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037.不知羞耻
    第37章037.不知羞耻

    “皇嫂请宽心,臣弟一定不会让皇嫂失望。”

    言渊的唇角,始终勾着一抹笑,看得柳若晴越来越头皮发麻,总觉得他对太后说的话,有些深意。

    不过,管他呢,反正她能拿到应心锁就成,到时候,她回到自己的年代,贱人还能玩出什么把戏来。

    很显然,之后,柳若晴很快就发现,自己真的想太多。

    当晚,当柳若晴正在为自己今天在太后面前的表现而洋洋自得时,房门被推开了。

    不是一直伺候她的小月,而是另外一个她十分不想见到的人。

    “言渊,你来干什么?”

    脑子里那根防备的神经立即启动,双眸紧张地盯着言渊逐渐靠近的脚步,躺在床上的身子,下意识地往里缩进去。

    言渊在她面前站定,看着她此刻的小动作,嘴角勾起了一丝嘲弄,道:“爱妃难道忘了,本王答应过皇嫂,要好好对待爱妃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床边坐了下来,“这第一件事,当然就是要承认爱妃作为靖王妃的身份,当日,本王没跟你拜堂,是本王之错,所以,今晚就先跟爱妃完成夫妻之实再说。”

    “夫……夫妻之实?”

    柳若晴神色一震,双眼惊恐地瞪着言渊那完全不似开玩笑的脸,心里顿时一阵咒骂。

    这臭不要脸的,竟然用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占她一个黄花大闺女的便宜?

    去你大爷的夫妻之实。

    言渊看着她错愕的脸,薄唇弯起了一抹恰到好处的弧度,看着她因为后退至墙角而空出来的另一半床。

    眼中促狭的笑,加深了几许:“爱妃真自觉,知道本王要来,连床位都给本王空出来了。”

    柳若晴不可思议地瞪着双眼,看着言渊还能如此厚颜无耻的模样,在心里恨得牙痒痒。

    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言渊竟然当着她的面,开始宽衣解带。

    她自认在现代的时候,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内裤男模的t台秀她也看过不少,可看着言渊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的模样,她还是吓得好半晌都发不出声音来。

    直到言渊褪去外衣,准备伸手去解开里衣的扣子时,她才尖叫出声,“啊!”

    随着这一声尖叫,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言渊,你臭不要脸,暴露狂!你出去,快点出去!”

    言渊完全一副没听到她说话的模样,一边继续解着扣子,一边漫不经心地开口:“爱妃那晚在本王身上摸了这么久,都没有这么紧张,怎么这会儿这么害怕了?”

    他的话,让柳若晴愣了一下,从指缝中分开一丝空隙看向言渊,同时,紧紧地挡着脸,不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错愕和诧异。

    什么?

    那晚他早就醒了?所以……她摸他的时候,他其实都是知道的?

    去你大爷的!

    这个心机婊,当时竟然隐藏得这么深,她一点都没意识到他已经醒了。

    “哦,本王知道了……”

    言渊突然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眼底那玩弄的笑,更加深了几分,“爱妃这是口是心非是吗?嘴上说不要本王跟你睡,心里却喜欢得很……”

    “去你大爷的口是心非,你个自恋狂。”

    柳若晴再也无法忍受眼前这个臭不要脸的继续厚颜无耻下去,放开挡着脸的手,尽管脚上还是有些不太方便,可气势上却没有半点减弱,单手往自己的襟前一扯,“想上我是吗?有种你来啊!”

    她的声音,出奇得大,没人知道,她只是虚张声势,想用这样的霸气和高音来掩饰自己此刻内心的慌张。

    哪怕这个时候被言渊占了上风,她也不能在气势上输给言渊。

    况且,她就不信了,这个渣男会无耻到真的对她这个伤残人士下手。

    言渊倒是没想到她有这么大的反应,神色怔了怔,眼底掠过一丝诧异。

    他倒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能这么豁得出去,她真有那么大的信心,他不敢对她乱来?

    还是……她心里巴不得?

    言渊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柳若晴脸上的每一个表情,看着她眼底闪烁着的紧张和心虚,心里顿时了然。

    他一边继续解着扣子,一边开口道:“既然爱妃这般盛情邀请,本王要是推辞了,就说不过去了。”

    渐渐敞开的衣襟,露出了健硕的胸膛,性感却不清瘦的锁骨若隐若现,就这样近在咫尺地摆在她面前。

    柳若晴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厚颜无耻之人,她愣是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盯着眼前这秀色可餐的肌肉,她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正处在危险之中。

    言渊见她没了反应,只是盯着自己的上身不停地咽口水,他先是一愣,而后,眼底在不知觉间,融进了几许坏笑。

    还真有如此好色之女,看他的身子看得连自己现在的处境都忘了。

    如果让她遇上别的男人在她面前脱衣服,她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反应。

    想到这个,言渊的眼底,在不知觉间,升起了一丝火光。

    刚才心中那报复性的玩味,也瞬间没了性质,在柳若晴面前退了开来。

    “不知羞耻。”

    有些恼火地扔下这话,他走下床来,同时,他突然间丢下这句话的时候,也让柳若晴回了神。

    不知羞耻?说谁呢?

    柳若晴的目光,投向已经下床的言渊,见他并没有从房间里离开,而是沉着脸,看上去很不高兴地坐在房间里那张紫檀木椅子上。

    柳若晴的火,一下子就窜上来了,贱人在她面前脱衣服,还有脸说她不知羞耻。

    “言渊,你给我说清楚,谁不知羞耻?你在老娘面前脱衣服,你不羞耻?”

    言渊没有理她,继续沉着脸坐在椅子上,莫名其妙地生气着。

    柳若晴本来就是暴脾气,被调戏了一阵不说,还莫名地被骂了一句不知羞耻,哪里还忍得了。

    当下便拖着一条病腿,从床上下来,一蹦一跳地跳到言渊面前站定。

    袖口卷起,像极了一个待吵架的泼妇,道:“言渊,你说,谁不知羞耻呢,你臭不要脸的,自己在我面前脱衣服,还骂我不知羞耻……啊!干……干嘛,你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