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039.挑拨离间
    第39章039.挑拨离间

    就这样,柳若晴在东苑里又足不出户地待了几天,也听从小月的话,继续绣她的手帕。

    十指自然是没少遭殃。

    “大功告成!”

    在东苑里整整修养了半个月,除了刺绣被扎出了好几个洞的手指之外,柳若晴手上脚上的伤都基本上好得差不多了。

    看着手上拿着的这副自己费了整整半个多月勉强绣好的“力作”,柳若晴发现,自己还是有大家闺秀的潜质的。

    能让她有这耐性绣完这么一幅作品,也是归功于这半个月的不能行动,不然,以她那点耐性,半天都呆不住。

    “好像少了一点什么。”

    她看着手帕右边空荡荡的地方,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得再加几句诗上去,就更高大上了。”

    说着,她又重新回到桌边坐下,一边理着丝线,一边又自言自语了起来,“言渊虽然讨厌,可送礼嘛,总要让他看出点诚意来,好让他自惭形秽。”

    尤其是自己现在十根手指还包裹着,为了绣这手帕,她可是付出了不少的诚意呢。

    等到她把几首诗也给绣完了之后,小月刚好从外面走了进来,“公主,刚才太后派人来传话,请您去宫中叙叙。”

    “皇嫂?”

    柳若晴叠着手中的手帕,眼珠子灵活地一转,“正好,等会儿去皇嫂那里吹吹耳边风。”

    她将绣好的手帕往衣袖里一塞,往门口走去,步伐轻盈又自然。

    可出了东苑的时候,却一瘸一拐了起来,那表情,像是走路的时候,还有些困难。

    “公主,您的脚又开始痛了吗?”

    “没有,不过要在大家面前装装样子,尤其是太后面前。”

    柳若晴一边低声回答小月的话,一边往门口走去。

    马车已经在王府外早早就候着了,虽说柳若晴在言渊面前不受待见,可也是堂堂正正的靖王妃,下人们还是不敢怠慢。

    坐上马车,一路往皇宫的方向过去,柳若晴这一路上都已经把接下去的话都给想好了。

    “皇叔,神机堂的人,有踪迹了吗?”

    “他们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行动了,我怀疑,他们在谋划一件大事,短期内应该不会有所行动。”

    “嗯,这些前朝的余孽得尽快处理干净,再拖下去,对老百姓和满朝文武都是个威胁。”

    下了朝后,言渊并未急着回靖王府,神机堂这几年一直在江湖上招募各种反朝廷的势力,甚至杀了不少朝廷大员,让言朔十分头疼。

    最近这段时间却突然销声匿迹,这背后,定然不会那么简单。

    就在这个时候,长寿宫的下人来到了他们面前,“禀皇上,靖王爷,太后娘娘有请。”

    “知道了,朕跟皇叔这就过去。”

    “是,皇上。”

    下人退下,言朔的脸上却突然间染上了一层笑意,侧目看向言渊,打趣道:“皇叔,母后特地喊你我二人过去,不会是九婶也来了吧?”

    想起那个有趣的小婶婶,言朔发现,自从那日在长寿宫见了一面之后,已经有大半个月没见了。

    听言朔提到柳若晴,言渊的眉头便反感地蹙了起来,只听言朔继续道:“朕前几日听说九婶受了伤,倒是没时间慰问慰问,正好趁这个机会问候问候她。”

    言朔对柳若晴那毫不掩饰的兴趣,让言渊莫名地觉得有几分烦躁。

    本不想去长寿宫,可太后的邀请,他又不忍拒绝,只要硬着头皮去了。

    果然,两人到了长寿宫门口的时候,刚好遇上了从宫车上下来的柳若晴。

    “九婶。”

    言朔叫得很亲热,听得言渊莫名地刺耳。

    听到言朔的声音,柳若晴垂着的视线下意识地抬了起来,见前方那跟她年纪相仿的穿着明黄色龙袍的少年,正对着她面露微笑。

    帅哥总是讨喜的,尤其还是一个掌握着天下生杀大权却对她如此和蔼可亲的帅哥。

    完全忘记了自己还要装瘸的“正事”,忽视了言渊的存在,直接绕过他,朝言朔了过去,“皇帝侄儿,这么巧,你也来找皇嫂吗?”

    被当成隐形人忽视的言渊,脸色比起刚才更沉了几分,尤其看她对言朔这般热情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可愣是憋着一口气无处发泄。

    言朔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朝言渊的脸上看了一眼,眼底,掠过一丝浅笑,跟着,对柳若晴微笑点头,“母后唤朕来的,哦,对了,皇叔也在。”

    言朔很明显故意在这个时候提起言渊,那明显“挑事”的样子,甚至有些欠揍。

    言渊的目光投向言朔,见他脸上带着玩味般的戏谑,他没好气地瞪了皇帝一眼,跟着,转身率先往长寿宫内走去。

    柳若晴回头,朝言渊带着不明怒气的背影睨了一眼,没好气道:“目中无人的家伙,你看看,连你这个皇帝都不放在眼里。”

    她不动声色日地挑拨离间道,却见皇帝毫不在意地微微一笑,似乎并没有介意她的话,这倒是让柳若晴有些吃惊。

    这小子也太自信了,帝王多疑的臭毛病竟然没有在他身上出现。

    柳若晴有些不死心,凑到言朔身边,继续道:“喂,你真不怕那坏家伙造反抢你皇位呢?”

    言朔依然是那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听她这么说,轻笑着耸了耸肩膀,道:“朕还是比较担心,皇叔会不会找个人来抢你的位子。”

    “我的位子?”

    柳若晴一愣,再次看向言朔的时候,他已经笑着往长寿宫里过去了。

    柳若晴回想着言朔跟她说的话,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拍了一下大腿,“不好!”

    “怎么了,公主?”

    小月走到柳若晴身边,小声问道。

    “你没听到皇帝刚才那话的意思吗?肯定是提醒我,言渊一定是在外面有女人了!”

    她越想,心里就越是不放心,皇帝这样说,绝对不是无缘无故提了一句,白百分百言渊外面养小三了。

    果然是被她猜对了。

    “公主,您别想那么多啦,皇上刚才那话,肯定是跟你开玩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