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040.两只小鸡
    第40章040.两只小鸡

    “无风不起浪你没听过?肯定是言渊在外面养女人了,皇帝才这样提醒我的。”

    不行,绝对不行,言渊要是真把应心锁给了小三,她就亏大了。

    “走,小月,我们赶紧进去。”

    她急匆匆地往长寿宫里面走,完全忘记了自己一路上打算好的事,直到到了长寿宫的主殿门口,才突然间想起来。

    “天心呢,怎么还没有过来?”

    主殿内,太后担忧的声音,传到柳若晴的耳边。

    “皇嫂,天心来了。”

    柳若晴立即应出声,跟着,便见她一瘸一拐地在小月的搀扶下,跨进殿内,丝毫没有刚才在长寿宫大门口时那活蹦乱跳的敏捷模样。

    言渊的眼眸,倏然一深,看到她动作艰难地一瘸一拐地朝太后走过来,便知道她想要干什么呢。

    这个该死的女人,之前就在皇嫂面前装过不少次的可怜了。

    刚才还在门外活蹦乱跳的,一进来就又瘸了?

    言朔也注意到了柳若晴的小变化,眼眸加深了笑意,看来他这个小婶婶还真是不打算放过九皇叔。

    先是在他面前挑拨离间,现在跑母后面前来,这是打算装可怜吗?

    言朔突然间注意到了柳若晴有些刻意伸出来的双手,双手十指全部缠满了纱布,上面还渗着淡淡的血色。

    言朔的唇角,勾了勾,看来,某人是打算在母后面前告皇叔一状了。

    果然,太后见柳若晴走路这么困难,双手十根手指还全部缠了纱布,立即出声道:“天心,你这脚上的伤都大半个月了,怎么走路还是这样,等会儿还是让御医给你仔细瞧瞧。”

    太后一边说着,一边示意身边的宫女,道:“赶紧招呼王妃坐下。”

    “是,太后。”

    柳若晴在心里笑得得意,在宫女的搀扶下,在椅子上坐下。

    跟着,又用缠满纱布的手指,将耳边的发丝,绕道耳后,开口道:“多谢皇嫂,天心这伤也没什么大碍了,过两天就好了。”

    “都这样还没什么大碍,等会儿让御医再给你检查检查。”

    太后略带责备的声音中,夹着不容忽视的关心,“对了,你这手指是怎么回事,怎么也包成这样了?”

    听太后这么问,柳若晴的眼底,迅速掠过一丝得逞的笑,只是,她太过不动声色,并没有让太后发现,可一直注意着她一言一行的言渊却将这样得逞的笑容完全落入眼底。

    见柳若晴故作慌张地将手指往身后一放,忙不迭地摇头道:“没……没什么。”

    太后见她这副躲躲藏藏的模样,又想到之前她去王府看望她时,她那几次为言渊辩解的样子,心中顿时猜到了什么。

    目光带着责备地投向言渊,沉声道:“老九,你是不是又欺负天心了,你前几天才答应哀家的,怎么这会儿又忘了?”

    早就料到柳若晴这一招会让太后将矛头转向他,言渊在朝中可以目中无人到谁都不放在眼里,可对太后却尊敬的很,就像是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

    所以,太后对他的责问,他除了生闷气之外,基本上不会反驳什么。

    目光,朝柳若晴瞪了一眼,他沉着脸开口道:“皇嫂,臣弟并没有欺负她。”

    “那你说说,天心这手指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她好端端地坐着,还能把手指给弄伤了?”

    柳若晴的心里已经笑得连肠子都打结了,尤其是看着言渊那憋屈的样子,真的好想跑出去放一放鞭炮。

    好几次,她甚至都在心里想,这太后是真的看不出来她是装的,还是为了帮助她而故意装看不出来的,怎么说也是跟三千多个女人斗争一步步坐上太后的位子,真的那么容易被她忽悠?

    不过,这个时候,她才没兴趣去了解太后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总之,她只要知道,太后是站在她这边就行了。

    这样想着,她立即在太后面前卖乖道:“皇嫂,您别责备王爷了,真的跟王爷没关系,是天心太笨了,本想着给王爷绣个手帕,没想到把自己的手给扎成这样了。”

    “给老九绣手帕?”

    太后刚刚还带着责备的脸上,露出了几许笑意,“这倒是新鲜,绣好了吗,给哀家也瞧瞧。”

    言渊原本就憋着一肚子的火,听柳若晴这么说,眼底不禁升起了一丝不屑的嘲弄,不过,倒是对柳若晴说的手帕也莫名多了几分兴趣。

    “是,皇嫂。”

    见柳若晴从袖子里取出一条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方形手帕,递到太后面前,还故作羞涩地抿了抿唇,道:“皇嫂,天心绣得不好,您别见笑。”

    太后笑着接过,目光还有意无意地朝言渊看了一眼,跟着,缓缓将那手帕打开。

    言朔也饶有兴趣地凑了过去,看到上面柳若晴的杰作,差点笑出声来。

    这……还真像出自他这九婶之手,太……太形象了。

    言朔硬生生地将眼底的笑给收了回去,朝言渊看了一眼,想到言渊拿着这样一块手帕,就觉得……十分别扭。

    “这……这两只小鸡倒是绣得还不错。”

    太后很给面子地评价道,表情看上去有几分古怪。

    “小鸡?哪里有小鸡?”

    柳若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凑到太后身边,指着上面太后说的那两只小鸡,道:“皇嫂,这哪里像小鸡嘛,明明就是比翼鸟。”

    这些人都什么眼光,她可是照着小月找过来的比翼鸟的图画绣出来的,虽然有一点点差别,可哪里能跟小鸡扯上关系。

    “比……比翼鸟?”

    言朔的唇角,抽得更加厉害了,本想给点面子,可实在是……他这九婶的搞笑手段太登峰造极了。

    跟皇叔这冷面王倒真是绝配。

    言渊也被言朔这模样给挑起了几分兴趣,目光,朝那手帕上投了过去,倒不像言朔这副想要又不笑的模样,而是始终面无表情。

    眼中的嘲弄却加深了几许。

    “那朕猜……这两根绿色的东西,应该就是连理枝了。”

    言朔掩着唇,轻咳了两声,硬生生地将那股爆笑劲给憋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