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036.不动声色地打小报告
    第36章036.不动声色地打小报告

    就如柳若晴预料的一样,太后心里对言渊的做法更加不满了许多。

    “公务再繁重,能繁重到让新婚妻子独守空房吗?天心,哀家知道你乖巧懂事,不希望哀家责怪他,可你看看,你为了他都伤成这样了,他都没当一回事,这算个什么事嘛……”

    “不是的,不是的,皇嫂,您别误会王爷,天心摔倒的时候,幸亏王爷把天心抱起来呢,王爷还把天心抱回东苑,虽然中途把天心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但是,天心知道,王爷一定不是故意的……”

    她每一句话都说得恰到好处,将太后的情绪拿捏得十分准确,正洋洋自得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站在门口已经有大半会儿的人。

    门口的气氛,有些冷凝,小月跟太后身边的侍女都站在门外,战战兢兢地看着门口站着的那个人,见他逐渐沉下来的脸色,小月的心里也不禁升起了几许害怕。

    不知道公主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柳若晴的话,听上去是在为言渊辩解,而实际上,却完全是在跟太后告状。

    太后听她这么说,眼中的不悦更加浓了几分,“老九还把你扔地上了?”

    “皇嫂您别怪他,他一定不是故意的。”

    “都已经狠狠地摔倒地上了,还不是故意的?”

    太后刻意强调了“狠狠”两个字,也不知道是真的信了柳若晴的话,还是心里在刻意打算着什么。

    这一次,柳若晴没有再开口了,短暂的沉默,就是默认,不动声色地给言渊在太后面前按上了一个罪名。

    柳若晴的眼底,多了几许得意之色,始终没有注意到此刻四周俨然已经冷凝下来的气氛。

    “这个老九,等他回来,哀家得说说他,你这么懂事乖巧,他怎么能这样对你呢。”

    “皇嫂,其实这事儿,也不能怪他,毕竟,我跟王爷连堂都没拜过,也算不上是王爷的妻子,顶多就只是住在这靖王府里的客人罢了。”

    说着,她又面露忧伤地垂下了眼眸,暗淡的神情,看上去尤为可怜。

    “这说的什么话,你可是哀家亲眼见证的靖王妃,虽然是没有拜堂,可也是名正言顺的靖王妃,你切不可妄自菲薄。”

    “可是王爷他……他是这样说的。”

    说罢,眼眶瞬间红了一圈。

    “你别听他瞎说,你不是靖王妃,还能有谁是靖王妃。”

    “王爷说,母后留下来的应心锁,是给王爷名副其实的靖王妃,天心跟王爷既无夫妻之名,也无夫妻之实,所以,那应心锁,他都不愿意给天心……”

    她终于把话题转到了正题上面,说到这之后,又刻意加了一句——

    “天心也不是非要那应心锁,只是觉得,那是母后留下来的遗物,唯有在天心手上,才会让天心觉得自己是靖王爷的妻子。”

    她看着太后略带沉思的模样,道:“皇嫂,您别责怪王爷了,既然王爷不愿意承认天心的身份,天心一定加倍努力,迟早会让王爷喜欢上天心,承认天心这个妻子的。”

    她说得这么的得体,听得太后是一句比一句满意,心里对言渊的做法,就更加不满了。

    “难得天心这么懂事,哀家很是欣慰,只是,老九这做法,确实有欠妥当,那应心锁本就是母后留给他的王妃,自然就是你应得的,你放心,哀家改天找个合适的机会,向他要过来。”

    柳若晴的心里,听了太后这话之后,简直乐开了花。

    “多谢皇嫂。”

    她拉着袖口,借着掩面擦泪的机会,笑得满面春风,可下一秒,她嘴角的笑容,因为看到门口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时,吓得完全僵硬住了。

    她傻眼地看着不知道何时站在门口的言渊,发不出一点声音,眼看着言渊提起脚步,跨了进来。

    “皇嫂。”

    言渊对着正一脸不满的言渊拱了拱手,太后看到他,脸上顿生起了几分责备之色,道:“老九,你来得正好。”

    太后刚要开口,便被言渊给阻止了,他面无表情的眸子,缓缓朝柳若晴那一副大难临头的脸上投了过去,唇角,勾起一抹看似无害实则危险气息甚浓的笑容。

    “爱妃好像对本王这段时间的行为,有些不满。”

    言渊的语气平淡得没有任何节奏,可偏偏让柳若晴听出了其中渗人的危险。

    柳若晴看着他,心中又一次忍不住吐槽了起来:废话,岂止是有些不满,是非常不满好么?

    “天心不敢,王爷您可千万不要误会天心。”

    太后在这里,柳唯一要做的,就是装无辜博同情。

    现在,柳若晴是清楚了,太后她老人家,虽然是这东楚最位高权重的女人,可也是个心善仁慈之人,尤其是见不得她这么一个女孩子受欺负。

    言渊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柳若晴徉装无辜的脸,半晌,再度勾起了一抹让柳若晴汗毛竖起的微笑。

    明明这笑容十分好看,却看得柳若晴有些毛骨悚然。

    紧接着,便听太后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老九,你别怪天心,她一直在跟哀家说你的好话,就是你把她丢在地上,她都不觉得你故意,你看看你娶了一个多么好的妻子,你怎么能那样欺负她呢。”

    言渊唇角的笑容,始终没有消失,看着柳若晴眼中的无辜,眼中的嘲弄,更深了几许。

    替他说话?

    刚才那个说他把她“狠狠”地丢到地上的女人是谁?

    很好,这个女人在皇嫂面前卖乖的本事可真是一流。

    他盯着柳若晴看了半晌,接着,才缓缓回过头来面对太后,道:“皇嫂,臣弟知错了,以后一定听从您的教诲,好好对待本王的王妃。”

    言渊的目光,在说到“王妃”两个字的时候,重新投向柳若晴,他的表情看上去始终都很温和,可就是让柳若晴感觉到莫名的寒意。

    “你能这样做,哀家就放心了。父皇母后在天上能看到你们夫妻和睦,定然也会十分欣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