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034.人家最喜欢王爷了
    第34章034.人家最喜欢王爷了

    柳若晴那只断腿正翘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那只摔成骨折的手上,拿着一条纯白色的丝帕,另一只手拿着针,十根手指已经缠满了纱布,上面还隐隐地渗着淡淡的血丝。

    言渊看着眼前这副着实好笑的场面,一向淡定的他,也禁不住抽了两下唇角。

    “咳咳……”

    他轻咳了两声,瞬间便将柳若晴的注意力引了过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说的就是此刻柳若晴跟言渊之间的关系。

    柳若晴一看到言渊,脸色立即便沉了下来,若不是想到自己要跟他打好关系,她刚才到了嘴边极具敌意的话,恐怕就要喊出口了。

    “呦,是我家王爷呢,今天怎么这么好,来看我了?”

    言渊没想到柳若晴对他的态度竟然有怎这么大的转变,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甚至还有些不习惯。

    刚才,他明明看到她听到他声音回头时眼底流露出来的敌意,可下一秒,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这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他可不认为她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昨天被他硬生生地扔在了地上,她能就这样算了?

    看着柳若晴嘴角那僵硬的笑容,他随意地扯了扯薄唇,提步跨了进去,道:“怎么?难道爱妃不希望本王来探望探望你吗?”

    爱妃?

    还能再假惺惺一点吗?

    柳若晴在心里瘪了瘪嘴,脸上确实一副欣然的模样,娇羞地垂着眸子,道:“哪有,人家最喜欢王爷来看人家了,王爷您坐,小月,看茶。”

    “是,公主。”

    小月看着言渊跟柳若晴之间如此亲热的交流,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真好,王爷总算是开始心疼起公主来了。

    柳若晴看着言渊在自己的面前坐下,天知道她心里有多嫌弃这个无耻小人,可为了大局,为了她的应心锁,她只好忍了。

    言渊的目光,朝她手上拿着的那条手帕投了过去,“爱妃这是在绣什么呢?”

    “呃……呵呵,没什么,反正现在也动不了,就随便拿来打发时间嘛,呵呵呵……”

    她一边干笑着,一边将手帕往自己的身边一放,不想让言渊这么早就知道自己的意图。

    言渊倒是没往深了去想,看这女人十指都裹成这样就知道,她根本就不懂得刺绣,这样躲躲藏藏的,怕是被他看到笑话她吧。

    尽管,他有时候觉得,这个女人并不是那么在乎这些。

    柳若晴见言渊坐在她面前没说话,也难得没板着面孔,她便将手帕放置一边,试探性地开口道:“王爷,昨天皇嫂给你的那个应心锁你放哪了?”

    可千万别真的给了他养在外面的女人。

    言渊的眉毛,动了一下,缓缓抬起眼眸子朝她看了过去,看到她眼中隐隐流露出来的期待,还有昨天的一系列行为,他渐渐地猜到了什么。

    “你昨晚闯到本王的书房,就是要找应心锁?”

    他的声音,沉了下来。

    “是啊……呃……不是。”

    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柳若晴立即摇了摇头,不自然地干笑了两声,心虚道:“我昨晚不是说了嘛,担心夜寒露重得,怕王爷着凉才去的。”

    这话虽然听上去中听,可从柳若晴的口中说出来,丝毫没有半点可信度。

    言渊不是傻子,更加不可能被她这么轻易忽悠了。

    而且,从柳若晴的口中,他完全可以听出来,这个女人对应心锁十分重视,甚至……

    他的目光,带着打量般看着柳若晴,渐渐明白了她突然转变的态度。

    这个女人,是想跟他搞好关系,才突然间锁起了对他所有的敌意吧?

    言渊在心中暗忖道,脸上却不露声色,道:“你问应心锁做什么?”

    他随手端起小月奉上来的茶水,浅浅地抿了一口,随口问道。

    “我……”

    柳若晴的眼珠子,很快地转了转,道:“我不是昨天在皇嫂那里,看到它真的好漂亮,我好喜欢嘛,就想借来看看。”

    没错,是借用,只是,什么时候归还,那就不一定了。

    柳若晴在心里,坏坏地加了一句,眼珠子上下狡黠地打转着,而她所有的表情,都落入了言渊的眼中。

    他勾了勾唇,依然不露声色,将茶杯放下之后,道:“这是母后留给本王王妃的,不适合外借。”

    可这话一说出口,言渊就后悔了,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果然,柳若晴听他这么说,眼珠子瞬间亮了起来,“我不就是你的王妃么。”

    这个时候,柳若晴觉得自己真的蠢到家了,昨天皇嫂都说过了,那应心锁是先太后留给言渊他老婆的。

    她回府的时候都想到了,结果,等言渊回来的时候,她就把这档子事给忘了。

    真蠢!

    要是早想到这一点,她就不用摔得半身不遂,还要连带着为了讨好他,十根手指都遭殃了。

    言渊看着她眼底绽放出来的光亮,还有让他不明所以的懊恼,他慢条斯理地放下了茶杯,看向柳若晴,道:“本王跟你拜过堂吗?”

    “……”

    一个漫不经心的问题,问得柳若晴愣是一个字都回答不出来。

    你大爷的,他们确实没拜过堂,这贱人,竟然拿拜堂这事儿在这里等着她。

    她咬着下唇,心里恼火得很,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言渊的话。

    见言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模样,勾唇道:“你我既无夫妻之名,又无夫妻之实,严格上来说,你只是住在我靖王府的一个客人,算不上本王的王妃。”

    一句话,堵得柳若晴差点背过气去。

    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敢情当初不跟她拜堂,是有后招呢。

    看着柳若晴瞪着眼就要吐血的模样,言渊的心里,竟多了几许报复的快感。

    他提步走到柳若晴面前,轻轻俯下身去望着她明亮的眸瞳里渐渐淌出来的火光,道:“或者,你考虑跟本王完成了夫妻之实,本王或许可以考虑把应心锁给你。”

    说完,在柳若晴怒火冲天的眼神中,转身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