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038.小心我给你戴绿帽
    第38章038.小心我给你戴绿帽

    柳若晴的话才刚到嘴边,便见言渊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因为离得她太近,他这样烟着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种强大的压迫感,让柳若晴有些承受不住。

    尤其是从他鼻尖散发出来的冰冷,甚至让柳若晴有些毛骨悚然。

    可为了不想自己在言渊面前抬不起头来,她还是仰着脖子,强装镇定地直视着言渊的眼眸,不肯妥协。

    只是,言渊高她太多,又离她这么近,她光是这样仰着头,脖子就累得不行。

    这唯一的好处,估计就是治疗颈椎病了。

    她有些不争气地收回了目光,揉了揉酸胀的脖子,没骨气地往后跟言渊拉开了一点距离,吞吞吐吐道:“我……我告诉你,我现在可是伤残人士,你可别卑鄙无耻到对我动手,打女人的男人最下贱了。”

    她加重了最后那句话的语气,瞪着言渊那铁青的脸色,心跳却开始不争气地加快了。

    她可真不敢保证这臭不要脸的会不会真的对她一个弱女子动手。

    言渊瞪了她半晌,跟着,将目光收了回来,道:“柳城鹤可是拿你换了本王一块封地,你以为你真的可以以王妃自居?在本王眼里,你只是本王拿封地换过来的东西,本王真要动手打你,也跟男人打女人扯不上关系!”

    柳若晴对他后面这半句话,似乎并没有听进去,倒是前面那句话,气得她差点弹起来。

    “什么?那狗皇帝这么无耻,为了一块封地,就把我给卖了?”

    她几乎是吼出来的,就连重点都没有抓准确,原本她先前就因为柳城鹤逼着她代替他女儿出嫁十分不满了,现在才知道,那狗皇帝竟然拿她去换一块言渊的封地?

    她气呼呼地在心里对着柳城鹤咒骂了一番,抬眼之际,便不经意地扫到了言渊那双带着几分怀疑的目光。

    她心中一惊,暗叫不妙。

    糟了,又说漏嘴了,言渊会不会怀疑她是假冒的?

    唉,早知道她嫁进来第一天就要告诉太后,她不是真的柳天心,而是被狗皇帝逼着代她女儿嫁过来的。

    现在好了,骑虎难下了,她现在要是说出来,那可就是跟柳城鹤联手的欺君之罪了。

    小则砍头,大则很可能五马分尸啊。

    “这样看我干嘛,我跟我父皇关系好,我习惯叫他狗皇帝不行吗?”

    她看出了言渊眼中的怀疑,硬着头皮继续撒谎道。

    言渊没有出声,只是冷笑了一声,冷眼睨了她一眼。

    柳若晴不想他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便立即转移了话题。

    顺手拉过边上的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在言渊怀疑的眼神中,开口道:“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个人也挺奇怪的。”

    言渊看着她,眉头一动,却没心思理会她,却听柳若晴继续道:“我看你是一丁点儿想娶我的心思都没有,为什么还那么大方给了我爹那么大块封地,你要是小气一点,我那皇帝老爹不就不会让我嫁过来了么?反正我看不上你,你也看不上我,对你我都好。”

    说到这,她的脸上又露出了一副嫌弃的模样,责备地看了言渊一眼,道:“说起来还不是你自己多事,你是觉得自己有房有地很霸气是吗?送块地当聘礼是不是能亮瞎我老爹的纯金狗眼?”

    说着,她鄙视地睨了言渊一眼,瘪了瘪嘴,轻声嘀咕道:“最讨厌这种炫富狗了。”

    言渊听着她一声又一声的责备和抱怨,眼中那副嫁给他就像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嫌弃模样,心底的火,又深了几分。

    “看样子,你对嫁给本王这件事有很大的意见?”

    “废话,要不是因为这个,我就不会被逼……”

    所幸,这一次柳若晴收得快,才没有将心里的话给喊出来。

    “我……我才不会被逼跟我心上人分开了。”

    她眸光闪烁着,随口将接下去的半句话给编完。

    言渊的脸色,听她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倏然一变,凉薄的眸光里,掠过一丝异色,沉下声来,道:“这么说,你嫁给本王之前,已经有对象了?”

    言渊也说不清为什么,当听到柳若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恼火。

    “当然了,要不是被我父皇给逼着嫁过来,我现在……我现在都可以跟我的寻哥哥成亲生子,再过个一年,孩子都可以上街打酱油了。”

    说着说着,她掩面哭泣了起来。

    寻哥哥当然也是她胡诌出来的,临时借用了她师父老人家的名讳,想要在言渊面前博一下同情。

    可她根本没去想,自己现在嫁的可是东楚国堂堂靖王爷,虽然**上没给人家戴绿帽,精神上已经活脱脱给了人家一片大草原,别说是同情,他不宰了她已经是万幸了。

    言渊的脸色,比起刚才更加沉了起来,从眼底散发出来的怒气也越来越浓。

    一声嗤之以鼻的冷哼从他鼻尖传出,“听着,你现在是本王的人,就算是本王不要的,别人也休想染指一下,要是让本王知道你背着本王做了什么对不起本王的事,本王随时要你整个西擎来赔罪!”

    这一番话,言渊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说完之后,便拂袖离去,门,砰的一声被他给甩上了。

    柳若晴看着面前这扇被甩上的房门,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拍了拍胸口,大大地吁了口气。

    “这脾气发起来,还真是恐怖。”

    她怔怔地自语道,下一秒,又听她鄙视地嘟囔了一声,“真变态,自己不要的,也不让给别人,幸好本姑娘没有心上人,不然你以为你能看得住我?”

    言渊这么一来,柳若晴全部的睡意都一扫而光了。

    她单手托着腮,苦恼地唉声叹气声,在房间里响起,“言渊还真不好对付,想要拿到应心锁还真不是容易的事。”

    要是能有别的方法回现代,她还指着那应心锁干嘛?

    辗转了一晚上,柳若晴也没想出好的方法回现代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