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042.身份起疑
    第42章042.身份起疑

    等到这个女人的用处一结束,他绝对不会让她在靖王府多呆一刻。

    饭桌上,言渊始终板着脸,柳若晴很识相地在他身边乖乖坐下,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惹他为好。

    碗筷刚摆在她面前,便立即讨好一般地拿起筷子,给言渊夹了一块肉,放到他碗里,讨好道:“王爷,您吃。”

    她笑得谄媚又热情,太后跟皇帝都看在眼底,只是微笑着不做声。

    “本王自己会夹。”

    言渊沉着声音开口,不想再给柳若晴在太后面前做文章的机会,他还是硬着头皮,将柳若晴夹给他的那块肉给吃了下去。

    “呵呵,你看你看,你们这样好好相处多好,哀家也不用为你们夫妻之间的事费心了,皇上也到了立后的年龄了,哀家该把心思放到他的身上才是。”

    “母后……”

    听到太后有意地提起这个,言朔的眉头,便烦恼地拧了起来,似乎对立后这件事有些排斥甚至是反感。

    这一切,柳若晴都看在眼里,却并没有多问,而是对太后道:“皇嫂,让您操心了,都是天心不好。”

    “行了,大家都吃饭吧。”

    太后看到皇帝这反应,心里似乎早就清楚,脸上有了几分不高兴。

    柳若晴知道,现在,大家情绪似乎都有些不对,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撞枪口上,便没有再主动说话。

    而这一顿饭,柳若晴都发现,太后跟皇帝的脸色,都不是太好。

    不会是……小皇帝是个gay吧?

    柳若晴在心里坏坏地想着,唇角,也在不知觉间勾了起来。

    吃完饭,太后借口说累了,便回到寝殿休息去了,柳若晴知道,太后一定是因为皇帝立后的事烦心呢。

    而且,貌似这中间的问题还不小。

    皇帝用完午膳,也没在长寿宫逗留,也因政务繁忙离开了。

    “喂,喂,言渊,皇嫂是不是因为皇帝立后的事,心情不好啊。”

    出了长寿宫,柳若晴便屁颠屁颠地追上了言渊,想要跟他趁着聊八卦的事套点交情。

    言渊侧目,朝柳若晴八卦的笑脸上睨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柳若晴的脚,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道:“你不是脚疼吗?怎么这会儿这么敏捷了?”

    “额……”

    她嘴角微微一僵,跟着,便干笑了两声,道:“这就说明皇宫里的饮食太好了,不但好吃,还能治病,你看我在皇嫂那里吃了一顿,脚马上就好了。”

    言渊看着她,睁眼说瞎话能说得这么溜,应该也就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了。

    言渊没理她,继续往前走,柳若晴继续在他身后跟上,道:“喂,我觉得,我们也没什么大的矛盾,你不要一副看仇人一样得看我嘛,这回王府也有一段距离,你就跟我说说呗。”

    言渊忽地收住了脚步,侧目看向她,“想知道?”

    “嗯,嗯。”

    她立即点了点头。

    只要能帮皇帝解决了这事儿,以后,他还不得帮着她对付言渊?

    反正,在她没回去现代之前,她必须找到尽量多的靠山才行。

    当然,这种小心思,她是绝对不会让言渊知道的。

    “自己去问皇嫂。”

    说完,又是长袖一甩,往宫门的方向走去。

    “你瞧你出的馊主意,皇嫂正在为皇上的事烦心,你让我去问她,这不是存心给她添堵吗?亏皇嫂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这样对她。”

    她一脸鄙视地瞥了言渊一眼,义正言辞地指责她。

    言渊拧起了眉,鼻息间发出了一声冷哼。

    这个女人绝对有颠倒是非的能力,他本是随口打发她,都能从她口中出来如此理直气壮的指责。

    他懒得搭理她,甚至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继续往宫门口走去。

    “喂,喂,言渊,等等我嘛,等等我嘛。”

    柳若晴立即追上,现在可不是对立的时候。

    “言渊,你就告诉我嘛,皇上是不是有断袖之癖,所以才不愿意立……”

    柳若晴的话才到嘴边,便见言渊停下了脚步,始终没有波澜的目光,没好气地投了过去,“既然你不愿意打扰皇嫂,就去问皇帝,为什么不愿意立后,还有……”

    他停顿了一下,原本冷凝的目光,微微眯了起来,眼神中,透着几分警告,“你要是想跟本王玩什么把戏,劝你打消了这个念头。”

    言渊虽然不知道柳若晴玩的什么心思,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女人从嫁进来的第一天就不老实。

    “哪……哪有。”

    似乎是被言渊说中了心事,柳若晴的目光,瞬间有些心虚地闪烁了起来。

    这些玩政治的心机果然重,她随便一个表现,都能让他往别的地方想,可竟然还被他全猜中了。

    是啊,老娘是在玩把戏,等老娘成功拿到应心锁,你爱滚哪滚哪去。

    靖王府——

    “言渊,言渊!”

    刚回到靖王府,柳若晴又一次追上了言渊,生怕他会反悔似的,提醒道:“你别忘了,你答应过皇嫂,要把应心锁给我的。”

    言渊的眉头,不耐烦地一拧,冷着声音,道:“本王答应皇嫂的,自然不会食言。”

    “呵呵,那就谢谢王爷啦。”

    得意地对言渊挥了挥手,她大摇大摆地朝东苑的方向走去。

    看着柳若晴离去的背影,那大摇大摆的嚣张模样,看得言渊越发觉得碍眼了。

    回到书房,言渊从暗格里取出当日太后交给他的应心锁,想到柳若晴千方百计要得到它的心思,心里不禁多了几分疑虑。

    “那个女人……真的是柳天心?”

    他想到她种种言行,真的很难将她跟皇室公主联系在一起。

    再加上她为了得到应心锁而使劲浑身解数甚至不惜夜闯他的房间,这中间怕是有什么利害关系在里头。

    “柳城鹤真的有胆子敢骗本王?”

    言渊拿着应心锁的力量,在不经意间加深了几许。

    或许是因为太过自负,知道柳城鹤没那么大的胆子,又或者是他的心底深处并不希望眼前的柳天心是假冒的,所以,他并没有马上派人去彻查柳若晴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