月,你进来。”

    三个臭皮匠,还赛过诸葛亮呢,说不定小月会有办法。

    “公主,您有什么吩咐吗?”

    “来,坐下。”

    柳若晴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位子,对小月道。

    小月依言在柳若晴面前坐下,双眸认真地看着柳若晴,重复道:“公主,您唤奴婢有何吩咐?”

    柳若晴歪着脑袋,沉默了几秒钟后,看向小月,道:“诶?你说,我要跟言渊那贱人搞好关系的话,该送点什么给他比较好?”

    “公主要跟王爷搞好关系?”

    小月的眼底,多了几分兴奋的色彩。

    公主总算是想通了,就算公主上头有太后护着,可毕竟她们现在住在靖王府里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公主怎么会不明白。

    太后再护着公主,还能拂了靖王爷的脸面吗?

    公主要是继续跟王爷作对下去,最后还不是自己自讨苦吃么?

    “嗯,是是是。”

    她点头如捣蒜,一心想着早点将应心锁拿到手,根本没什么心思去跟小月解释什么,见她这么高兴,也随她去了。

    “公主,奴婢觉得吧,王爷他如此位高权重,送什么他都看不上眼,依奴婢之见,公主最好是送上您的心意。”

    “我的心意?”

    柳若晴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什么叫送上她的心意?

    难不成,让她把自己送给他?

    呸!

    那贱人上辈子烧好香了吗?

    “嗯,奴婢觉得,公主不如趁这几天行动不方便,就在屋内给王爷绣个手帕或者荷包,王爷知道是您亲自绣的,心里自然也就知道您的诚意了啊。”

    “你让我刺绣?”

    这出的什么馊主意,这些古人就不能有点创新,怎么跟电视里演的一样,女孩子送心上人定情信物,不是荷包就是手帕,能别这么土吗?

    柳若晴看着小月那双明亮又雀跃的眸子,不禁翻起了白眼。

    真服了这些古人了。

    “是呀,公主,奴婢觉得,这个主意挺好的,公主您这么聪明,绣出来的东西,王爷一定会满意,而且,会对公主您刮目相看呢。”

    “呵呵……”

    柳若晴看着小月那雀跃的模样,没好气地干笑了两声,心里真不忍心泼她冷水。

    是,她承认,她真的如小月所说,简直聪明得令人发指,可是,她真的不会刺绣好吗?

    她就不是为这个时代而生滴。

    不过嘛……话又说回来,其实,小月这方法也不是不行。

    古代的女人又土又没创意,那男人不也一样,一收到女孩子送的荷包和手帕就高兴得像当了皇帝似的,指不定言渊那贱人也好这一口呢?

    这样想着,柳若晴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对小月道:“那好吧,你给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我要绣一条手帕给王爷。”

    “是,公主,奴婢这就去准备。”

    看着小月兴高采烈地出了房间的门,柳若晴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傻丫头,可别抱太高的希望,你家公主我的手艺……真的……”

    很可能会惨不忍睹。

    这句话,柳若晴都没脸说出口。

    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下午时分,言渊从早上进宫上早朝之后,就没有回来,而柳若晴因为脚上的伤,午膳也是小月直接端到东苑来给跟她吃的。

    “啊!”

    “啊!啊!”

    “啊!”

    言渊从宫里回来的时候,已近黄昏时分,刚一进王府,便听到从东苑传来柳若晴连续不断的惨叫声。

    他拧了下眉,见管家经过,便指着东苑的方向问道:“柳天心又怎么了?”

    “这……”

    管家有些为难地蹙着眉,朝东苑的方向看了一眼,道:“王爷,王妃她已经从早上开始叫到现在了,老奴担心王妃出事,还特地过去看,不过,被王妃的婢女给拦住了,只是说王妃脚疼,不希望被打扰,老奴就只好出来了。”

    “叫了一天了?”

    言渊的目光,朝东苑的方向看了过去,双眸略带沉思般地眯了起来。

    这可不像是脚痛的叫声。

    心里隐隐地升起了一丝担忧,他提起脚步,朝东苑的方向走了过去。

    刚走到东苑门口,柳若晴那时不时传来的一声惨叫声便更加清晰了。

    小月看到言渊过来,有些吃惊,原本拦住了管家,是想等公主完成了那手帕之后,给王爷一个惊喜,可现在是王爷亲自来了,她总不能连王爷都拦着吧。

    “奴婢参见王爷。”

    小月立即屈身行礼,里头还时不时地传来一声又一声的惨叫。

    言渊的眉头,微微一拧,指着里头的方向,道:“她在做什么?”

    “公主她……她在刺绣。”

    “刺绣?”

    言渊的眼底,闪过一丝讶然,虽说她身为皇家公主,养在深闺的女子,会刺绣并不是一件什么稀奇的事。

    可是,这事若是摊在柳天心的身上,总让他觉得有些别扭。

    见小月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言渊的目光,朝里屋看了过去,跟着,提起脚步,朝里走了进去。

    “啊!”

    刚到门口,里头又传来柳若晴一声惨叫,紧跟着,便是一阵放弃般的哀嚎,“小月~~刺绣真的好难啊”

    这个时候,言渊才完全看清楚了里头的情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